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庫 > 重生之黑鐵的榮耀 > 正文 第二百七十四章 蘭德斯城堡
    第二百七十四章蘭德斯城堡

    斯克里上尉帶著第四大隊和營部后勤部門的人員和物資抵達克里勞斯伯爵城堡的時候已經是半個多月之后了。

    克洛德將這片地區的現狀告訴他:“這里一共是十四個貴族領地,這個叫洛伊凱德.巴.克里勞斯的伯爵領地是這里最大的,剩下的是三個子爵領地和九個男爵領地。不過這些領地除了那六個被我們抓住的倒霉蛋中有四個是這里的領主之外,其余的領主據說全部逃亡到北部灣去了,那四個領主的家人也跟著他們逃亡了……

    目前第二大隊駐守在左邊十余里外的維克多子爵城堡,第三大隊駐守在右邊二十里外的克拉夫特男爵城堡。這段時間我們在這片地區進行了詳細的搜查,收攏的領民將近一千余人,但大部分都是老弱,青壯男女還不足一百,現在都安排他們居住在這座城堡旁邊的村莊里。除了采摘野菜捕魚之外,還需要我們提供雜糧給他們維持生計。

    我本來想安排他們進行開墾種植,但缺乏種糧和農具,離開這些領地的人把能用的東西全部給帶走了……”

    斯克里上尉點點頭:“我收到你的信鴿通信,已經在松鼠村調集了一批種糧和菜籽,還有一些農具過來,接下去就可以安排人種植了。不過這片地區有十四個領主,怎么就剩這么點人?”

    克洛德從桌上拿起一疊破舊的文件檔案:“這些都是我們在那些領地城堡和住宅里搜索到的領地文件,其中大部分是關于五六年前這些貴族領地人口普查的文件資料,我統計了下,那時這片地區總共有五萬左右的領民,其中有兩萬多是青壯男女。但戰爭爆發之后,三年多來坎納斯公國已經在這片領主領地強制征召了三次,大概有八千多男子被征召入伍。

    剩下的男丁據說被這些領主帶領準備去南部三郡搶劫,留在這里的那個管事的老頭說這些領主原本打算去南部三郡擄掠一些青壯過來填補領地的勞力空缺,只是他們在松鼠村大敗之后,那些領主們逃回來就收拾財物帶著家人逃亡北部灣,放棄了這片領地。沒了領主,剩下的領民就沒了著落,能動彈的都跟著離去了……”

    斯克里上尉釋然:“也是,沒了男丁,領地剩下的都是老弱婦孺,這些領主很清楚他們抵擋不住我們的兵鋒,不走就是等死了。對了,我把那邊四百多的俘虜都帶過來了,可以安排他們去干活。”

    克洛德聳了聳肩:“這些事得你負責,我準備帶一大隊去前面六里外的蘭德斯城堡駐守,那是一個男爵領地,城堡邊是個河灣,地勢比較險要。這樣我們游兵一營四個大隊就以菱形分布駐守在這片地區,即使發現敵人也可以互相呼應支援。營部就駐扎在這里,這座克里勞斯城堡是這片地區最大最堅固的城堡。如果敵人來襲擊的話完全可以將所有人退到城堡里防守。”

    斯克里上尉臉色一變:“你認為敵人還會來?”

    “難說,”克洛德搖搖頭:“那些領地貴族雖然放棄了領地逃亡北部灣,但我猜想他們一定不甘心領地就這么白白被我們給占領。如果讓他們自己組織軍隊來收復這片地區他們可能不敢,不過那些領主完全可以將失地的責任推到坎納斯大公的頭上,認為是征兵征的過多以至領地沒有了守備力量,他們會讓坎納斯公國的軍隊來幫助他們收復這片地區。

    我這么說并不是憑空猜想,因為剛剛占領這片地區的那兩天,就有士兵晚上聽到了馬蹄聲。早上發現路上有蹄印一直向北,我們派出士兵追蹤,可惜沒有任何收獲。我認為這很可能是那些領地貴族埋伏在這片地區的人手,他們的作用就是確認我們占領了這片地區,這才回去向那些領地貴族報信。

    對一個領地貴族來說,領地是他們家族興旺延續下來的保證。我一直在考慮那些領地貴族為什么會這么輕易的放棄了這片地區,放棄了自己家族的領地。現在我認為那些領地貴族前往北部灣并不是真的放棄了領地,他們這么做的原因只是為了擺脫那些沒用的老弱領民。

    很簡單的道理,領民是領主的附庸。他們是領主的財富創造者,無論是家庭還是個人,都是屬于自己的領主。從某一方面來說,領主同樣也對自己的領民負有責任,保證他們的一家衣食無憂才能讓他們為自己勞作效力。從這點來說,領民中的青壯才是領主最看重的。

    現在這片地區那些領主的青壯領民大部分被公國強制征了兵,剩下的青壯跟隨他們去擄掠南部三郡,結果在松鼠村全軍覆沒,能逃回來的不足十分之一。如果這些領主不離開領地的話,那么他對自己領地那些戰死領民的家屬就負有責任,需要花費大筆的錢財來養活這些不怎么能干活做事的老弱領民。所以他們一走了之,與其說他們放棄了領地,還不如說他們放棄了自己的老弱領民。

    沒了領主,留在這里的領民就失去了依靠,他們沒有種子沒有活干,也領不到領主發下來活命的糧食。所以能走的都走了,就剩下那些無依無靠實在無處可去的老弱。而那些領主完全可以借口他們失去了青壯沒辦法抵抗我們的進攻,要求坎納斯大公出兵為他們收復領地。等戰爭結束后,他們可以用領地遭受戰亂的借口獲取公國的補償,再重新招募青壯到他們的領地當領民……

    我這么說還有一個證據是,那些領主雖然離開了自己的領地,但他們仍然或多或少留下了幾個年紀大的仆人來管理維護他們的城堡和住宅,借口都是一樣的,準備出售他們在領地的不動產。但我們都知道,戰爭期間沒有大商人會來購買他們這些得不到保證的物業,尤其是他們的領地還面臨著我們的進攻。所以我認為這都是借口,那些領地貴族還做著卷土重來的美夢。

    另外,就象桌上我們搜查到的這些文件,大多是以往的收稅人口統計物資處理這些已經過時沒用的資料,有關領地證明地契什么的一件都沒有。這表明那些領主把領地這些有用的文件都帶走了,這可不象是放棄領地的樣子。這也證明他們說的想出售不動產的借口純粹是騙人的,否則不會不留下那些地產證明文件。”

    斯克里上尉的臉色有些嚴峻:“你的設想很有道理,我們確實要做好防備。不過我將你發現這片地區的領地貴族放棄領地逃亡的報告轉交給前線指揮部后,前線指揮部命令我們駐守這片地區,并向草原中心地帶進行偵察,查探坎納斯公國是否有調集兵力的舉動。你既然帶著一大隊駐守前面的領地,那這個任務就交給你了。”

    從地圖上看,克洛德決定前往駐扎的那個蘭德斯男爵的領地正是這片地區和大草原的邊沿,出兵偵察倒是最方便的,這個偵察任務給克洛德的一大隊很合適,不用斯克里上尉交代克洛德自己也會派偵察兵進入大草原。

    “還有件事,”克洛德說:“我們駐扎在這里也算是孤軍深入,希望后勤補給物資能多準備些。這片地區的領主和領民都逃走了,地方雖大卻沒有我們可征集的物資,所以都需要靠后方給我們運送。另外,二大隊和三大隊進駐維克多子爵城堡和克拉夫特男爵城堡,我讓他們好好搜查下兩個城堡是否存在著密道暗室什么的,這都是防御時需要注意的地方。你得催促他們一下,別大意,我在這座克里勞斯伯爵城堡里就發現了兩條與外面相通的密道和一個暗室……”

    “我知道了,我會催促二大隊和三大隊好好搜查他們的駐扎城堡的。至于物資,我會讓后方將我們所需要的盡快的運送過來,這點你可以放心。”斯克里上尉點頭答應道。

    在克里勞斯伯爵城堡過了一夜后,克洛德與斯克里上尉告別,帶著郎斯特士官長這個步兵中隊和洛基德士官長這個火炮中隊前往六里外的蘭德斯男爵城堡。直線距離雖然只有六里左右,但克洛德等人依然走了大半天,因為蘭德斯城堡這邊有個大河灣,克洛德等人要繞過這個河灣,再走三里多地有個簡易的木板橋,得在那里過河。

    蘭德斯城堡就坐落在這個大河灣的土丘之上,比伯爵領的那個克里勞斯城堡規模小了很多,連城墻也是石木結構。下半部分是亂石結構,上半部分是原木搭建而成。而那個克里勞斯伯爵城堡卻全部是石塊砌成,從防御的性能上來講,克里勞斯伯爵城堡的城墻也比蘭德斯城堡的四米城墻高了兩米多。

    不過蘭德斯城堡地勢險要,本身坐落在一座小土丘上,旁邊又是一個大河灣,原來的領主蘭德斯男爵讓人圍繞著小土丘挖掘了一條七八米寬的深溝做為護城河,與大河灣連在一起,猶如一條銀亮的河流將小土丘和大草原分隔了開來。草原牧民往往不習水性,這七八米寬的河流就成了他們很難逾越的天塹。

    克洛德等人到達蘭德斯城堡的時候發現小土丘至小河溝的河畔全是白花花的羊群。留守的迪亞維德帶著一小隊的士兵站在河對岸放下四米來長的原木吊橋迎接克洛德的到來。

    “這些羊哪來的?”克洛德問。

    “都是馬克奇和默德他們兩個帶著人在大草原上抓來的,已經抓了二十來戶牧民,這里的羊都有一千多只了。”迪亞維德回答。

    克洛德站住了:“那些牧民家庭有沒有青壯?”

    “這個,倒沒有,年紀大的是四十五歲以上的老牧民,小的是十二歲以下的孩子,別的都是女的。”迪亞維德想了想回答。

    “明天你帶人押著那些牧民和羊群到克里勞斯伯爵城堡去交給斯克里上尉,讓他來處理。這里是前線,不能讓牧民留在這里。”克洛德吩咐道。

    “這是長官,這些羊都交給營部嗎?”迪亞維德有些不舍。兩國交戰,這些牧民是坎納斯公國的人,他們的羊群對士兵來說都是屬于可擄掠的敵產,這也是來外快的方式之一。

    “留個一兩百只在這里讓大家嘗嘗鮮,其余的都帶過去。你還想賣這些羊嗎,這時候誰會過來買這些羊,你總不能自己帶它們出去放牧吧。交給營部,你們還可以以征集物資有功獲得個二三級功勛,那邊很缺乏新鮮的肉食……”

    “好吧,老大,我聽你的。”迪亞維德說。

    克洛德繼續往小土丘上的城堡走去:“城堡里面搜索過了沒有,有沒有發現密道什么的?”

    “沒有,老大,密室倒有一個,我懷疑原來是倉庫,現在都是空蕩蕩的。至于暗道沒有發現,我想這里不可能有暗道。畢竟旁邊就是大河灣,這里要是挖掘一條暗道通到外面那肯定會漏水甚至被水淹沒。如果不想漏水的話那需要花費很大的成本代價,你看這個蘭德斯男爵的城堡都這么簡陋,他肯定不可能有錢修建一條通到外面不漏水的暗道。”迪亞維德振振有辭的說。

    這話說得倒很有道理,克洛德點點頭:“駐守這里有什么困難嗎?”

    “有,老大,我們缺乏足夠的燃料。”迪亞維德連忙說:“我已經讓士兵們將方圓四五里之內所有的灌木和樹木都砍伐收集起來,才堆了小半屋的木柴。我估計我們大隊駐扎在這里不到半個月就沒柴火煮飯和燒開水喝了。這里的牧民用的燃料是馬糞和牛糞,可我們現在戰馬不多又沒有牛群……”

    這確實是個大問題。克洛德想了想說:“明天你押解那些牧民和羊群回去后讓斯克里上尉派遣一隊俘虜去山區邊砍柴燒炭,我們起碼得在這里囤積可持續半年用的燃料。對了,默德和馬克奇他們什么時候回來。”

    迪亞維德抓了抓腦袋:“我估計他們回來大概會在明天,現在他們搜索的范圍越來越大,花費的時間越來越多。這十來天出去都是兩三天才回來,馬克奇是前天中午吃過飯后帶隊出發的,默德是昨天上午走的。”

    “恩,這次回來之后沒必要讓他們出去了,以后進行偵察全部用戰馬,步兵留在這里加強修建防御設施。”

    “老大,沒必要修建什么防御設施吧?我覺得這座城堡就挺好的。”迪亞維德說。

    “不行,如果敵人來了我們全部躲進這城堡里,就成了甕中之鱉。要是敵人帶了重型的攻城火炮,那這座城堡我懷疑挨不了幾下,到時想逃到都沒地方逃去。那個蘭德斯男爵修建這座城堡防備的是別的領地貴族,這樣的城堡在領地貴族之間的武裝沖突中是無法攻克的象征,但面對正規軍隊,根本就抵擋不了多長的時間。”

    “好吧,老大,你說了算。”迪亞維德說。

    
一尾中特高手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