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庫 > 夜先生和亦小姐 > 正文 第三百一十七章 意大利之行(5)
    薛子墨朝梁熙眨眨眼:“人那小兩口兒也有陣兒沒見了,給人留點獨處空間,咱們四個出去逛逛吧。”

    梁熙會意,拉著亦真:“來了都好幾天了,愣是沒出去玩兒過,今天天氣好,一起出去看看吧。”

    亦真覘夜燼絕一眼,這人如木雕泥塑般面無表情,還一臉置若罔聞,聽見肯定是聽見了,但也沒有辯駁。

    于是不動聲色上了樓。亦真照著鏡子,對梁熙道:“是時候施展我的美色了。”

    “說的就跟你有美色一樣。”梁熙披嘴兒笑。亦真方才還儼然一副左擁右抱的眉眼,一聽立馬被打回了現實,睨斜著梁熙:“不說話沒人把你當啞巴。誰告訴你我沒有美色了?美名小揚聽過沒有?我的美目前只有我自己知道,你Get不到就請閉嘴。”

    “打擾了。”梁熙笑著出門,洗臉去了。

    亦真深知,其實那位爺喜歡可愛型的女孩子,所以裝嫩梳了個公主頭。搽粉描眉,刷上睫毛膏,涂上嘟嘟唇,大功告成。

    四人打算去奧萊逛街吃午飯,梁熙和薛子墨特特走到前面,留下后面這兩個人在那兒拖著,誰也不肯遷就誰。

    亦真偷眼覷夜燼絕,果然不出所料,這人一臉傲嬌地別過了頭。有時候帥哥未必搭美女,吵一架就知道了,誰丑誰低頭。

    好吧,亦真承認自己比較丑。厚臉皮的挽上夜燼絕的胳膊:“今天太陽好好呀,是吧少爺?”

    多么智障的問句。這人果然沒有搭理她,不過倒是放緩了步伐,心想,這個蓬蓬的公主頭還挺可愛的。

    亦真繼續尬聊:“那個,我給你唱首歌吧。騎著我心愛的小毛驢~哼著不跑調兒的歌曲~你那可愛迷人的小眼神~一點一點勾走我的魂~”

    “……”夜燼絕聽的抽回了胳膊。

    失敗了。亦真暗自嘆氣,正欲再度施展自己的美色,一個小哥兒忽然上來跟她搭訕,亦真喜得心花俱開,又可以假裝自己是零零后了。

    旁邊的男人看的黑了臉,一把將人拽進懷里,警惕地看了那人一眼,那人識相的走開了。

    “干嘛這么看著我?眼睛都能噴火了。”亦真癟下腦袋,微微掀起眼,掏出自己的小葫蘆鑰匙鏈,低低地道:“正好我有寶葫蘆,我們可以一起去救爺爺。”

    掌不住哧的笑出了聲,夜燼絕清清嗓子,板起臉:“少動不動裝可愛了,一把年紀了要不要臉啊,頭給你擰掉了。”

    “只對你裝可愛。”亦真挽上夜燼絕的胳膊,他唇角動了動,拉上了她的手。

    豐烈的陽光像是要穿透這座城,金光烈焰里的維納斯悲憫而神圣,半人馬雕像氣勢恢宏,兩千年的歷史感是會隨著歲月沉淀的。

    走過斷瓦頹垣,兩人又去看了會兒藝術品。梁熙和薛子墨已經去了別的地方,亦真拍了幾張照,聽到有導游說考古發掘出了古代的妓院,墻上還保留著圖片,過了時間點以后就不能進去了。

    話音剛落,亦真拉著夜燼絕,隨眾開始狂奔。

    “你帶男朋友來看這個,不太合適吧。”這人一本正經起來:“我可是好孩子。”

    “就你是好孩子啊。我還是好孩子呢。”亦真笑著打了夜燼絕一下:“裝什么正經,誰不知道誰呀。人那是歷史,你不要戴有色眼鏡。”

    結果進去一看,古人真是太艱難了。好小的房子,還是石頭做的床,難道不會得頸椎病嗎?晚上一定睡不好,所以才短命。

    一路走馬觀花,晃蕩了三個小時,亦真越走越慢,夜燼絕彎腰:“上馬!”她笑嘻嘻跳了上去。

    一打電話,薛子墨和梁熙已經回家了。傅媛媛已經回來了,一行人打算在家里準備晚宴,亦真實在逛不動了,和夜燼絕打道回府。

    傅媛媛還給他們帶了禮物。男士統一手表,女士則是包包,亦真謝過收下,煮了濃可可出來,三個女孩子坐在茶桌上聊天。

    “前幾天我還碰見約翰遜先生了,他還像我夸贊你了。”傅媛媛呷了口可可,忽而想起什么:“你認不認識一個叫南璟風的?”

    南璟風?亦真一怔,怎么這名字這么耳熟呢?

    “你忘啦,咱去紐約的時候那個老來蹭飯的。”梁熙倒是反應過來了:“打從咱們回國,那家伙就跟人間蒸發了一樣,怎么?你們認識?”

    傅媛媛搖頭:“我不認識他,但上次見到約翰遜先生,他說他的侄子也像他舉薦過你,我就問了句。”

    “南璟風什么時候成了約翰遜的侄子了?怎么聽著跟鬧著玩兒似的?”亦真努力回憶了一下:“他不是說什么女朋友跟人跑了,他爹凍結了他的銀行卡,窮鬼一個,天天上我們家蹭吃蹭喝。”

    “就是就是。”梁熙附和:“有那大款傍,他還至于上我們那兒蹭吃蹭喝嗎?他明明是天天開大車給人送貨的。”

    傅媛媛回憶了一下:“他是在幫約翰遜進購材料。什么畫板啊,顏料啊,油漆啊,還有石膏像之類的。祖輩的事情不大清楚,總之帶著點血緣。你們是在紐約認識的?六月份的時候,約翰遜先生確實還在紐約,這么說他應該是投奔他叔叔去了。”

    梁熙抿嘴笑:“瞧給他自己個兒說的有志氣的,還孤身跑出來找女朋友。我還納悶呢,你說他跑紐約來找女朋友,怎么也不見他天天出去找人呢?還呆在紐約半年的找。”

    “是哦。”亦真笑:“后來我還在澳洲碰見過他一次,之后就再也沒有了,那他現在在哪兒呢?”

    “應該過不久就回國了吧。”傅媛媛道:“不過也不一定,他和他叔叔的關系倒是很不錯,也有可能會跟他叔叔一起回國。”

    “約翰遜先生回國也得到了五六月以后了。”亦真道:“剛剛一提南璟風,我差沒反應過來。”

    梁熙笑:“你天天眼里都只有你家少爺,當然注意不到別人兒了。聽傅媛媛剛才那話,人南璟風還挺記掛你的。”

    “怎么就成記掛我了?”亦真白梁熙一眼:“怎么什么話到你嘴里,陰陽怪氣的。”

    ()

    1秒記住愛尚:

    
一尾中特高手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