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庫 > 夜先生和亦小姐 > 正文 第三百九十一章 看電影(下)
    項以柔和康城抱了爆米花走進放映廳,居然這么倒霉,亦真怎么也跑進這個放映廳了?還坐在他們前面?項以柔氣的不行。

    康城也注意到這一點了,好在是在昏暗的環境里,還是在后排。

    因為亦真的存在,影響到了項以柔的發揮。特別是前面這兩人啵啵啾啾又打情罵俏,簡直看的她怒從心起。

    “你丫別動了,后面的還以為你多動癥呢。”夜燼絕低斥亦真一聲。亦真便不動了,嘴上又不停點了。

    “別吃了,你是金魚嗎?也不怕給自己撐死。”夜燼絕奪過亦真手里的爆米花,自己吃了起來。亦真斜了這人一眼。

    這兩人終于安生了,現在項以柔能夠投入了。兩人的手確實擦碰了幾下,接下來的步驟是貼耳私語,難道要她向他哈氣嗎?

    正猶豫著,康城和項以柔不約而同注意到前面那兩人又開始打情罵俏了。

    亦真饞眼看夜燼絕吃香了好久,這個人一定是故意的,伸手便要去搶,手里的爆米花還沒到嘴邊,又被搶走了。

    他把搶來的爆米花放進嘴里,一臉小人得志的賤兮兮的表情。亦真捶了夜燼絕一下,板起了臉。夜少爺憋著笑遞了一顆放在她嘴邊。亦真張口就吃,順帶咬了他一口。

    “咋這么壞呢?”話畢,一巴掌就削在人女孩兒頭上。女孩兒反手就是一記捶。

    康城動了動嘴角,不行,這太暴力了。

    項以柔想跟康城談論電影,可又不知道談論什么,她的注意力都不在電影上。于是悄聲對康城道:“前面這兩個好吵。”

    康城也貼耳:“是啊,一會兒好的蜜里調油,一會兒又捶捶打打的。”

    兩人繼續看電影,還是沒啥進展。前面兩個人的動態倒是豐富的很,現在女方有小脾氣了,估計是被打疼了。男的看樣子有點拉不下臉,手偷偷摸摸伸過來,唏溜一下,攬上女孩兒的肩膀。

    是不是接下來就要親吻了?項以柔正想著,就見夜燼絕揪了揪亦真的臉。分分鐘都是死亡選項。

    不行。項以柔和康城被前面這兩個人攪的方寸大亂,只得把注意力放在熒幕上。電影播放到一半,項以柔再看時,前面這兩個人又靠在一塊兒了。

    兩個人才認識,進度太快了似乎也不大好。項以柔悶著頭躊躇了好一會兒。康城這邊也是百爪撓心,不知作何動作。項以柔恨死了亦真,都是被她攪和的。

    康城也不自主看向前面這兩個人。女生抱著男生的胳膊,仰頭不知說些什么,應該是討論電影情節,滿眼都是小星星。男生笑了笑,輕輕湊上去吻了一下女生,甚至還帶點靦腆。

    這應該是真心喜歡兩情相悅吧。康城不信這樣的眼神能夠假裝,應該不是項以柔說的那樣“一個出于金錢一個出于新鮮感”才在一起的吧?她可能有些以偏概全了。

    這樣想著,康城不由瞥了項以柔一眼。她察覺到他的目光,也立刻回以凝視。異性間對視十秒,就會產生親吻的沖動。項以柔覺得這是個機會,微微笑著湊近。康城下意識以為她有話要說,于是也湊近。她倏忽把眼睛閉上了。

    她倒數三下,腦子里忽然空白。不知過了多久,但一定不會很長。她睜開眼睛,兩個人的臉都飛紅了。接著很自然的牽了手。后面的電影情節項以柔都沒有看進去。

    “醒醒醒醒,你怎么睡著了?”

    電影結束,放映廳亮徹。

    夜燼絕拍拍亦真。周圍幾聲哄笑。夜燼絕也笑了,搖搖亦真:“快醒醒快醒醒,電影都放完了。咋哪兒都能睡著呢?”

    “好困呀。”亦真睜開眼睛,放映廳的人都走光了。夜燼絕扶著亦真起來,嘲笑:“仔仔等下回家又要睡覺了吧?”

    “這么快就要回家嗎?不要。我才睡飽。”亦真整理整理頭發,打開手機翻了翻美團,“少爺,咱們去瘋狂食物城吧?”

    這人一臉嫌棄:“干嘛,剛吃了那么一大桶爆米花,你不怕撐死嗎?”

    “你不是也吃了嗎。”亦真癟癟嘴:“再說了,里面的食物都是模型。”

    他把眼睛一瞪:“奧,放你進去吃模型呀。”

    “那,那你想去哪兒呀,我陪你去。”

    “我哪兒都不想去。”

    “……”

    “不是說出來玩兒嘛,看了個電影你就要回去。多沒意思呀。”亦真長嗐一聲:“那好吧,回家吧。”

    他笑:“明天陪你去。現在這都四點了,估計去了也閉館了。”

    夜燼絕讓亦真在商城門口等著,外面又風雪呼嘯了。他把車開過來,亦真一溜鉆進車里。

    (??˙ー˙??)

    康城和項以柔出了商城,她把手揣在康城的衣服口袋里取暖。康城打破沉默:“咱們跟雪可真是有緣,約會盡趕上雪天了。”

    項以柔低頭應了一聲,康城側頭看著她,握著她的手緊了緊,“你還記得小時候嗎?現在想想也是緣分。”

    項以柔知道他說的是娶她那件事,現在想想,感覺很是奇異。沒想到幾年以后兩人還能重逢,還心照不宣的在一起了。

    兩人逛了會兒商場,買了戀愛紀念品,兩個泡泡瑪特的盲盒,開著小火車的Molly。

    康城笑:“咱們的戀愛紀念日不費事,大年初一。”項以柔笑著點點頭,戀愛中的女孩兒是溫柔的。她喜歡這個同他戀愛中的自己,這應該是遇到了對的人。

    兩人本打算吃過晚飯再回去,偏偏手機鈴聲催命而來。項以柔一看就沉了臉,是任梔雨。天,她一摻和準沒有什么好事。

    “怎么了?”康城見她面色陰沉,好奇發問。

    這一瞬間,她的心里呼嘯過萬千念頭。首當其沖的就是她的家庭問題。現在她只想做一個十分的戀人,不想再讓這樣的家庭拖累了她。更怕康城會因為她的家庭問題而卻步,果斷掐了電話。

    “沒事,打錯了。”項以柔笑了笑,來電又接踵而來。

    這任梔雨簡直是瘋了。項以柔的臉色更沉。康城也尷尬一笑:“不然你接一下電話?也許真的有事呢。我去一下洗手間。”其實就是回避的意思。

    ()

    1秒記住愛尚:

    
一尾中特高手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