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庫 > 大降頭師 > 正文 第830章 拼死一搏
    我真是沒想到原來這個瀨尾大悟我早就認識了,竟然就是一直跟在沈夢身邊的龍婆登!

    瀨尾大悟大笑道:“怎么,認出我來了?是不是很后悔沒有把我給殺了?哈哈哈。”

    我咬牙道:“快放了我朋友!”

    瀨尾大悟笑道:“想讓你朋友安然無恙就乖乖按照我說的做,否則不光是他們,就連你們也要死在這里,你們已經沒有后路了,用你們中國人的話說就是華山一條路了,自己考慮清楚吧。”

    瀨尾大悟說完就重新返回了艙室,這時候圓柱體煙囪上忽然分裂出了兩根半圓弧鋼架,圍著艙室慢慢旋轉,發出幽藍色的電流和噼里啪啦的聲響,圓弧鋼架旋轉的速度越來越快,產生了一股強烈的風在這個地下空間里呼嘯,發出鬼哭狼嚎的呼呼聲。

    我盯著艙室不住喘氣卻又無可奈何,阿贊峰和阿贊帖娜曼站到了我身前,阿贊峰說:“雖然我聽不懂他在說什么,但這都無關緊要了,我感應到了這機器里有大量的陰靈在悲鳴,我大概明白怎么回事了,這些陰靈被作為了這臺機器的燃料,但陰靈也是這世上的一種生命,它們不該被這機器吞噬,我和阿贊帖娜曼會妥善控制這些陰靈,你去做你該做的事吧!”

    阿贊峰淡定的朝著時空機器走去,阿贊帖娜曼緊緊跟隨著他過去了,本來我還想阻止,畢竟阿贊峰才剛剛被救活,如果就這么過去等于送死,準被輻射弄的沒救了,但很快我就發現阿贊峰深情款款的看向了阿贊帖娜曼,還牽起了她的手,阿贊帖娜曼的眼里充盈著淚水,臉上露著滿足的表情看著阿贊峰,看到這里我知道我不該阻止他們了,他們選擇了愛情,選擇了共赴生死。

    丁毅愣道:“羅輝,你怎么不阻止他們,就這么過去等于是在送死啊。”

    我哽咽道:“想要成功阻止瀨尾大悟,就一定要有人去控制燃料倉里的陰料,我不知道這樣值不值得,但我們沒得選擇了,丁隊,我一定要進入艙室阻止瀨尾大悟!”

    丁毅遲疑片刻,握了下拳說:“今天能參與到這種歷史性的時刻里已經是我丁毅的榮幸了,去他媽的輻射!”

    我說:“丁隊,你本不該來泰國被卷入這件事的,但......。”

    丁毅打斷道:“媽的,這都什么時候還說這些,快啊!艙室里的瀨尾大悟交給你了,燃料倉交給你師父師娘,救人就交給我和王先生!”

    王繼來有些不滿丁毅的指揮,說:“我不喜歡救人,羅輝,我們能不能換換,艙室里的那個敵人給我對付,這樣我會更興奮。”

    我沉聲道:“繼來兄,我們不是在玩啊,你不了解這臺時空機器,一味地殺人是沒用的,我還要想辦法把這臺機器停下來,你懂艙室里那些信號燈代表著什么嗎?我可能多少會懂一點。”

    聽我這么說王繼來的表情凝重了起來,說:“那好吧,你可千萬別死了,你是我王繼來唯一的朋友和對手了。”

    我啞然失笑。

    我們一起靠近了時空機器,此時阿贊峰和阿贊貼娜曼已經找到了進入時空機器的艙門,王繼來和丁毅跟著他們鉆進了艙門,我深吸口氣,抹去不斷流出的鼻血,扒著時空機器外部的電纜和儀表,慢慢朝上攀登。

    我艱難的爬到了時空機器的大肚子上方,沒想到近距離暴露在輻射下會這么難受,我的鼻血雖然已經止住了,但取而代之的卻是另外一種不舒適,我有一種極度缺水的感覺,身體的器官、血管里的血仿佛都被吸干了似的,但我現在顧不上這些了,撐著難受的感覺繼續往上攀爬,越接近艙室那兩根弧形鋼架旋轉所產生的強風就越讓人站不穩,幾次我都差點摔下來了,幸好圓柱體煙囪上還有很多雷達,這給了我很好的落腳點。

    這個時空機器肯定不是未來時空機器的樣子,多半是瀨尾大悟利用未來時空機器的相同原理,然后利用這個時代能夠找到的材料打造出來的,簡陋笨重不說,肯定也很危險,否則他不會還需要我這樣的人來給他當“總工程師”了。

    我扒在煙囪上等待機會,在一根弧形鋼架劃過去后我立即一個蛙跳躍了上去,扒住上面一個雷達的邊沿,與此同時另外一根弧形鋼架貼著我的腳底就擦了過去,我有驚無險的爬上了艙室所在的頂上,只見艙室的中間有臺透明的蛋形設備,大量的電線連接在上面,電線的另外一頭連接在艙室的里閃著信號燈的儀器上,瀨尾大悟就坐在這蛋形的設備里!

    我打開艙門沖了進去,瀨尾大悟怒不可遏的從蛋形設備里爬了出來,不由分說就朝我撲了過來,此刻我們用什么咒法都沒用了,最有用的反而只有這血肉之軀了,我們扭在了一起搏斗,我的身體由于遭受到了輻射,根本使不上勁了,但阻止瀨尾大悟回到過去改變歷史的強烈念頭驅使著我的肢體在動,我抱著瀨尾大悟一起往電子設備上撞,設備發出了陣陣警報和蜂鳴。

    瀨尾大悟瘋狂的嘶吼著什么,但他嘶吼的都是日語我根本聽不懂,只見那蛋形設備忽然旋轉了起來,艙室開始了抖動,兩根弧形鋼架轉的速度越來越快了,到最后都看不見鋼架了,就好像在高速旋轉的風扇扇葉,只剩下電流的幽藍色透明光暈,透過光暈我看到了王繼來和丁毅把黃偉民和沈夢救出了時空機器,他們站在電梯門附近抬頭朝艙室仰望著,我看不到他們的表情。

    黃偉民突然跪在了地上,痛哭流涕,扯著喉嚨大喊:“羅老師對不起,都是我的錯,按照找到了琥珀陰料都沒告訴你,我太自私了,我不去想救我兒子了,只要你能下來,求你了,快下來吧,別死啊,你死了以后誰跟我抬杠斗嘴啊......。”

    我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一尾中特高手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