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庫 > 夜先生和亦小姐 > 正文 第一百九十一章 潑鬧。
    夜燼絕悠悠走過來,不情不愿的:“我從來不帶人。”亦真挑他一眼:“是帶別的小姐姐了吧。”

    夜燼絕挑亦真一眼:“我連你都不帶,還帶別的女人?”

    亦真道:“少廢話,去你的吧。”夜燼絕無奈帶小柏哥去了,打了一個小時游戲,臨時有客戶要來,又無奈回公司了。

    程實問清了門牌號,便沖沖上樓了。起先他想的是質問亦真,非苛詰的她難以辯駁才行,走幾步,又覺得自己笨嘴拙舌不善與人爭執,萬一那個梁熙在跟前呢?

    一想到梁熙,程實立馬窩了一截。走幾步才反應過來,亦真為什么會在醫院呢?心中如懸了數十個吊桶,七上八下響個不停。

    程實輕輕悄悄走上前,耳朵還沒貼在門上,忽然聽到夜燼絕說話的聲音,猛然清醒過來:亦真住院不會跟佑嘉有關吧?再一聯想,難怪那天梁熙半夜打來電話痛罵佑嘉,還預見性的說了那些話。佑嘉既然不提,那就是心虛了。

    都這個時候了,她還瞞著他,而他竟是個傻子。程實只覺一陣蝕骨的涼意,閉眼靠在墻上,須臾,拔過身便走了。

    ??('ω')??

    佑嘉提著行李下了車,陽光鋪了一地漫漫的金色。街道兩旁的樹還是翠茵茵的,樹下豎著廣告牌的亭子反射著白色的光,像女人頰邊的鉆石耳環,晶閃閃的曳動著光芒。她頓時產生遲延的夢一樣的感覺,那點溫柔,談不上是回憶,總之蠢蠢地跳動著,仿佛她的生命又鮮活了起來。

    行李箱的轱轆在灰色地面上骨碌碌地響。她憑什么要認?經過這么些天,爸跟媽應該都已經消氣了。她已經受到懲罰了,他們還能真讓一輩子她漂泊在外頭?佑嘉從鼻子里哼一聲,他們敢說他們生的那三個小崽子沒有刮蹭過她的錢?想卸磨殺驢?沒門兒。她就不信,沒有她,他們能養的起那三個小崽子?她現今灰頭土臉的,也是被這個家給害的。

    踩進巷子左拐,幾個鄰居正坐在太陽窩里曬太陽,唧唧咕咕幾聲,又哈哈大笑起來,佑嘉忽然覺得頰上做燒。行李箱的轱轆碾在灰色地面上,骨碌骨碌響聲更大了。幾個鄰居詫異的別過頭,幾雙眼睛齊刷刷釘在她的身上,審訊一樣的目光。

    佑嘉咬緊了嘴唇,那美好的錯覺消失了,代之是鬧垓垓的羞恥。她們也不說話,陌生打量著她,似乎是不開口的更好,誰也不知道佑嘉聽見了多少。索性別過頭,岔開別的話,爽聲大笑起來,仿佛她隔澇了她們的眼。

    佑嘉推開家門,弟弟妹妹正圍聚在小棋桌上磊積木,紅色碼著黃色,藍色堆在頂層。一見佑嘉來了,又別過臉,也是視若弗見。

    佑嘉有些氣,她們有什么資格?然而也是虛溜溜吸了一口氣,索性提起了行李,一步一步朝家里走。

    佑母推開門,一怔,問:“你怎么回來了?”

    佑嘉問:“我爸呢?”

    “在后屋睡覺呢。”

    佑嘉“噯”了一聲:“媽,這事我真是被冤枉的。”佑母別過眼:“不用你跟我說,跟你爸說去。”

    佑嘉忙挽上她媽的手:“真的,媽。你看看網上那些,半真半假的一邊倒。我又不是什么名人,怎么就臭名在外了?明顯是有人算計我。”

    佑母瞪她一眼:“別人算計你?你倒會撿好聽的說,戳翻了的螞蟻窩,總有暴露的一天。”

    佑嘉冷笑:“我犯什么了?你們要這樣不容我?”佑母不睬她,只去了廚房,佑嘉跟著進了廚房,“言之鑿鑿說我犯奸,哪里有證據呢?你們看見證據了嗎?是誰跟我犯奸了?姓甚名誰?家住哪兒?聯系方式?要不是家里窮的叮當響,我早就告那人誹謗誣陷損害名譽呢!”

    佑母一聽:“照你這話,還是我們拖累了你?”

    佑嘉冷笑一聲默認:“把我趕出去了,指望那三個小崽子養你們?我都這個年紀了,不得考慮給自己的大事?還等著你們給我撿別人不要的那歪瓜裂棗?我可不認那命!”

    佑母嗤:“不認那命?要怪就怪你自己生的不好!丑丫頭還想找個俏郎君?指望對方是個睜眼瞎?”

    佑嘉氣的跺腳:“能不能找下是我的本事!不用你在這兒寒磣我!你那三個小崽子沒拈惹過我的?現在嫌我臟了你們,要臟也是那些臭男人臟!是我嫖了他們!”

    佑父煞著臉喊一聲:“不知羞恥的東西!”佑嘉迎著臉便跟佑父爭執起來,佑母怎么勸都沒人聽。

    正當激烈時,門忽然被推開了,幾個女人沖了進來,喝呸一聲:“就是這小娼婦勾引了咱們的男人!”說罷,一齊沖了上來,拽過佑嘉摁在地上就打,佑嘉嗚呼著喊救命,聲音被憤怒聲吞并。

    門外聚了一堆看熱鬧的鄰居,幾個人上來幫忙,拉開那些滋事的女人。佑嘉被打的面目腫破,臉上如開了個彩帛鋪子,紅的,綠的,絳的齊齊綻放出來。

    佑母大聲號啕:“不帶著這么欺負人的!報警!叫警察!”

    “好啊!正好我想叫警察來呢!”其中一個白胖女人叉著腰站出來,往地上啐了一口:“你家女兒勾引我男人!這賬怎么算?我已經調查出了酒店的開房記錄,朋友圈分組名稱親愛的,還在微信里攛掇著我老公跟我離婚!狐媚子魘道的東西!你可真有本事啊!正好!到了警察那兒咱們一鍋端!”

    佑母一聽,大哭出了聲。佑嘉囁嚅幾下,氣的說不出話來。胖女人身后的女人們也是一口一氣大罵,不堪入耳。佑嘉氣的渾身亂戰,又吵不過那些女人。

    佑父氣的一歪脖子,倒在地上不動了。佑母尖叫一聲,一群人這才慌了,逃的逃,散的散,報警的報警,打120的打120,忙的雞飛狗跳。

    程母見院子里的人一窩蜂跑出來了,悄悄溜進去一瞧,佑父歪在地上打顫,都開始口吐白沫了,忙煞白著臉跑了出來。

    佑嘉哭嚎著上了救護車,到了醫院,經遠房診斷,是急性腦梗引發出的中風,已被推入急診室做緊急手術。

    ()

    1秒記住愛尚:

    
一尾中特高手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