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庫 > 重生之黑鐵的榮耀 > 正文 第三百九十三章 招攬
    第三百九十三章招攬

    “克洛德,為什么你要用銅皮來做子彈殼?”

    “為什么子彈殼要比子彈頭大一圈?”

    “為什么子彈頭不是圓形的,你要把它弄成圓錐型的?”

    “為什么整顆子彈不用全放在槍管里也可以射擊的這么遠?”

    “你是怎么想出左輪手槍這個設計概念的?”

    “還有,克洛德,你這個轉輪連發的設計真是天才的想法,你是怎么想到的可以告訴我嗎?”

    “對了,克洛德,如果我把這個左輪手槍的槍管加長,后面加上槍托,那么是不是可以制造出一支左輪長步槍來?”

    ......

    索尼婭夫人這會化身為十萬個為什么寶寶,一手拿著把左輪手槍愛不釋手的打量,一手抓著克洛德的胳膊不停的提出自己的疑問。

    克洛德已經翻了白眼,心說我哪知道子彈殼為什么要比子彈頭大的原因啊,反正這左輪手槍的成功只是借鑒了前世老大那把模型手槍的構造和西部片留下的印象。真讓克洛德解釋他也只能胡謅一些似而非是的概念了,畢竟旁邊還有個伯德大師正豎著耳朵準備傾聽他的回答,這關系到招攬能不能成功的問題,不由克洛德不小心一些。

    “你先放開我,索尼婭,其實你剛才提的問題很多都是相連并重復的。”克洛德咳嗽了兩聲正色回答,等索尼婭松開了他的胳膊,他才邀:“伯父,索尼婭,你們先和我回試驗室吧,那里有紙有筆,我可以和你們說說我設計這把左輪手槍時的思路與想法。”

    回試驗室的也只有克洛德,妹妹安娜,索尼婭和伯德大師四人,小馬克想學騎馬,克洛德便吩咐麥杰克好生照料他這第一個教子,至于大個子格米,照樣是站在試驗室門外警戒。

    “我很小的時候,就不喜歡短銃。相比長的火槍,它的威力實在是太小了,而且裝填同樣的繁瑣。”克洛德是這么開場的:“我那時常常想不明白,為什么短銃的身長都有制式火槍的一半或者是三分之一長,但射程和威力會相差這么大呢?”

    克洛德看了看索尼婭,給了她一個微笑:“十年前東部地區大戰的時候,我還是一名尉級軍官,需要帶兵親自上陣,按照尉級軍官的武器配備我需要攜帶短劍,制式火槍,還有一把綁在大腿側的短銃。

    事實上這把短銃在戰場上毫無用處,反而成了累贅。我的同僚們經常是隨便朝哪開一槍就扔掉短銃,輕裝上陣拿把長劍或者上了刺刀的火槍沖到陣地上和敵人肉搏,從那時起,我就想設計出一把可靠的短火器,可以讓我們在戰場上護衛自己。

    短銃的最大弱點就是裝填麻煩,雖然現在的短銃都采用了定裝紙筒子彈,但發射后還是照樣需要清潔槍膛,再把定裝紙筒子彈從槍口塞進去,用套桿把子彈頂實,再打開引火盒,用火針挑破紙筒,露出里面的火藥,然后還需要將引火藥倒入火盒,和紙筒里露出的火藥接觸,再把點燃的火繩夾到火盒上面,這樣才可以準備瞄準射擊......

    這一系列的操作實在是太麻煩太繁瑣了,戰場上根本沒那么多的時間讓一個尉級軍官用短銃來自衛或者是消滅敵人。我那時就在考慮,能不能將這個過程更簡化一些,思來想去之后,我把主意打到了定裝紙筒子彈的身上。

    我最初的主意就是直接點燃定裝紙筒子彈里面的火藥,不需要什么火盒火針火繩這些東西,那會我想的非常簡單,就是把火石裝在定裝紙筒子彈的后面,然后在短銃后面裝上擊錘擊打火石,引燃紙筒里面的火藥,將槍子發射出去。”

    “那時我就在松鼠村,也是我和你認識的時候。”克洛德沖索尼婭點了點頭,索尼婭的臉紅了起來。

    克洛德繼續說道:“我們那時就探討了后膛裝填的可能性,而我當時設計的第一把短銃是這樣的.....”

    克洛德在紙上畫了把短銃,只有一根槍管,槍管后面是一個很大的擊錘裝置,還有木托槍身和板機,槍管上面沒有火盒火繩這些亂七八糟的東西,看上去非常的簡潔,接著克洛德又在槍管下面畫了個可以彎折的曲線。

    “我那時就想設計這么一把短銃,槍管可以彎折下去,從后面塞進子彈,然后用擊錘點火發射,這樣在戰場上就簡便多了。如果可能的話,我還想在槍托上增加一根或者兩根槍管,那樣一次就可以發射三顆子彈或者是連續發射三次。”克洛德聳了聳肩,作出一個無奈的表情:“但我的設計失敗了,我想的很美,結果卻實現不了。”

    索尼婭這時插話說:“克洛德,我設計的第一把后膛裝彈模式的火槍其實和你這把差不多,也是彎折下來裝彈的。后來有了發火藥,我又試了一下這種裝彈模式,結果它的射程只有兩百六十米左右......”

    克洛德點了點頭:“你是實際操作試驗得出的結果,我在軍中沒你那么方便,不過我也用戰場上損壞的幾把火槍作了點試驗,發現最大的問題就在于子彈,而不是槍管。紙筒定裝子彈并不適合后膛裝彈模式,比如說在紙筒定裝子彈的底部裝上燧石,再用擊錘擊打生火,有時候擊錘就會把紙筒定裝子彈往槍管前推,而不會擊出火花。

    或者紙筒定裝子彈會因為擊打而縮成一團,這些都是燧石敲擊啞火率太高的原因,并不是每一次的擊錘都能使燧石擊出火花從而引燃紙筒定裝子彈里面的火藥。發現了這個問題后,我就想該用什么東西來代替這個紙筒做子彈殼......

    在松鼠村駐扎期間,我在后山發現了一個隱居的魔法師,在她的幫助下,我做了很多試驗,最后發現最適合做子彈殼的還是黃銅皮,因為黃銅具備非常好的延展性。如果用鐵皮來做子彈殼的話,每次子彈發射都會讓鐵的子彈殼分裂,無法象這種銅子彈殼一樣可以再次利用。另外金銀太貴,鉛鋅太軟容易變形,鋼殼太硬又太脆,都沒有用黃銅做子彈殼那么性能優良。

    用黃銅皮代替紙筒定裝之后,又出現一個問題,那就是子彈發射后彈殼容易卡在槍管里面,需要費很大的勁才能掏出來。這個問題困惑了我很長的一段時間,只到后來一次炮兵實戰演習的時候,才讓我想明白了其中的道理。”

    克洛德再次拿起一張紙,在上面畫了個很簡單的大炮形狀:“你們發現沒有,所有的大炮都是底部厚實,上面的炮管反而薄一些?我當時也是覺得好奇,問一個老炮兵,為什么大炮的底部要鑄造的這么厚實。

    那個老炮兵回答說,如果不造得厚實,那么多火藥在里面爆炸,很容易將大炮炸開。就是因為鑄造的厚實,火藥在底部爆炸后,受到底部和兩邊炮管的束縛,火藥爆炸所產生的巨大動力只能沿著炮管的方向沖擊,從而將沉重的實心彈丸給推送出去......

    這個老炮兵的話給了我一個啟示,既然大炮是這樣發射的,那么火槍發射難道不是同樣的道理嗎?兩者其實是一樣的情況,無非是一個更大一個更小。我歸納總結了一下,火槍發射也是需要只有一個方向開口其余周邊都密封的空間,這樣火藥被點燃后爆炸所產生的動力會把子彈頭向開口的方向射去。

    如果我的設想沒錯的話,那么我的黃銅子彈殼其實已經代替了槍管的作用,火藥在子彈殼里面點燃爆炸,就和在槍管里面是一樣的,接下去只需要把子彈頭對準槍管就行。這就是我把子彈殼造得比子彈頭大一圈的原因,因為這樣子彈殼就再也不會卡在槍管里面了。

    剩下的我只需要弄個什么把子彈殼給定住不讓其松動就可以了,同時還可以在子彈發射時防止子彈殼炸裂和變形。所以我不需要更好的槍管來承受更多發射火藥的爆炸,象索尼婭那樣在槍管中填充更多的發射火藥以增加子彈的射程其實是走了彎路......”

    索尼婭淚流滿面,克洛德這說法讓她感覺實在是有些丟臉。身為一名槍械制造專家,她現在只恨自己是一根筋,只知道增加子彈的發射火藥和槍管過不去,結果糟蹋了八百多根槍管浪費了半年時間都沒研究出什么,為什么就不能象克洛德那樣改變下思路從子彈著手啊。

    “有了這種銅殼子彈之后,就可以制造出短銃手槍了。但問題是啞火率太高了,就如我剛才所說的那樣,子彈底部裝火石并不能保證每次擊錘都能擊打出火花。戰場上沒有誰能保證你一直在那里擊打擊錘或者是更換子彈而敵人對你熟視無睹,所以我設計的短銃手槍依然還是不怎么實用。

    很長的時間里因為無法找到一擊生火的發火藥,短銃手槍的制作只能畫在圖紙上。后來我看到一架水車,就是那種裝了竹筒在水渠里勺水再轉到上面將竹筒里的水倒入田里的水車,相信你們應該有印象吧?讓我產生了一個靈感,如果一顆子彈啞火,那么馬上轉到下一顆子彈去,一圈下來,總有兩三顆子彈會發射出去,這總比死盯著一顆啞火的子彈拼命的用擊錘擊打要好吧......

    于是我開始設計左輪手槍,就是擺在我們面前的這種。通過計算,我發現一個轉輪裝填五到六顆子彈是最合適的,太多就顯得復雜,容易出錯,甚至擊錘無法正確的敲擊到子彈底部的火石,所以我就設計了這種六顆子彈的轉輪,接著繼續設計槍管和槍身,最后的成果就是你們面前的這三把左輪手槍。”

    克洛德拿起了一把左輪手槍,掰開,將轉輪拿下來,再重新放上去裝好:“設計這個轉輪的時候,我還想過怎么在戰場上快速的裝填子彈。后來想到打完子彈后不需要一顆顆子彈重新裝填,直接拿一個裝滿子彈的轉輪換上去更為方便快捷......

    不過在這里我還得感謝下索尼婭,如果不是你發明的發火藥,事實上我設計的這種左輪手槍還是會塞在箱子里不見天日。因為用火石擊錘擊打生火發射的方式啞火率實在是太高了,我妹妹安娜做過試驗,曾經轉輪擊打了兩圈,一顆子彈也發射不出去,所以我只能把它們塞在箱子里......”

    伯德大師輕輕的拍掌:“我不得不祝賀你,克洛德,你讓我們這些所謂的槍械大師實在是感到羞愧不已。你成功的設計出一款完全不同于火繩槍類型的新式槍械,它已經非常的完美和優良,幾乎沒有可改進的余地。不過我還有個疑問,你為什么要稱其為左輪手槍,而不是轉輪手槍?”

    克洛德汗都下來了,對啊,為什么稱呼為左輪手槍,而不是轉輪手槍,我上哪問去啊?好不容易把自己怎么設計制造的這種左輪手槍的過程給糊弄過去,最擔心的就是被老人置疑自己只是一個槍械設計業余愛好者,怎么可能設計制造出這么完美成熟的一種槍械......

    好在伯德大師沒置疑設計經過,反而糾結起這個名字來。克洛德擦了擦額頭的汗,無意識的將手里左輪手槍的轉輪拆來拆去。突然間靈機一動:“是這樣的,伯父,你沒發現我每次拆這個轉輪時都是從左邊拿下來的嗎,所以我習慣性的稱呼為左輪手槍,其實轉輪手槍也可以,但沒這個左輪手槍聽起來順耳和那么酷......”

    “對了,伯父,你和索尼婭能留在這里幫幫我嗎?”克洛德問道。

    “幫你?”伯德大師有些疑惑的看了看克洛德:“這個左輪手槍的設計已經成功了,我能幫你什么?”

    “是這樣的,伯父,你也知道這三把左輪手槍都是我妹妹在煉金魔法符陣中煉制出來的。如果想進行大規模的生產,必須要進行每個部件的標準化設計,以達到機械化生產和手工組裝的要求。

    另外,還需要進行一條標準型子彈生產線的設計制造,專門生產這種黃銅子彈殼的子彈。如果讓我妹妹在煉金魔法符陣中組裝的話,我相信她一天也裝不了幾百顆,而且很快就會厭煩。

    在進行標準化設計和大規模生產這方面,我和妹妹都是外行,根本不了解從那里著手。除此之外,我還想設計一把長槍,同樣是發射這種黃銅彈殼的子彈,但設計左輪手槍已經讓我絞盡了腦汁,怎么也想不出長槍的發射結構......

    所以我希望你和索尼婭能留下來幫幫我,如果你們愿意的話,我可以獨力為你們修建一個槍械試驗室,滿足你們的一切要求......”

    一個槍械試驗室花費并不少,需要的機械,試驗消耗物資不在少數。尤其是伯德大師和索尼婭兩人都是符文魔法師,有些魔法材料的消耗更是一筆很大的費用。克洛德去過槍械修理工坊那邊伯德大師自己組建的試驗室,只能說是很簡陋,和妹妹這個試驗室的條件根本無法相比。所以索尼婭只能借助伯德大師這個槍械修理工坊主管的名義拿那些好的槍管做試驗,糟蹋了太多槍管引來了監察員的抗議。

    索尼婭眉開眼笑,對自己小情郎的要求一口答應:“我可以留下來幫你......”

    倒是伯德大師沉吟了一會,苦笑道:“克洛德,不是我不想幫你,而是在這里沒有外在的條件,因為一個好的制造槍械的工坊或者是一條生產線必須要有足夠的水資源動力.....”

    克洛德笑了起來:“伯父,我們不需要水資源,因為我們有火力機。”

    
一尾中特高手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