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庫 > 問九邪 > 正文 第一章 無垢
    淵州李家降下無垢之子,血脈純凈沒有絲毫雜質!

    也不知道是誰又從哪里聽來的消息,總而言之淵州李家降下了一個無垢之子的消息是坐實了。

    何為無垢之子?這里的無垢之子,說的是血脈純凈無暇,沒有絲毫雜質。在這片世界中,每個人天生帶有血脈,或者遺傳自父母,亦或者遺傳自前輩先祖,但是因為血脈在一代代的遺傳中,難免會摻雜一些雜質,所以血脈的修煉第一步就是祛除血脈中的雜質,世人將其稱為“血脈九煉”,也稱為“凡境”。

    世人皆知凡境壽命不過千年,最長的九煉強者也不過九百年好活,但是如果能突破凡境而抵達神境,那么即使不能再得以寸進一步,卻也有一千三百年壽命,神凡之別好似云泥之差。而脫凡入神的瓶頸就是血脈純凈與否。血脈無垢便是入神的門檻。

    凡人壽命不足百年,修煉血脈者可與天地奪得九百年壽命,而打破天地的禁錮入得神境,便可得千年壽命,如若再進一步,或可與天同壽……

    無垢之子,便是生而為神……世人為求長生而不擇手段,即使踏入邪魔也一往無前,但天地何其不公,有的人剛一出生便是千年壽命。世人尋覓長生的道路上從此多了一個“空降兵”……

    二十年后……

    淵州,李家,九天無盡虛空之上……

    上清天,自古以來便烙印著李家的痕跡。

    空曠的大殿坐落在寂寥的云海世界之中,好似沒有生命的痕跡,但也許是生命太過渺小,無法將著方天地充斥……

    “李由,我那第九個孫兒何在啊?”神殿之中,最上首閉目坐在神位上的老人開口問道。

    下首一個身著綠玉袍,頭戴琉璃的中年男子正是李家當代家主李由,而問話的正是上清天之主,李家老祖。

    面對父親的詢問,李由嘆了一口氣,說道:“回父親大人,小九在淵州……百花宮……”說出最后三個字好似很是無奈。

    李家老祖緩緩道:“百花宮……”聲音好似九天外傳來,余音裊裊不絕如縷,好似在詢問,又像是確定了什么。

    李由身后走出來一個青年男子,身著金色盔甲,一手按著腰間的長劍,一手抱著金色的頭盔,微微一彎腰,說道:“祖父,父親,小九生來便是無垢血脈,雖然省卻了淬煉血脈的痛苦,但卻也讓他沒有經歷那許多的磨煉,現如今沉溺于酒色聲樂之中,只會白白浪費那天生的血脈……”

    “夠了,李瓊英,你身為大哥不應該庇護你的弟弟嗎?手足兄弟怎么可以詆毀他?你這……”李由回過頭來惱聲喝罵。

    李家老祖打斷李由:“安靜……”

    接著說道:“李由,你往后用心打理好上清天就可以了,其他的事情你不用再費心神了。”

    李由心知父命難違,只得低頭行禮道:“是,父親!”

    “你兩個下去吧,穹英,稍后帶著穹奇他們來此。”

    “是,祖父。”隨后二人離開這空曠的大殿。

    遠在淵州的百花宮,一個白衣男子一手摟著一個絕色女子,另一只手舉著一個綠色的美玉酒樽,嘴角露出一絲微微的笑容,心有所感的朝天空中微微一撇,好似知道了什么。

    一杯清酒下肚,手掌撫摸著懷中美人的嬌軀,微微用力一抬,引起嬌俏美人的注意。

    “你先出去吧,有人來了……”

    柔嫩的手掌輕輕拂過白凈的胸膛,感受著蓬勃跳動的心臟,這是一個不平凡的生命。

    玉足落地,薄薄的輕紗緩緩落下,遮住了修長白嫩的玉腿,李穹風感受著芳香的秀發掠過鼻尖的感覺,柔媚的聲音在耳畔傳來:“九公子,奴家等你回來,如若你要離開,記得帶上奴家……”

    李穹風放下手中的酒樽,看著如玉的美人,笑道:“當然會記得你,你一會兒去告訴玉蓉姑娘,就說收拾好東西,等我帶你們遠走高飛。”

    如蔥玉手為李穹風撫平褶皺的衣襟,戀戀不舍的看著李穹風,微微頷首道:“紅衣記住了,公子再見……”

    當紅衣離開之后,偌大的房間中,只有李穹風一個人,親自斟滿兩杯酒,自顧自的拿起自己的酒樽喝了起來,房間中的空氣微微波動了一下,兩個身影憑空出現。

    其中一個正是上清天的李瓊英,褪去了一身黃金盔甲,腰間也沒有佩戴長劍,但任是一身紅色勁裝,剛毅的面龐泛著古銅色的光澤,壯碩的身軀充滿了力量。另一個卻是一個女子,同樣是一身紅色,卻并非勁裝,而是一身紅色長裙,看起來端莊秀麗,不失為大家閨秀。

    不等李穹英開口說明來意,李穹風端著酒樽先聲奪人道:“見過大哥二姐,小弟不知大哥二姐突然前來,有失遠迎,有失遠迎……”雖然嘴上說的恭敬,卻是半天連屁股都沒有抬一下,對二人的到來明顯不感冒。

    李穹英和李穹玉對于李穹風的態度卻是不甚在意。

    李穹英被李穹風截了話頭,雖然心中不在意,卻也面子上過不去,扭頭不再說話,二姐李穹玉見此搖了搖頭道:“穹風應當是知道我們來此找你的目的,祖父召見我們九兄妹,特別是小九你,祖父對你整日泡在這酒池“肉”林里十分不滿,父親打理上清天,看你這次怎么辦!”

    李穹風一聽二姐如此說,咧嘴一笑道:“父親去上清天了?那可真是太好了,這次沒了父親阻撓,我定要在祖父跟前索要一個屬于我自己的上品神宮,最好是極品的,嘿嘿嘿!”

    李穹玉沒好氣的戳了下他的腦袋,道:“臭小子,我就不明白了,你到底要那神宮做什么?你若是要修煉,上清天不比哪個極品神宮?可也沒見你認真修煉過一天。如果是你想找個地方逍遙快活,別說這百花宮暗地里不是你的,你到底想干嘛?”

    “就是啊,小九,你到底想干嘛?百花宮放哪你不快活,偏偏要放在淵州,你還放這么明顯,你非要讓祖父天天召見大家,然后讓我們陪你一起挨罵啊?”大哥李穹英終于忍不住了,接著李穹玉對李穹風補刀。

    李穹風忍不住翻了個白眼,嘟囔道:“百花宮是我的,可是只是一個下等神宮而已,又不能去陰極獄……”

    “什么⊙?⊙?你要去陰極獄?那絕對不行……”大哥二姐異口同聲的反對道。

    “為什么不行?當年三哥李穹惏(lan)在凡境的時候就可以擁有毋饔殿(wuyongdian),同樣可以去往陰極獄,為什么我如今已是神境卻不可以呢?”李穹風反駁道。

    李穹英嘆了口氣,無奈道:“也罷,我們跟你說不清楚,你上去親自與祖父說去吧!”說完轉身化作一道金色流光,往九天之上的上清天而去。

    李穹玉搖了搖頭,拉著李穹風的手,同樣嘆了一口氣,說道:“走吧,他們應該都到了。”同樣化作一道淡綠色的流光往上清天而去。
一尾中特高手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