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庫 > 夜先生和亦小姐 > 正文 第三百六十五章 任梔雨這是下了血本啊。
    亦真聽得蹙眉:“那這衣服你打算咋整?”

    “走一步看一步吧。我今天算了一下賬,倒是也不至于賠,但是我根本就沒有享受到應有的折扣,這讓我很不爽啊。”藺星兒啰唣了半晌,亦真只得像個知心大姐姐一樣聽著。

    “所以你以后拼單的時候——”藺星兒頓了頓:“算了,我覺得你也不是那種會拼單的人。”

    好不容易等她發泄完,亦真這才推開門,小母雞一樣飛快溜走了。

    今天夜少爺要在家里休息,故亦真買了護手霜后便回家了。

    回到家,這位爺已經不在了。亦真也是由衷欽佩,果然擼鐵是會上癮的嗎?

    亦真歪在沙發上,在心里盤算著怎么享受最后一天假期。

    門沒有鎖,袁影輕輕推門走了進來。亦真正在發呆,沒有注意到。

    每次都沒能碰上男主人在家。袁影巡視四周,今天果然又是,心里頭不由聯想,難道這就是那種一年到頭只回來一兩次的?那和獨守空房也沒什么區別嘛。也是,男人都是喜歡在天上飛的鴿子,不受土壤拘質的。

    “我都不知道你進來了。”亦真這才反應過來:“最近幾天都沒見你。”

    “嗯,我最近都在劇組。”袁影用炫耀一樣的聲口說著:“我們最近在拍一部網劇,檔期排的也比較滿,所以時常不在。”儼然已經是個奔逐的藝人了。

    “唔。”亦真點點頭:“女一?”

    “不,女一是帶資進組的,我是女二。”袁影道。亦真又問:“什么名字?我完了看看。”

    “《捕影人》”袁影微笑:“偵探題材的。”說完這才意識到自己來的目的:“剛剛在路上買了苦瓜,想起來家里還有,所以給你送點。”

    “苦瓜?”亦真皺了皺臉:“你什么時候喜歡吃苦瓜的?我記得你很討厭吃苦瓜啊。”

    “吃苦瓜減肥啊。”袁影撇撇嘴角:“自打入了模特兒這一行,這苦瓜就沒斷過。你也來吃一點吧,瞧著你最近也已經粉嘟嘟的了。”

    “啊?”亦真驚慌的摸了摸自己的臉,一送走袁影就站在鏡子前照了起來。

    “你再霸著鏡子,鏡子就要炸了。”夜燼絕推開臥室的門:“好好的又怎么了?”

    “我現在是不是很圓?”亦真拉著夜燼絕站在鏡子前:“我的臉是不是大了一圈?嚶嚶嚶,你看我像不像一個皮球?”

    夜燼絕嘲笑她:“誰說你像皮球了?真是睜著眼睛說瞎話,你明明就像只小豬。”隨即一臉冷漠地走開了。

    “豬?”亦真驚懼地拿了體重秤出來,“體重沒漲啊。”

    “那就是秤壞了。”夜燼絕在一邊補刀。

    “你閉嘴!”亦真捂住耳朵。

    因為袁影瞎打瞎撇的一句,亦真就跟苦瓜較上勁了。可是她又受不了苦味,見某款APP上有人做鼓油苦瓜,心想萬事開頭難,她可以慢慢入坑,先用辣蓋住苦瓜的苦味,然后循序漸進,總有一天她會接受苦瓜的。

    內心宣誓一波奮志要強,亦真一臉堅定地邁進了廚房。夜少爺起初靠在沙發上打游戲,整個人忽然就不詳起來。

    “你不會真的要宰苦瓜吧?”他探出半個頭。

    “對呀,很快你就會看到我脫胎換骨,弱柳扶風的一面了。”亦真切著苦瓜,一面在心里臆想著。

    滾熱的油鍋爆香豆鼓和干辣椒,然后加入切好的苦瓜,翻炒均勻后再加入一點糖、耗油、生抽和鹽,然后靜待出鍋。

    “你這是什么黑暗料理?”夜燼絕抽抽嘴角:“你還不如炒個土豆啥的,反正不都是放油嗎?”

    “不一樣啊,我現在還在適應階段呢。等適應期一過,很快你就會看到我脫胎換骨,弱柳扶風的一面了。”

    “弱柳扶風個屁,柳條怪還差不多。本身你就夠弱的了,還作啥妖?”夜燼絕站在一邊,開始diss亦真。

    “怎么能是作妖呢,減肥可是女人一生的事業。”亦真翻動著小鏟子。夜燼絕也就笑笑不說話,掏出手機,果斷訂外賣。

    須臾。

    “哎呀,你的糖醋小排好香啊。我想吃一口。”亦真盯著夜燼絕的盤子,忽然覺得苦瓜可能不太適合她。

    夜燼絕挑眉:“你?你還是抱著你的小苦瓜吧,你不配吃我的糖醋小排。”

    “不要這個樣子,做人要善良。”亦真說著,抄起筷子,就對糖醋小排下手了。夜燼絕倒是良心了一回,沒把盤子撤走。亦真一面吃一面想:這位夜少爺簡直是她減肥事業的終結者啊。

    果然,他挑著釁眼:“減肥是不可能的,這輩子都不可能,你就死了這條心吧。”

    亦真忍辱負重地吃著排骨,一吃完就變臉。兩人你一眼我一句的鬧著,手機忽然響了。亦真一看就凝住了,居然是錢媽。

    這么些日子沒有取得聯系,亦真只當這事風平浪靜的揭過了。現今這電話震蕩著來了,遽然像是葉芝的警告——“中心再難維系”,總之感覺很是不詳。

    “不好了。”錢媽在那頭喊:“姓任的撞破了先生和那女人在一塊兒,喝藥了!”

    信息量有點大。亦真心想:名場面來了啊,又問:“她喝藥了?喝的什么藥?”

    “百草枯!”錢媽在那頭喊。亦真聽得一個悶雷。

    任梔雨這是下了血本啊。不怕一個不慎去世嗎?

    據亦真的認知,喝百草枯是必死的。百草枯被稱為世界第二大除草劑,而且還沒有解藥,這不是作死嗎?

    “錢媽說已經洗過胃了。面色倒還好。”亦真皺皺眉:“難道任梔雨逃出生天了?”

    夜燼絕聽了,投之鄙夷:“無知。百草枯的靶器官是肺,短期內不會有大的癥狀出現。主要是胃粘膜灼燒引起胃痛,到后面肺的功能會越來越差,逐步纖維化,最后呼吸衰竭而死。目前還沒有很好的解藥,能做的只是減輕痛苦和減慢病程,從死神那里爭取時間,最后往往人財兩空。”

    ??('ω')??

    “這不是胡鬧嗎?”醫生聽的搖頭:“近一年,我們醫院已經收治了近百例百草枯中毒患者。多半是跟家人吵架后氣不過,想嚇唬一下對方,并不是真的想輕生。”

    ()

    1秒記住愛尚:

    
一尾中特高手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