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庫 > 生活系游戲 > 正文 第二百三十三章 點菜
    “服務員。”莊吏招手。

    莊吏是最先在門口圍觀的兩人組中的路人,成為了抽中1000元代金券的8位幸運兒之一,也因為自己的幸運成功擁有了姓名。

    “你好,先生,請問有什么問題嗎?”離莊吏最近的房梅走過來問道。

    “你們這點菜系統我有點看不懂啊,這同一道菜怎么菜價還不同?你看這個,同樣是地三鮮,江建康就是48塊,江楓是36塊,周時是32塊,沈毅是28塊,江衛國66塊,江衛明居然要88塊?”莊吏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還有這個,姻緣套餐,剁椒魚頭和菜包雞組合價188塊,這個名字也奇怪了,還限量6份。還有這個減肥力薦,這個解壓必選,同樣是李鴻章雜燴它怎么就賣688還限量一份,下面的李鴻章雜燴就只要566一份還不限量。你們這個菜單讓人有些看不懂啊!”

    房梅面帶微笑,道:“是這樣的先生,由于我們店的每位廚師的廚藝水平不同,為了給您更好的用餐體驗,不同廚師的相應的菜價也不相同。限量菜則是因為制作方法有些特殊,為了保證質量必須限量,而且我們店每個月會重新試一次菜,更改菜單,重訂菜價,如果您對菜品有任何不滿可以在結賬前用平板點擊菜品評價或者提意見,語音評價和文字評價都行。如果您的評價中肯有用,我們會送您隨機價值的代金券。”

    莊吏恍然大悟,道:“哎,早說嘛,虧我和我朋友研究菜單研究了這個久。”

    房梅一臉歉意,道:“真是不好意思,這是我們工作上的失職,浪費了二位的時間,不如等會兒我給您二位送一扎酸梅湯當做彌補。請問您二位還記得帶你們進來的服務員是哪位嗎?”

    “我記得頭發好像有點黃,誒,就是那個!”莊吏的同伴指向齊柔的同鄉。

    “好的,很抱歉浪費了您二位的時間,我現在就去給您二位拿酸梅湯。”房梅離開,在心里給齊柔的同鄉劃了個叉。

    爛泥扶不上墻。

    “快快快,看看酸梅湯多少錢!”白賺了一扎酸梅湯,莊吏的同伴比交了女朋友還要開心。

    畢竟女朋友虛無縹緲,酸梅湯馬上就到。

    “88,我的天哪,這家店買的東西真貴啊!”莊吏驚呼。

    “你也不看看這地段,隔壁商場那破店一塊生牛肉配薯條用麻辣香鍋的鍋給你端上來都敢叫經典法式套餐賣你168一份,哎,不說了,越說越生氣,看看下面還有什么菜,誒,還有粵菜,咱們點一道粵菜吧!”同伴加入點菜單的行列,“我上次去粵省出差吃他們那兒的干炒牛河可好吃了,點這個,孫繼凱的,他的便宜28。”

    “沒事,咱有代金券不差錢,點貴的,點這個36的,反正等待時間才17分鐘。”莊吏豪情萬丈。

    除了少數幾桌像莊吏這樣碰上了同一個不負責任的服務員導致點菜出現了問題的食客,大多數食客的用餐體驗都非常良好,光玩點菜系統就能玩上十幾分鐘。雖說有今日力薦這種專門為選擇困難癥開設的專區,但每一個合格且優秀的選擇困難癥患者都會在看完每一道菜糾結完之后再去點今日力薦里的菜品。

    c區那邊不存在點菜的問題,涼菜上完后就開始陸續上熱菜,每道菜都有間隔時間,有條不紊,一道接一道。

    菜的數量不算多,熱菜一共只有八道,其中江衛明的炮豚和季雪的瓦壇花雕雞都是壓桌硬菜,江楓的拔絲山藥作為壓桌甜品排在第五道上。

    貴精不貴多,c區每桌也才十位客人,上太多菜也吃不完。

    夏穆苪全程都沒有伸筷子,一直在靜靜地打量著周圍的客人。

    “夏師傅,這菜都挺不錯的,尤其是這壇子肉,和永和居的比起來都不遜色,你……哦,不好意思,是我忘了。”坐在夏穆苪身邊的和他相熟的食客本想邀請他吃一塊壇子肉,突然一下反應過來夏穆苪的身體狀態應該不能支撐他吃這么油膩的食物,不由得拍了一下自己的腦袋。

    “瞧我這記性,我剛剛聽服務員說下一道菜是白灼菜心,那道菜夏師傅你可以好好嘗嘗。”

    白灼菜心屬于粵菜,菜心的質量很重要,煮菜心時火候的把控也很重要,火候控制口感,醬汁控制味道。孫繼凱雖然基本功不行被老爺子嫌棄,但他好歹也是孫冠云手把手教出來的傾注了無數心血的長孫,白灼菜心的醬汁調得還是相當不錯的,這道菜白灼的部分由江衛明來把控,醬汁則是孫繼凱來調配。

    說曹操曹操到,與夏穆苪相熟的食客話音剛落,白灼菜心就上來了。

    菜心鮮翠欲滴,就像玉雕師父精心雕琢出來的翠玉,泛著光,壘在盤子里壘成了一座翠綠的小山峰。

    “呦吼,這道菜好看,老佟你等下不許先下筷子,讓我拍完了再動筷子。”裴盛華突然興奮。

    “呵。”佟德晏正在考慮要不要屏蔽這貨的朋友圈。

    天天晚上12點準時發當天拍的美食圖片,就算他的好友幾乎全是廚師這也不能忍。

    看在裴盛華是自己為數不多的朋友的份上,佟德晏等他挑了個好角度拍完照片才動筷子夾起一根,菜心脆嫩,清爽而不失風味,就是醬汁似乎有些配不上這道菜白灼的手藝,差了點意思。

    “這菜心不錯,火候相當不錯,老佟你不行啊,我上次吃你做的白灼菜心就不如這個。”裴盛華一邊吃著白灼菜心一邊道。

    “我上次做的是蒜蓉菜心。”佟德晏道。

    裴盛華:“……差不多,都是菜心,你這火候把控得不如這道。”

    佟德晏不再理他并給了他一個嫌棄的表情。

    另一桌上,夏穆苪嘗了一口菜心之后又放下了筷子,面上不顯但心情好了不少。許成和夏穆苪同桌,見他一直都沒吃什么東西,抬手召喚服務員。

    季月就在c區這邊候著,她也認識許成,走過去微笑地問道:“許先生,請問有什么需要?”

    許成也認出了季月,畢竟他前幾個月在健康炒菜館也吃了挺多頓飯,一時還有點驚訝,沒想到江家不光店搬了連服務員都一并搬過來了,全體員工一個沒少。

    “可以點菜嗎?”許成問道。

    “當然可以。”季月去給許成拿平板,頓時引起了其他人的注意。

    “許先生要做什么?”

    “好像是要點菜。”

    “還能點菜?”

    “你這話說的,飯店什么時候不能點菜了。”

    “要不我們也看看菜單?”

    有的人說做就做。

    “服務員,點菜!”

    PS:(算過字了不算錢)

    從上一章的章節名大家就可以看出來我最近因為期中復習神智不清。(??;ω;`)

    下周三考完最后一門,周四恢復兩更。

    完。

    .com。妙書屋.com

    
一尾中特高手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