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庫 > 夜先生和亦小姐 > 正文 第三十四章 呵,男人。
    亦真回到辦公室,夜燼絕不在,她知道他又去健身房里打沙袋了。他是個挺通透的人,愛好于他就是不當飯吃當酒喝。他說等賺到的錢足夠安度余生,就買個小島,每天釣釣魚,陪她看看黃昏日落。

    亦真坐在窗邊,這兒的視野不是一般的開闊,天空要更藍一些,似乎伸手就能摸到云,軟綿綿的,棉花糖朵似的。

    她坐在他的辦公椅上打轉兒,意大利的高級定制款,不是一般的享受。窗外的藍天白云從眼底倏忽掠過,似被手帶過的尚未干透的水墨畫,淌著不甚分明的色彩。

    夜燼絕推門,以為是哪個嫌命長的膽兒這么肥,在他的椅子上一個勁兒地轉著圈兒傻樂,走上來拍了拍她的頭:“沒規矩。”

    “你這大少爺一言不合就玩忽職守,我不得趁機揩揩油?”她懶洋洋地抬頭看他,像只慵懶的貓。

    “慣的你。”

    他擰開她備好的礦泉水,身上的短袖被汗水浸濕,有水順著唇角滑過脖頸,她坐著伸手夠不到,只好起身給他擦。

    “你今天晚上真不打算去?”

    “去了不到十分鐘就得被趕出來。”

    他放下水:“我家那老頭兒就是個老頑固,不容忤逆的推塔天王,偏偏心臟不好,為避免正面交鋒,我不得躲著?”

    “我倒覺著你爸跟你更親。”

    難道不是嗎?兒子都忤逆成這樣了,還非挑好的滿意的塞給他不可。亦真推敲著,這夜景權應該是個挺守舊的老貴族,夜燼絕再不好,也是長子,嫡庶尊卑擺著,總不能被次子搶了。

    這樣一想,她就如泄氣的皮球一樣沮喪極了:如果夜景權是推塔天王,那她就是那個即將被推倒的小塔,不堪一擊。

    “想什么呢?”夜燼絕碰碰她的胳膊肘,似洞察了她的內心所想:“自卑啦?”

    亦真當即抬頭瞪他,帶著點幽怨,還摻著點委屈。夜燼絕瞅著挺有意思,指指被汗漬浸透的衣服:“你再這樣看著我,我可就脫衣服了。”

    “脫衣服?”亦真后退一步。

    “負荊請罪啊。”她后退,他就逼近,想摸她的臉,被亦真偏頭躲過了。

    “怎么了這又?”

    亦真推開他,莫名有些生氣,但她不是個無理取鬧的人,選擇去走廊透透氣。剛拉開門,就被甫然撞眼的人驚的一怔。

    秦美美冷睨她一眼,明明穿上高跟鞋和她個頭持平,卻倔強地仰著頭,嘴巴習慣性的嘟起,看著十分欠打。

    “你們聊。”她走出門,夜燼絕本想追上來,一看秦美美在場,頓了步,“有事?”

    秦美美沒有聽到下樓的腳步聲,知道亦真一定站在拐角處聽著,聲音抬高幾個分貝,得意極了:“夜伯伯說讓我們一起過去。”

    亦真以為他會拒絕,不想他竟答應的十分爽快,她被那一聲“好啊”氣的差點吐血。黑著臉“咚咚咚”沖下了樓,聲音挺大,是故意讓他們聽見的。

    夜燼絕的視線越過秦美美,詫異極了,不明白她葫蘆里賣的什么藥。

    蘭博基尼停在夜氏別館的噴泉池前。這是一棟象牙白的歐式風別墅,搭配絳紅色的屋頂,房屋周圍是被精心打理的草坪,只腳下一條鋪著紅磚的路直抵正門。

    秦美美下車后開始拿出鏡子整理頭發,夜燼絕把車鑰匙扔給管家,管家忙吩咐人把車開進車庫。

    “誒,你走慢點啊。”秦美美穿著抹胸的短禮服裙,捺著裙擺,鞋子又高,還得保持大家閨秀的風范,急得滿頭大汗。

    夜燼絕不耐煩的轉過身,“穿那么高的鞋干嘛,窮講究。”

    正門前有一段長長的石階,秦美美走的很喘,夜燼絕也不拉她,就居高臨下的站在那兒不動。

    別說,秦美美雖然個兒不高,身材倒是挺好的,前后凹凸有致。眼睛不自覺瞟到那呼之欲出的胸口,夜燼絕別開頭,裝作什么都沒看見。

    呵,男人。亦真躲在樹后面,恨的咬牙切齒。

    窗簾緊閉的二樓居室內,夜阡陌重新固定了一下耳朵上的藍牙耳機,淡淡啜了口英吉利紅茶,“秦小姐肯嫁,他未必肯娶。”

    那頭的男聲還在繼續,夜阡陌拉開窗簾,眼睛忽而閃了閃。

    “上次我見著美美,還是個小丫頭呢,一眨眼都成了亭亭玉立的大姑娘了。”

    “女大十八變,這孩子的長相隨她媽。”

    餐廳內,夜景權舉起酒杯同秦巍對酌,秦美美坐在夜燼絕的對面,吳儂軟語搔首弄姿。夜燼絕漫不經心地側過頭,有一搭沒一搭應付著秦美美,瞥了眼沒有動靜的手機屏幕,微微有些失落。

    “我看他倆挺合適的,也算是青梅竹馬,可以先試著處處看。”夜景權瞥了眼全程“坐禪”的夜燼絕,“你說呢?”

    他低頭吃菜,想也不想就答:“死了這條心吧,我有女朋友了。”

    “成天在外面不務正業,盡沾些不著調的。”夜景權冷了臉色,指著他的臉,疾言厲色:“趕緊和外邊那些亂七八糟斷了,不像話。”

    夜燼絕還沒來得及說話,夜景權就厲聲嗤道:“你要有阡陌一半的聽話……”

    “那你把她許給夜阡陌不完事了?”夜燼絕“騰”地起身:“吃飽了,告辭。”

    “你給我回來!”夜景權氣的破口大罵,夜燼絕置若罔聞,轉身就走,一記湯盅砸上來,被他偏頭躲開了。

    秦巍連忙追出來,攔住夜燼絕:“你爸現在可不比從前了,不能老惹你爸生氣。”

    夜燼絕覺著挺可笑,正想和這老狐貍理論幾句,一顆小石頭忽然“嗖嗖”砸了上來,結結實實打在了他的后背上。

    他回頭,秦巍還想再說,夜燼絕已轉過身,朝著身后一棵樹走過去,秦巍跟過去,驚覺樹后面突然跑出一個女孩兒。

    “來都來了,你跑什么。”夜燼絕一把拽住亦真:“怎么的,瞅著我恨的不行,拿小石子砸我泄憤呢?”

    “你就是故意的!”她氣的咬他的手,夜燼絕痛齜一聲:“你屬狗的啊!”

    “我都看見了!”她氣的踩他的腳,被夜燼絕躲開,這下她更生氣了,開始張牙舞爪地追著夜燼絕打。

    “你看見什么了!”

    “臭不要臉!你一個勁兒瞅著人家胸口看!”

    “我哪有一個勁兒瞅著她胸口看!”夜燼絕驀地止步,伴隨著“咚”的一聲悶響,她的鼻子迎面撞了上來。
一尾中特高手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