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庫 > 問九邪 > 正文 第二章 極品神殿
    上清天,上清殿……

    李家老祖任是高坐上首閉目打坐,而下首站著李家九位嫡親血脈。

    李穹風走進去的時候人已經到齊了,于是李穹風只能一個一個打招呼了。

    “大哥好!”

    “九弟好!”

    “二姐好!”

    “九弟好!”

    “三哥好!”

    “九弟好!”

    “四姐好!”

    “九弟好!”

    “五哥好!”

    “九弟好!”

    “六姐好!”

    “九弟好!”

    “七哥好!”

    “九弟好!”

    “八姐好!”

    “九弟……辛苦了!”

    李穹風看著古靈精怪朝自己吐舌頭的八姐李穹月,回了一個鬼臉之后站在了一邊。

    等李穹風站好之后,李家老祖開口道:“穹風!”

    李穹風渾身一個激靈,開口應了一聲“爺爺!”

    李家老祖點點頭道:“穹風是不是走什么話想要說啊?”

    李穹風扭捏了一下,舔著臉道:“爺爺,我想要一個上品神宮!”原本想要說極品的,可是臨了改成上品的了,畢竟極品神宮可是很難得的。

    李家老祖點點頭好似看透了自己這個生而為神卻又讓人摸不透心性的孫子,閉上眼睛道:“極北雪域之地,將有極品神殿出世,合該是你的機緣,去吧!”

    “小九謝過爺爺,他日去了陰極獄必定不會墮了我李家的威風!”李穹風連忙上前激動的說道。

    李家老祖不置可否的點了點頭。

    別了諸位兄長和姐姐,李穹風一路直投淵洲而去,與紅玉蓉碰面之后,簡單一番收拾,帶上紅衣,驅動著百花宮直接投北而去。

    丟了一顆上品靈石,百花宮載著李穹風和百花宮一眾朝北而去,紅衣和紅玉蓉二人站在李穹風身旁。這時的李穹風哪里還有半分沉溺酒色的樣子,雄姿英發雖沒有羽扇綸巾,卻是風流倜儻一表人才,生而為神,也許正是這天之驕子吧。

    紅衣看著意氣風發的李穹風,不解道:“公子,咋們這是要去什么地方呀?”

    李穹風不回頭,反而笑著問道:“玉蓉,你來猜猜,我們要去哪里?”

    一旁的紅玉蓉皺了皺眉,想了想道:“公子之前裝作沉迷酒色是為了給那位看,現在去了一趟上清天之后,卻是一改前非,除非……”

    “除非公子的目的已經達成了!”紅衣在一旁搶著說道。

    李穹風搖搖頭我們只有到了陰極獄才算目的達成,現在換不算,不過也快了,此去極北雪域,有極品神殿出世,正好送我們去陰極獄!

    紅玉蓉微微頷首,復又說道:“公子,不知道那個消息是否準確,若是我們勞心費神卻一無所獲……”

    不知何時李穹風已經轉過頭來,目不轉睛的看著紅玉蓉,緩緩道:“你在質疑本公子嗎?”

    紅衣見李穹風變了臉色,連忙拉了拉紅玉蓉的小手,紅玉蓉看了李穹風一眼,卻是倔強的抬起頭看著他,等待著他的答復。

    半晌之后,李穹風的眉心隱隱閃現著一個淡淡的青色蓮花印記,紅玉蓉一雙美眸中隱隱有淚水顯現,紅衣一臉緊張的看著兩個人,不敢有絲毫動作。

    李穹風微微一笑,伸出手擦掉紅玉蓉臉上的淚水,撫摸著她的腦袋,小聲說道:“你還不相信我么,即便是不相信我,難道你還不相信自己的心么?”

    紅玉蓉閉上眼,享受著頭頂傳來的溫暖,摸摸自己的心,那里有一朵紅色的蓮花,含苞待放!

    抬起頭,紅玉蓉用一雙明亮的大眼睛注視著李穹風,微笑道:“公子,是我錯了,這個世界上紅蓮信任的只有你一人,我也同樣如此!”

    李穹風點點頭,微笑不語。

    紅衣看著莫名其妙的兩個人,搖頭笑道:“一會哭一會笑,真是的,哼╯^╰!”

    紅玉蓉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玉面羞紅,光潔無暇的耳垂爬上一絲紅霞,看起來好似初紅的櫻桃,讓人垂涎欲滴,想要一嘗其中滋味。

    玉蓉偷瞟了一眼李穹風,對著一旁不解的紅衣嗔怒道:“天近晌午,公子想必早已經饑渴了,紅衣快隨我去為公子做些酒食來。”說罷拉著紅衣的衣袖急急忙忙的離開了李穹風。

    李穹風望著紅玉蓉落荒而逃的離開,不由搖頭笑笑。摸了摸自己心臟的位置,雖然外人看不見,但是李穹風知道,在哪里有一朵含苞待放的青色蓮花,若是知道的人看到了,定會驚呼一聲:“蒼穹青蓮”

    另一邊,紅衣看著滿臉嫣紅的紅玉蓉,不由疑惑道:“玉蓉姐,怎么了,莫非對李家九公子動了真情?”

    紅玉蓉紅著臉瞪了紅衣一眼,惱聲說道:“你這死妮子,竟然打趣起我來了,看我不撓你癢癢~”

    “姐姐饒命啊,紅衣最怕癢了……姐姐快住手啊……”

    “敢取笑我,呵呵,看你再敢不敢了?”

    “不敢了,不敢了,好姐姐,紅衣再也不敢了……饒了我吧……”

    玩鬧一番后,兩女面色潮紅,紅玉蓉突然正色道:“紅衣,你可記得當初我們為什么離開紅家,又為何得到百花宮,然后有為什么會和九公子結緣?”

    紅衣不解道:“我們當初離開紅家是因為紅泉大公子,得到百花宮是因為姐姐你的血脈,而九公子……”

    頓了頓,紅衣將信將疑的問道:“難道當初姐姐的猜測是對的?”

    紅玉蓉點了點道:“我們的血脈都和上古靈族走著藕斷絲連的關系,百花宮更加證實了這一點,而李家九公子生而為神,他的血脈對你我更是有著莫大的吸引力和威懾力,當初我便猜測他他的血脈極有可能是上古靈族中的上位者。”

    紅衣看著紅玉蓉,問道:“剛才,難道……”

    紅玉蓉點點頭,卻又搖搖頭,嘆了口氣說道:“百花宮是上古靈族中的百花尊者的神殿,其中記載著許多上古時期靈族的秘辛,但是其中并沒有任何關于男性靈族上位者的記載,而且靈族血脈中男性往往都是下位者,除非……”

    “除非公子的血脈來自那位……靈族之主……這…這不可能吧!”紅衣借口道,然后又是一臉的不敢相信。

    紅玉蓉反倒是點點頭道:“怎么不可能,我看極有可能才是。”
一尾中特高手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