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庫 > 夜先生和亦小姐 > 正文 第一百九十七章 就是我的人啦。
    亦真撮尖著鼻子溜進廚房“好香呀。謝謝少爺。”說著要拿櫥柜上的小糖罐子。

    夜燼絕伸手幫亦真夠糖罐,卻不遞給她,只是打開罐子舀了一小勺糖灑在上面“你少吃點糖吧,也不怕以后老了得糖尿病。”

    “怎么會呢,我低血糖。”亦真又舀了一小勺糖,夜燼絕一向不愛吃甜的,故沒有加。

    亦真一面吃八寶飯一面覷夜燼絕“我記得你以前不愛吃這些東西嘛。”

    夜燼絕給她接了一杯水,“現在也沒有多喜歡,這不是婦唱夫隨嗎。”

    吃了飯,兩人又頭對頭的躺在沙發上玩手機。亦真刷了幾個帖子,打開一個視頻,馬桶里忽然冒出一個血紅的人頭。亦真嚇的一松手,手機直直砸在了臉上,痛呼出聲。

    夜燼絕笑話她“真是夠笨的。”亦真便把點開視頻讓他看,這哥們兒面無表情地把手機還給了她。

    亦真困的睜不開眼睛,又不敢回屋睡覺,索性就在沙發上睡著了。豆芽也困了,用爪子打她的臉,沒有反應,就自顧跑回臥室睡了。

    “你怎么在沙發上就睡著了。”夜燼絕推推亦真,見她沒有反應,輕輕將人抱起來,送回房間,蓋好被子,進浴室沖了個澡就睡了。

    半夜亦真起來上廁所,又想起那個恐怖的畫面,不敢進廁所了,夾腳溜進了夜燼絕的房間。

    亦真推夜燼絕“少爺,少爺。你醒醒。”

    “大半夜的,你干嘛啊。”夜燼絕翻了個身,把被子掀開“你冷啊。”

    亦真便躺了進去,兩只眼睛亮晶晶露在被子外面,忽然反應過來自己要上廁所,于是又推夜燼絕“不是啊,我要去上廁所,你陪我去。”

    “廁所都不敢上,你是豬嗎。”夜燼絕抱怨一聲,起來把衣服給她披上。

    到了門口,她又猶豫了“怎么辦,我不敢進去。”

    夜燼絕推推她“快點的吧你,哪來什么鬼。”

    “可是我害怕呀。”

    “那怎么的,我替你尿?”夜燼絕拍拍亦真“快去吧,我在門口等著你。”

    亦真這才慢慢騰騰進去了,進去之后又喊“你不許聽!”

    夜燼絕“……”

    他索性自己回房間繼續睡了。

    亦真一出來,見門口空蕩蕩的沒有人,恨得咬牙切齒。

    翌日。

    夜燼絕是被亦真捶醒的。

    “夜燼絕!你這個賊畜牲!昨天怎么丟下我自己就跑了?”

    夜燼絕輕笑兩聲,揉揉眼睛“你聽我給你狡辯!”

    “你丫太不仗義了吧。”亦真又捶一下“以后還能不能愉快的玩耍了?”

    “能能能。”夜燼絕長長的嗐了一聲“還不是你事太多,這也不行那也不行。”說著看了看表“這才多會兒啊,起這么早干嘛。再睡會兒。”

    “我是在仇恨中醒來的。”亦真抱怨幾聲。

    一覺醒來,已經八點半了。亦真推推夜燼絕“你要遲到了。”

    他扣住她的手,玩起了手指頭“我多會兒去都行,今天又沒有正經事。”又笑“現在小姑娘的手指甲上都描涂的煙火回里的,怎么你的指甲上素靜的跟宣紙似的。”

    “我不愛涂那些花里胡哨的東西。”亦真揸開手,放在太陽窩里,金澄澄的光輝映在手上,艾莎玫瑰一樣的粉芯色,少了蒼白的色澤。

    “我也不喜歡那些花里胡哨的東西。”夜燼絕把手搭在亦真的手上,纖長的指疊在她的指間,靜止的,仿佛是一瞬間的光輝,抵達了永生。

    一個有些美麗而又有些蒼涼的手勢。他也意識到了這一點,兩人不約而同把手調轉過來,十指扣在一起。

    亦真側頭看他,一雙濃黑的長眼睛,笑眼像蕩蕩無極的湖心,一下一下泛著漣漪。翠色的樹影深深駐在里面,揉碎了太陽光,深深的沉了下去。

    “你干嘛老盯著我看?”夜燼絕憋著笑“垂涎本少爺的美色?看一次五毛。”亦真斜他一眼,調整了一下臉的角度,媚眼如絲“少爺,你覺得丹鳳眼迷人還是桃花眼迷人?”

    夜燼絕沒有理會她的勾引,憋著笑“我覺得斗雞眼迷人,來來來,你快扮一個我瞧瞧。”亦真在他胳膊上掐了一下“你丫以后再敢偷偷跑了,我就給你鎖外邊兒,不許回來了。”

    夜燼絕吃痛,委屈巴巴“不回來就不回來,反正我不回來,一會兒你就賤巴巴地來了。”

    亦真嫌棄地撣他一眼,把手上的皮筋卸下來,套在他手腕上,警告“不許摘下來,不然我非給你頭打掉了。”

    “為什么呀。”

    她心花怒放“帶上我的小皮筋,你就是我的人啦。”

    “……”

    夜少爺扯扯手腕上的小皮筋,一臉嫌棄“那你弄個好看的小皮筋呀,這果果木木的啥呀,丑八怪,我才不要。”

    亦真偷笑“乖,先帶著,哪天我再給你換。”

    “哪天是哪一天?”他蝎蝎螫螫地開始咕噥“不公平。男生套女生就要用戒指,女生套男生一個皮筋就夠了。我們男孩子好廉價。”

    亦真沒理他,哼著小調,去客廳倒水喝。忽然察覺出來不對勁怎么梁熙不給她打電話呢?都這個點了。

    給梁熙打了兩個兩個電話,到第三個才接。梁熙在那頭打了個哈欠“嗯?今天好早呀。”

    亦真在那頭笑“早個屁啊,大姐你看看時間呀,都九點了。”

    “啊?”梁熙看了眼時間“唉,昨晚上一不小心又睡晚了。”

    “嗯?”亦真笑“你又追劇啦。”

    “那倒沒有,昨兒晚上我的心中忽然情緒翻涌,和我家墨墨從詩詞歌賦談到人生理想,又從人生理想談到生命哲學……”

    亦真翻了個白眼,打斷“說人話。”

    梁熙長嘆“你看啊,電視里的故事都是騙人的。其實一直陪著大雄的不是靜香,而是哆啦a夢;陪著柯南的不是小蘭,而是灰原哀……有一個我們愛又愛我們的人能陪在身邊,多么幸運啊。”

    “可不是嘛。”亦真不由潸然,梁熙說“我先去洗把臉。”便把電話給掛了。

    。

    
一尾中特高手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