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庫 > 我居然是富二代 > 正文 151 老爸的忠告
    因為這時候有點懵逼,周小昆遲疑了下沒吭氣,他這一遲疑,電話那頭的陳兔就更懷疑周小昆了,她覺得周小昆心虛不敢說話了:“行啊周小昆,你真是太厲害了!這下如你愿了,我不能跟馬天翔練舞了,我也不能參加文藝大賽了,你美了吧!”

    撂下這句話后,陳兔也不給周小昆說話的機會,直接把電話給掛了。

    陳兔剛才跟周小昆說這番話的時候,情緒很激動嗓門也很大,以至于陳英俊他們也聽到了一些,雖然具體說的啥沒聽清,但知道兩人肯定是吵架了。

    陳英俊拍拍周小昆肩膀安慰他:“咋了啊你們?還是因為上午那事?”

    宿舍里的都是自家兄弟,周小昆也就把自己上午去舞蹈室發生的事,還有自己找長毛哥打馬天翔的事說了出來。

    雖然宿舍里的幾個兄弟都覺得那個馬天翔確實該打,但把人家腿打骨折,這件事確實有點嚴重了,他們倒也不是心疼馬天翔,而是覺得這件事一旦鬧大了,陳兔跟周小昆的感情就容易出現問題,這個是最關鍵的。

    “你選擇這個節骨眼去教訓馬天翔,時機不對啊,但凡有腦袋的人都知道會是你做的吧?”王兵埋汰道。

    “我尋思反正是找的外面的人,就算他們猜測是我,沒證據也奈何不了我啊,而且我已經吩咐了他們只打臉,不讓他們下手太狠啊,這怎么還骨折了,這個可不是我愿意看到的啊!”說著,周小昆掏出手機給長毛哥打去了電話。

    電話通了后,電話那頭的長毛哥表示:

    他們確實把馬天翔給打了一頓,但是絕對沒有打他的腿,是由幾個人抓住他的胳膊和腿,然后一個人一個勁的朝著臉上打拳頭,其他地方動都沒動,他受的也是皮外傷,養幾天就好了。

    “昆哥啊,我給你發誓,我們要是動他腿一下,我出門就讓車撞死,絕對沒有動,假如他的腿真的骨折了啥的,那肯定是又被其他人給打的,或者其他的事導致的,絕對跟我們沒關系!”長毛哥怕周小昆不相信自己,這么毒的毒誓都發出來了。

    而周小昆呢,聽見長毛哥這么說,他也就松了一口氣,起碼這說明馬天翔腿骨折的事跟自己是沒關系的。

    隨后他又試探性的給陳兔打去電話,不過陳兔沒接,接著他在微信上給陳兔發了消息:“馬天翔的腿真的不是我找人弄的,你冤枉我了。”

    接著,陳兔發來微信消息:“是嗎?你敢發誓嗎?如果是你弄的咋整?”

    周小昆仔細想了想,這誓有啥不能發的,反正馬天翔腿骨折的事,確確實實跟自己沒關系,在這點上,自己完全不需要心虛。

    “敢啊,他的腿要是我找人弄骨折的,那我就是小狗行不,我說不是我就不是我,你不信我嗎?”

    “那要是回頭被我發現你騙我了,那咱們就分手!你還敢發誓嗎?”

    看到陳兔這個消息的時候,周小昆就有點慌了,拿分手當賭注,這是不是有點太大了。

    不過他覺得反正自己跟這件事沒關系,也就同意了:“嗯,要是我做的這事,那咱們就分手,不過你以后還是別拿分手當賭注了,我很討厭這樣!”

    此時,在另一頭的陳兔看著周小昆發來的信息,心里還是有點拿不定主意。

    馬天翔之前給她打電話,非咬定是周小昆找人打的他,而且還拍了一張醫院的診斷單給陳兔看了看,上面寫得很清楚,馬天翔的小腿那里有輕微的骨折,上面的時間也寫的很清楚,就是今天的。

    再想想今天上午周小昆進了舞蹈室后表現出的那一副想打人的模樣,她怎么都覺得這件事肯定跟周小昆有關系。

    可是現在周小昆都這樣說了,哪怕拿分手做賭注他也咬定不是他搞得鬼,看樣子應該不會騙人吧?

    難道馬天翔是被別人打的,自己誤會周小昆了嗎?

    仔細想了想,畢竟現在也沒有直接的證據證明是周小昆干的,在沒有證據的時候,自己這么去訓斥周小昆懷疑他,確實也有點做的不對。

    冷靜下來尋思片刻后,陳兔最終選擇原諒周小昆,接著她敲敲手指,給周小昆發去了消息:“那好吧,那我就暫且相信你吧。”

    “那晚上你還跟我見不見面了?”

    “其實下午就能見面,馬天翔腿受傷了沒法練舞了,我也不參加這個文藝比賽了,這星期也不上課,一下午一整晚都能跟你見面!”

    而這時候的周小昆,看到陳兔這消息后,還覺得有點惋惜呢,他知道陳兔肯定特別想參加文藝大賽,但是現在被迫沒法參加了,心里肯定不舒服著呢。

    “那你不能單獨表演才藝嗎?或者再找一個人啊?”

    “這個沒法單獨演,重新找個人的話,默契度怕是沒那么高,到時候上去了肯定演不好,那還不如不演呢!”

    “你不會因為這個討厭我吧?我上午要是不去鬧的話,興許也不會這樣了!”

    “他腿骨折的事,跟你也沒關系,我干嘛要討厭你呀!不過想起上午在操場的事,我還是很討厭你的!”

    看完陳兔這個消息后,周小昆樂了,他知道陳兔基本上已經原諒她了,只要稍微哄哄就好了,隨后他給陳兔發了一大堆好話,兩人差不多聊了大半個小時,之后氣氛才完完全全恢復正常。

    本來以為這件事就這樣過去了,但是周小昆不知道,麻煩事還在后面等著他呢……

    中午兩點,一家網咖內,馬天翔正跟自己的朋友在這打游戲,正玩得起勁呢,有人給他打來了一個電話。

    打電話的自稱是派出所的,說是根據學校內的監控,很快抓到了其中一名打他的混混,經過審訊,對方說是一個叫周小昆的指使他們打的人。

    得到這個消息后,馬天翔樂的差點從凳子上蹦起來,他有種天助我也的感覺。

    今天被人打了之后,他心里很清楚是周小昆找人干的,雖然也把這事告訴了陳兔,但畢竟自己沒證據,現在好了,派出所的已經抓到了人,而且對方也供出了周小昆,那自己要是把這個信息告訴陳兔,怕是周小昆在陳兔心里的印象就差多了吧?

    整不好兩個人還要分手呢?

    想到這,他起身一邊往外走一邊給陳兔打去了電話。

    旁邊一個兄弟回頭看了他一眼,還趕緊提醒他:“喂,你走路裝像一點啊,這哪像是骨折了的人?”

    馬天翔無所謂的擺擺手:“在網吧裝個雞毛啊,回頭去學校的時候再裝。”

    其實,馬天翔今天被長毛哥他們打了之后,他后來上樓梯的時候不小心摔倒了,小腿不小心磕到了臺階上,只是有點淤青,骨頭完好無損。

    但他卻突發奇想的想制造個大事件嫁禍周小昆,所以讓在醫院上班的舅舅給自己開了個假證明,然后拍照發給了陳兔。

    而想要嫁禍給周小昆,那就必須要拿到周小昆找人打自己的證據,現在派出所那邊也給了證據,他自然心里很爽。

    也就這時候,電話通了。

    “兔子啊,剛剛派出所的給我打電話了,說是抓到了打我的其中一人,那人自己說是周小昆指使的,我腿現在傷著呢,也沒法去派出所問具體的情況,你如果不信的話,可以去那問問,反正事情就是這么個事情,周小昆是個啥樣的人,我相信你自己也會評斷是吧?我就不跟你多說了……”

    在電話另一頭的陳兔,拿手機的手都已經有點發抖了,她在此時整個大腦都是空白的:

    難道真的是周小昆搞得鬼?

    他騙了自己?

    周小昆可是拿分手發了誓的啊,他可說過如果是他搞得鬼就跟自己分手的啊?

    在他的眼里,自己跟他的這段感情到底算什么?

    雖然這時候她的心已經涼了,對周小昆也失望透頂了,但她還是決定要去派出所問問情況,畢竟現在馬天翔的話她不敢全信,周小昆的話也不敢全信,只能去派出所調查真相了……

    至于這時候的周小昆在干嘛呢?

    他正在宿舍“梳妝打扮”,打算下午跟陳兔好好的去約會,畢竟這幾天在陳兔爸媽的“嚴管”下,他跟陳兔相處的時間實在是太短了,今天要趁著這個機會,好好的膩歪膩歪。

    也就在他打扮完后,床上的手機突然響了,他以為陳兔打來的,急忙跑過去拿起手機,結果是他老爸打來的。

    “你在哪呢,你那公司已經裝修完了,我打算過去看看,現在就在學校門口呢,你去不去?去的話就出來,我正好跟你聊聊回頭招人的一些事。”電話通了后,老爸很干脆的說道。

    周小昆本來對這些事是沒興趣的,但是突然他想起老爸跟陳兔她爸的矛盾來了,他尋思為啥不借著這個機會去跟老爸聊聊呢,興許能化解兩人的矛盾呢,這樣以后自己見未來丈母娘和老丈人的時候,就容易多了。

    想罷,他回道:“那你在校門口等著我,我這就去了!”

    ……

    五分鐘后,周小昆跟老爸在校門口見了面,老爸開車帶著他往公司走的時候,周小昆就問出了自己心里的疑惑了:“爸,上周日我們去體驗工作的時候,我見你跟幾個人爭吵起來了,他們說是你傷了人啥的,這是咋回事啊?”

    周為民眉頭一皺:“你問這個干啥?”

    “沒事啊,就是隨便問問嘛。”

    “我也不清楚,可能是老虎辦事情的時候動了點手腳吧,跟我沒啥關系。”說著,周為民突然問道:“我聽人說,你跟老虎是不是走的很近啊?經常讓他找人幫你打架是吧?”

    “啊?也沒有經常吧!”周小昆說這話的時候,有點心虛。

    “我可提醒你啊,爸跟他來往,那是因為生意上有這個必要,我必須要跟他來往,但是你可沒這個必要啊,以后少跟他來往,不然回頭你要吃大虧的,別怪我提醒你!”周為民說這話的時候,很嚴肅。

    
一尾中特高手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