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庫 > 夜先生和亦小姐 > 正文 第三百八十九章 除夕(6)
    比起萬家燈火的璀璨與一團喜氣的祥和。某人簡直是個魔鬼,也不知哪里起的邪祟,揪著亦真就要讓她早睡。

    “我不要!我要守歲!”亦真掰著夜燼絕的手:“你就是見不得我活蹦亂跳的樣子!”

    “這話你可是說對了。我就是見不得你活蹦亂跳的樣子。咱們明天還要早起呢,你有啥可守的。”夜燼絕揪著亦真的胳膊,一面拖著人一面笑:“仔仔聽話,趕緊抱著你的小被子睡覺去吧!你不是挺能睡的嘛!”

    “呀!你這個人怎么這么討厭!”亦真氣的踩他,被這爺一個迅猛低頭打橫抱起,二話不說就把人往臥室里送。

    “你能不能做個人?”

    “不能。”

    “那等會兒年偷偷跑過來,把你的小可愛吃掉怎么辦。”她攀住他的脖子。

    他掐了掐她的臉,挑眉:“那咱就搶先一步把你吃了,這樣你就不會被年吃掉了。”

    “真是個魔鬼。”亦真白他一眼,又扯扯他的袖子,撒嬌:“少爺,我們一起守歲嘛。”

    “多大的人了還嘰嘰歪歪的,越來越像豬了。”

    亦真便學豬哼哼了兩聲,捏著鼻子:“我們一起來守歲嘛。”

    他斜她一眼:“那你明天起不來怎么辦?我爸的時間觀念很強,何況明天只能早,不能晚。”

    亦真保證:“我一定會按時起床的。”

    “你發誓。”

    “我發誓。”

    兩人靠在沙發上看電視。亦真一粒粒吃著小堅果。

    “都這么晚了就別吃了。”

    “可是我不吃就該犯困了。”

    “困了就去睡覺。”

    “不要。”繼續吃。

    “現在的聯歡晚會越來越沒有意思了。”亦真說完,就歪在一邊睡著了。

    夜燼絕笑一聲,抱著這小人兒回了臥室,蓋好被子,親了親她的臉頰。回客廳關了電視。

    亦真睡的不大踏實。十二點一到,噼啦啪啦的爆竹聲震的她瞬間驚醒,一摸,旁邊沒人。

    抱起自己的小被子,她又鬼影似的來了。夜燼絕只覺有什么東西啵啾在臉上叮了一下,掀開眼,甕聲甕氣往邊上移了移:“你怎么又來了?”

    “我怕年把我吃掉。”

    “那你不怕我把你吃了?”他斜她一眼,背過身。

    又被嫌棄了。她戳戳他的胳膊,甜蜜蜜地道:“新年快樂。”

    他無奈笑了笑,翻身抱住她,下巴抵在她的腦袋上:“嗯,新年快樂。”

    翌日。

    “你要睡到什么時候?”夜燼絕拍拍亦真的臉,二話不說抽被子。亦真往邊上骨碌一滾。

    被揪起來沖了把臉。亦真清醒了許多,一看:“天還沒亮呢。”

    “等你磨嘰磨嘰天就亮了。”

    亦真伸了個懶腰,回房間換衣服,化了個淡妝,扎了個丸子頭出來。夜燼絕笑:“怎么跟葫蘆娃似的?”于是又改梳了公主頭。

    夜宅上下一大早就起來折騰了。人人都是一副沒有睡醒的樣子。夜景權照例去花園里打一套太極。夜燼絕趕在夜景權打完太極前到了。

    檸檬早早就在門口等著了。接過夜燼絕手里的禮物,開過光的印度老山香佛珠,和拍賣的母樹大紅袍。

    亦真給檸檬打了聲招呼,心理上忽然感覺有些別扭,看了看夜燼絕,沒說話。

    兩人挽著胳膊往里走。亦真四下里看看,這夜家的雇傭可真多,小聲:“你有沒有感覺……檸檬最近變化有些大?”

    “她變化大關我什么事啊。”夜燼絕一臉淡漠。

    “我感覺看見她,就,忽然有點……別扭。”亦真也說不大上來:“奇怪,昨天也沒有這種感覺啊。”

    到客廳沒一會兒,夜景權就來了。亦真緊張的臉上泛紅,仿佛自己腆著臉擠進來的一樣。

    夜燼絕攬著她的肩膀同夜景權說話。亦真怯生生憋出一句:“叔叔好。”夜景權點點頭。兩人都當上次的事沒有發生。

    “早上起太早,這會兒八成還犯困呢。”夜燼絕笑著拍拍她,亦真笑的很是僵硬。

    “比以前漂亮了。”夜阡陌笑著同亦真打招呼。對于這人,亦真也沒啥可說的,皮笑肉不笑打招呼就完事了。不得不說,夜家這個范圍,有的只是濃濃的商業氣息。

    早餐倒是傳統,不過不油腥,都是些家常小菜。亦真也不知道是什么餡的餃子,很玲瓏很小巧,吃了一個又一個,很是歡快。

    吃過早飯便個人忙個人的去了。這種大戶沒有跑親戚串門子的習慣,基本不是出國就是旅行,來探望也是年前,反倒沒什么節日氣息。

    亦真打算回臥室補個覺,她實在是太困了。檸檬去廚房端了碟點心,廚娘笑:“大過年的怎么還來工作呢?連岳離都回老家了。”

    檸檬笑著搖搖頭:“我父母都不在了,也沒啥可過的。在家里反而冷清,工作著倒熱鬧些。”

    廚娘點點頭,小聲問:“你今天這樣,不怕大少爺的女朋友不高興嗎?”

    “啊?”檸檬疑惑:“怎么了?”

    廚娘搭訕似的笑笑:“你今天這裝扮,感覺模仿意味有點濃。”檸檬聽的一怔,跑回房間一打量,可不是嗎?都是流蘇邊外套的毛呢大衣,搭配小黑靴,還有同款的公主頭。

    可她并沒有刻意去模仿她啊,怎么就有了模仿意味了呢?

    她是突然就這樣了嗎?仔細想想,原是跟昨天的那場事件脫不開關系。他竟那么溫柔的抱著她,還吻了她的頭發……一反芻那一幕,檸檬不由羞紅了臉。可又忍不住地往后延伸:如果他沒有發現自己同亦真的區別,接下來又會怎樣呢?一個念頭忽然冒了出來,如果亦真昨天沒有回來就好了。

    可能是為著心里的這點故事性,才引發了這赫然的改變。

    重新換了衣服和發型,檸檬端著蛋黃酥和奶茶上了樓上的房間。門是半虛掩的,隔著門縫,正好能看到里面的兩個人。

    “別睡了,新年第一年你就這么能睡,這一年你都打算睡過去嗎?”夜燼絕推推亦真。亦真把頭埋進被子里,抱怨:“你好吵啊。”

    “別睡了。”夜燼絕戳了戳被子,正中腰間的癢癢肉,亦真笑一聲:“走開走開。”

    ()

    1秒記住愛尚:

    
一尾中特高手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