筆趣庫 > 異世界魔物養殖場 > 正文 第六十四章 逆流
    昨天晚上,突如其來的幾千名王城士兵在黑暗中現身,幾乎是毫無預兆的,這群王城部隊出現在山谷兩側,攔住了領主華琳的回家之路,并大敗華琳,生擒了她

    第二天清晨,趕回領地的羅格斯,收到消息也是同樣震驚,不僅僅是突然變卦的國王和他的奇襲作戰,更讓他費解的,還有那只突然出現又消失的怪物,那令人膽寒的破壞力,到底是什么樣的怪物,能夠在如此短的時間,摧毀了城市里的大半建筑

    到底是誰!】

    他無論如何也想不出,論國王的實力,他根本不可能派出如此強力的魔物,而且自己也親眼看到了,王城被摧毀成那副模樣,倒是不可能作假,國王早就自顧不暇,是誰會在整個緊急關頭,殺出個回馬槍呢

    羅格斯突然想起昨日見過的那個青年,他站在國王身邊,那席話似乎是在故意把自己支開

    他趕緊叫來密探

    趕緊給我調查一下國王身邊的那個青年,如果我沒猜錯,問題應該就出在他身上】

    密探隨即出發,騎著獅鷲消失在晨光之中

    隨后,羅格斯對周圍的人喊道

    所有人聽令,立刻進入戰備狀態,豎起木欄,燃起火溝,殘忍的國王要將我們置于死地,但是我們不能坐以待斃,領地的居民們,拿起你們手里的武器,準備戰斗!】

    盡管時間緊迫,但羅格斯的部隊受過北方帝國帶來的系統訓練,很快便做好了一系列防御,重新燃起了戰斗意志,羅格斯就是他們的精神核心,只要他不倒下,所有的戰士便會一往無前的沖上去

    弓箭手箭在弦上,法師站在高塔上伺機待發,盾斧手組成鐵桶防御,看起來幾乎完美

    這時候,王城的部隊終于來了,他們黑壓壓地從路的盡頭涌過來

    羅格斯此時舉起十字長矛,喊道

    遠程單位注意!】

    敵人越來越近,越來越近,煙塵滾滾而來,終于離他們只有幾百米了

    放!】

    火焰,箭雨,雷電

    攻擊像是潮水般沖向迎面而來的王城部隊,前方的敵人應聲倒下,但是后面的人卻依然踩著尸體,沖了上來

    羅格斯喊道

    盾斧手向前頂住!】

    道路兩面都是木樁和燃起的火溝,唯一能夠通過的地方,只有這里!

    盾斧手各個都是精壯漢子,他們死死撐起盾墻,不然敵人有可乘之機,但長矛依然從縫隙中鉆出來,差一點就刺穿了一名戰士的眼睛,他臉上被拉開了一條口子,鮮恤直流,浸滿了小半張臉和肩頭的鎖甲

    放箭!繼續放箭,法師,不要停止攻擊,不要給任何一個人活著的機會】

    突然,身后一個傳令官喊道

    領主大人,西邊和東南邊的城墻也被突破了!】

    羅格斯趕緊帶領身旁的侍衛,趕過去,他留下一句話

    就算是死,也要把路給我堵住,絕對不能把他們放過來】

    羅格斯之前就預想過,國王的部隊知道山路不好進攻,肯定會分散兵力,攻打兩側的城墻,但是沒想到,這么快就連破兩路,要是連南邊的山路口被突破,就真的輸了

    怎么辦,怎么辦】

    他帶著部隊沖到戰場,揮舞著手里的長矛

    自己的實力可以說是以一當百,但是國王似乎把全城的人都出動了,如果死守,這場戰斗必輸無疑

    只能這樣了了】

    羅格斯把心一橫,喊道

    所有戰士撤退,聽我的命令,向城里撤,抗令者就地處決】

    周圍的戰士們聽到領主的呼喊,趕緊邊戰邊退,朝著城鎮內部聚集著

    雖然說城里還有最后一道防線,但是我們退到里面,不就直接被包圍,成了板上魚肉了嗎】

    羅格斯身旁的副官說道

    領主大人,我們真的敗了嗎】

    羅格斯面色陰沉,低聲說道

    我還有最后一招,就看他們中不中計了】

    東南邊的王城部隊連戰連勝,勢如破竹,他們在城墻上豎起國王的旗幟,高喊著

    東南城樓已經拿下!】

    緊接著,他們從身后繞道南部關口,直接從盾斧手身后發起了突襲,南邊防衛部隊-全滅

    黑壓壓的大軍朝城里挺進,像是一股巖漿,漫進了這著城市,所到之處,無不是濃煙和尸體

    國王從人群中走出來,看中城市里無辜的百姓,他們蜷縮著,都擠在一起,哭泣著,顫抖著

    他說道

    羅格斯,給我出來,你已經輸了,投降吧】

    幾秒鐘的寂靜,只有孩子和婦女的啼哭聲,身旁燃燒著的木墻在噼啪作響

    國王下令道

    給我搜!一定要把羅格斯抓住】

    國王看著這座城市,短暫的回憶一幕幕浮上眼前

    哥哥,待我學成之日,就是我們國家強盛之時!】

    他擁抱著弟弟羅格斯,看著他遠去,坐上那艘前往北方帝國的貨船

    我回來了,哥哥,你看我的這把長矛,是教皇欽賜的!】

    年輕的自己對弟弟說道

    太好了,有你訓練我們國家的戰士,我們的強盛指日可待】

    隨后畫面一轉,國王正在訓斥羅格斯

    你都干了些什么,你怎么能連無辜的百姓都殺掉!】

    羅格斯此時已經是一位二十六歲的年輕將軍,他一頭黑發,臉上卻只有殺伐和憤怒

    你這個只知道坐享其成的國王,我在外面拼死拼活,你怎敢對我說三道四!】

    國王既是詫異也是嗔怒

    羅格斯,你竟敢對我怎么說話,你還記得我這個哥哥嗎!】

    國王這時才明白,自己所有的軍權不能完全交到弟弟的手里,此時的他,已經沉浸在殺戮和權力的欲望旋渦,迷失了自我

    從此之后,再無兄弟!】

    羅格斯走了,扔下了軍令

    羅格斯,弟弟,你回來!】

    國王眼淚滿是眼淚,他從回憶里漸漸走出來

    為什么,會變成這樣】

    他捏了捏眼角,再次看著眼前的士兵和百姓

    只要投降,所有人皆可免死!】

    國王朝著最后抵抗的人說道

    哐當--哐當】

    接連不斷的武器,都落到了地上

    別殺我們,我們投降!】

    領地的抵抗軍都跪在地上,求饒道

    求求你,國王,別殺我們,求求你了!】

    國王喃喃道

    把他們捆起來】

    突然,一個熟悉的身影,出現在北方的山頂上,赫然是羅格斯無疑了

    哥哥!你還記得當初的話嗎】

    羅格斯問道,他的話在山谷中回蕩著

    國王涌起無數回憶,他正準備回答弟弟羅格斯的話,然而這時,對方卻說道

    永別了,我的兄弟!】

    轟隆--】

    連綿不絕的聲音從北方的高山上響起,轉瞬之間,山壁崩塌,巨大的滾石如彗星一樣朝地面掉落下來

    快撤!】

    國王怎么也不會想到,自己的弟弟會做出這種事情

    快撤!所有人,趕緊跑】

    眾人亂做一團,他們做夢都沒有想過,保護自己身后的高山,此時竟然會成為埋葬自己的墳墓

    持續不斷地崩塌還在繼續,此時羅格斯的臉上只有瘋狂

    這里是我的,這個王國也將是我的!你沒有資格做這個王,哥哥】

    他手里的十字長矛散發著巨大的土地靈氣,震動著身下的山脈巖石,土塊瞬間崩垮,泥石摧枯拉朽,傾倒掩埋了數不盡的房屋,還有未來得及逃走的無辜百姓

    格魯特從人群中逆流而上,他再也看不下去了,這不是戰爭,這是一場只有痛苦的噩夢
一尾中特高手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