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庫 > 夜先生和亦小姐 > 正文 第三十三章 小媳婦當家,頭一回。
    亦真一覺醒來,覺得肚子很餓,再一摸旁邊,涼的。

    拉開窗簾,七點鐘的陽光照在臉上,不算太熱。她等了一會兒,才看到夜燼絕跑步路過。

    “夜燼絕!”她半個身子探出窗外,朝樓下的他揮手。

    夜燼絕也看到了她,放緩速度,示意她把身子縮回去。

    亦真趿拉著拖鞋,走進廚房,煎了兩個三明治,還煮了兩杯咖啡,用的是從美國買回來的咖啡豆,誰叫夜先生喜歡喝咖啡呢。

    公寓不算大,兩人住剛剛好。一開始他想挑間別墅,亦真覺著怪冷清,她喜歡溫馨的小家,太大了反而覺著沒有安全感。

    “確定不用請個阿姨?”夜燼絕在水池沖了把臉,對著鏡子刮起了胡子。

    “自己的家,當然要自己打理啊。”亦真把三明治擺在餐桌上,今天她的心情很好,拿著手機拍照發起了朋友圈。

    “這咖啡挺香。”他啜了口咖啡,“一會兒有事嗎?”

    “借住的朋友走了,鄰居阿姨愿意照顧豆芽,我得送人家點東西表示感謝啊。”亦真咬了口三明治:“你有事嗎?”

    他拿著手機,給她的朋友圈點了個贊,想也不想就答:“不急那一下,我和你一塊。”

    亦真詫異的不行:“怎么你對公司的事一點都不上心呢?”

    “錢這東西,夠花不就成嗎。”他喝光最后一口咖啡:“我在你包里放了張卡,密碼是你的生日,甭客氣。”

    亦真一愣,打開包看了看,居然是張黑卡。

    “你對我也太好了吧。”亦真看著拿著這張卡,有種暴發戶翻身的感覺,她決定先吃上一頓小龍蝦。

    他笑他家小姑娘:“難道你對我不好嗎?”

    喜歡這事多簡單,揣著顆赤誠的心去照亮他,這樣他看向你時,眼里也都是光。所以為什么喜歡一個人會犯傻甚至變蠢,因為面對那個人,你放下了套路,忘記了偽裝。

    他高中時和家里的關系并不好,也不是個喜歡在女人身上揮霍的主。起初亦真以為他沒錢,還經常給他送飯,有天她問他什么時候能去他家看看,他挺抗拒的回答:“沒門兒。”

    她沒有窘,眼睛睜的大大的:“原來你家連門都沒有呀……沒關系,我們可以一起努力把門買上……”

    他沒忍住笑出了聲:別人是揣著明白裝糊涂,你是真的傻。不過傻人有傻福,她成了他第一個領回家的女孩兒。

    吃了早餐后兩人去逛樓下的超市,他推著推車走在她旁邊,瞅了瞅她臉上的小表情,還挺正點。食用油要挑搞活動的時買;有折扣;酸奶蛋糕要雙份,第二天容易不新鮮;衛生巾要買八片裝的還是十二片裝的?她掰著手指頭數了半天,發現沒太大區別。

    “小姑娘剛開始過日子吧?”一個阿姨指著貨架下面的雞蛋:“買雞蛋青菜啊,要向里面翻一翻,新鮮的得在里面找。”

    “還有這大包薯片,得看價格和凈含量的比值,沒小包的劃算。還有這和視線平行、方便拿的東西,價格都比較高,你得看看上頭和底下的……”

    夜燼絕伸手拿下貨架頂的薯片,扔在推車里,把胳膊勾在她肩上,似笑非笑地看著她,“小媳婦當家,頭一回呢。”

    看過豆芽,一上午就過去了。兩人回家癱在沙發上,刷著手機打算訂外賣,夜景權的電話就打了進來。

    “今晚你秦叔和美美要來,你準備準備,晚上回家吃個飯。”

    亦真在旁邊聽著不對勁,這是要聯姻的節奏呀!

    “我回去干嘛?你找夜阡陌吧,我有女朋友了。”

    夜景權在電話里冷斥:“你在外頭怎么玩兒,和誰玩兒我不管,但今天晚上你必須回來。”

    “哦。”夜燼絕掛了電話,扔在沙發上,臉上沒啥表情。

    亦真乜他一眼:“現在怎么辦?”

    他換了個姿勢,“當然是不去了,找不痛快啊。”

    亦真想想,也是。現在還不到著急的時候,選擇權最后落誰手里還不一定呢。

    下午夜燼絕帶亦真回公司處理事物,亦真在車上簡單化了個妝。秦巍仍沒有出現在公司,亦真穿著小西裝跟在夜燼絕旁邊,手里抱著文件,重拾小助理的日常。

    不得不說,公司里真的有要變天的節奏,一批老員工被撤下去,換了一批新面孔。亦真掃掃那些新人,瞥了眼夜燼絕,發現他臉上還是沒啥表情,似乎一切都在他的意料之中。

    Crystal見到她挺開心:“你回來了,我的工作量就減輕了一大半。”

    亦真煮著咖啡,睞她一眼:“我哪有你的工作能力強。”

    “不是工作能力強的問題。”Crystal喝著咖啡,話嘮起來:“Boss平均三天就要換一個助理,一開始我以為是他太難搞——好吧他確實挺難搞,不過更多的是因為他對這些人不信任。可現在不一樣,沒什么人能讓他這么信任了,除了你。”

    亦真覷眸:“那你也是他信任的人?”

    Crystal哈哈笑出聲:“我不是他信任的人,我只是不會背叛他的人。”

    亦真沒來得及思忖這其中意味,冤家就上門尋仇了。十厘米的恨天高在地上踩的咔咔直響,只見秦美美穿著精致無褶的小西裝走了過來,朝亦真翻了個巨大的白眼。

    幾日不見,秦嚴升職成了總裁,秦美美則跑到公司成了策劃總監,一切就跟鬧著玩兒似的。

    “你居然還敢回來?”

    秦美美一見亦真就氣的牙癢,亦真才懶得搭理她,繼續煮咖啡。

    “你知道今天晚上是什么日子嗎?我爸和夜伯伯那邊已經說好了,今天晚上就定下我和夜燼絕的婚事。”不得不說秦美美真是學聰明了,都知道要隔著Crystal放箭。

    “哦。”亦真把煮好的咖啡倒進咖啡杯里,同情地看了秦美美一眼:“謝謝你啊,今晚我會向秦始皇借兵三百萬,帶著大部隊打過去,你做好準備。”

    秦美美詫異的看她一眼,一時竟不知說什么好,無聲的囁嚅幾下嘴唇,指著亦真的臉,半晌才擠出一句:“你癡人說夢!”

    “你也是啊。”亦真斜了秦美美一眼,端著咖啡朝辦公室走去,離開前還沖秦美美扮了個鬼臉。秦美美氣的七竅生煙。
一尾中特高手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