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庫 > 我的一天有48小時 > 正文 第二百四十章 卡門
?    240

    卡琳娜再睜開眼的時候馬車已經停在了海曼莊園外。

    女商人是個拿得起放得下的人,在知道張恒和安妮的事情后她雖然失落了一段時間,但是很快就又重新振作了起來,將精力投入到島上的生意中,實際上這段時間的忙碌已經沖淡了她心中的遺憾。

    只是如今兩人同處在一個狹小的空間里,又喚起了她之前的回憶,不過睡了一覺后她的精神已經恢復了不少。

    卡琳娜走下馬車,活動了一下肩膀,和馬爾科姆的特倫斯莊園不同,卡門的海曼莊園占地面積不大,大概只有前者的十分之一,并沒有種植什么作物,除了住處外絕大地方都是花園和草坪,這地方是卡門的亡夫史密斯留下的,后者在兩人結婚一年后就因為意外墜馬去世了,于是這座莊園現在歸卡門所有。

    “兩位有什么事情嗎?”一個黑人正在修剪草坪,見狀放下了手中的剪刀,走了過來。

    “我聽說這里的主人精通瓜納哈塔貝人的醫術,所以特來求醫。”張恒也下了馬車。

    “是啊,史密斯夫人在這方面的確很有天賦,她的瓜納哈塔貝醫術甚至已經超過了島上的瓜納哈塔人。”黑人微笑道,“但是,求醫的話需要提前預約,我們需要先為你準備草藥和相應的治療工具,同時前一晚還要進行冥想。”

    “是嗎,不過我們已經來了,至少讓我先試試效果吧。”

    “這……”黑人顯得很為難,“可是你們來的不是時候,再有半個小時,一個預約的客人就會過來,所以……”

    他的話沒說完就被一個女聲給打斷了,“沒關系,德魯,讓他們進來吧。”

    “如您所愿。”黑人讓開身子,做了個請的手勢。

    張恒和卡琳娜跟著他一起穿過了一片小花圃,走進正門中。

    黑人轉身去廚房泡茶,而又過了五分鐘,那個聲音的主人從樓上走了下來,之前的時候她站在二樓的窗戶前,張恒只是在大概看了一眼,現在終于有機會近距離接觸到了正主。

    根據張恒所搜集的資料卡門的年齡應該和尤金差不多,也有四十多歲了,但是從外表上卻是很難看得出來。

    不知道她用什么方法保養的皮膚,讓她看起來只有三十歲左右的樣子,整個人散發著一股成熟與天真混合在一起的獨特風韻,張恒倒是能理解尤金為什么會為她著迷。

    “德魯,你知道你剛才把什么人拒之門外嗎?”

    “恕我無知,夫人。”黑人欠了欠身。

    “最近這段時間島上最出名的人是誰?”

    “組建黑商聯盟的馬爾科姆先生,成為拿騷海盜之王的黑王子薩姆,我經常聽到人們議論他們的名字……但要說最近最有名的,還要屬寒鴉號的張恒船長。”黑人說到這里,顯然也意識到了坐在他面前的人是誰,畢竟張恒東方人的特征還是很明顯的,他的眼中也閃過一抹驚訝之色。

    “無論任何時候你都不能把島上最負盛名的船長,拿騷的新王趕出自己的屋子,德魯,推掉后面的約會吧,告訴布馮先生治療的時間改在明晚。”

    黑人點了點頭,回身端上茶水,之后走出了屋子。

    “希望我的人沒有冒犯到您。”卡門伸出手來。

    張恒一直不太喜歡歐洲的吻手禮,這是維京人的一種風俗,后來傳到歐洲,流行于上流社會,多用于對已婚女性表示尊重,到現代依舊在歐洲的王室間流行,但是掩蓋不了它并不衛生的事實,尤其考慮到現在的時代背景,在拿騷生活的人一周都未必能洗上一次澡,手上的細菌絕對也不少。

    因此張恒也只是伸出手,和對方禮貌的握了握。

    卡門的臉上閃過一抹尷尬之色,不過很快就掩蓋了過去,轉頭對女商人笑道,“讓我來猜猜看,既然張恒船長到了,那您想必一定是安妮,不,安妮小姐有一頭讓人羨慕的紅發,您是卡琳娜小姐,您所做的事情雖然沒有張恒船長出名,但現在也是家喻戶曉,尤其是在島上的女性間,很多人都在討論您和安妮小姐,你們證明了在這個男人主宰的世界里女性依舊可以有一席之地。”

    “您對我的評價太高了,我只是一個想要賺錢的商人而已。”卡琳娜道。

    三人客套后重新落座,卡門道,“沒想到張恒船長也知道我,有什么我能幫到您的嗎?”

    “倒真有一件事是需要史密斯夫人幫忙的。”

    “那是我的榮幸,不知道張恒船長哪里不舒服?”卡門捧起面前的茶杯,喝了一口茶道。

    “聽說夫人你和尤金先生很熟悉。”

    “抱歉?”

    “我們對尤金先生并沒有什么惡意,實際上我們也知道他這些年一直處于一個有些無奈的境地,我們想要幫他解決他的麻煩,但是前提是你能先幫助我們,告訴我們威脅他的究竟是什么。”

    “我不知道您在說什么,我只是一個醫生,用納哈塔貝人的醫術來……”

    “我們知道你和尤金是什么關系。”卡琳娜打斷了卡門的話,“尤金每次都是半晚來你這里治療,而且第二天早上才離開,他的夫人不在島上,而您又守寡了這么多年……”

    “恕我直言,卡琳娜小姐,你對守寡這件事情一無所知。”卡門的語氣也變了,不再像之前那么客氣,“如果你們是為了這件事情來的,那很抱歉,我們的談話只能到此為止了,德魯,客人要離開了。”

    黑人聞言從屋外走了進來,不過張恒和卡琳娜卻都沒有起身,“我聽說在你的丈夫過世后,你和你丈夫的家族有些不太愉快,他們想要收回他在島上的產業,尤其是這座莊園,我們也許能提供一些幫助。”

    卡門聞言眼角跳了跳,不過最終還是道,“我不知道你們在說什么,想幫也幫不了你們,無論你們信不信尤金先生都只是我的一個病人而已,如果你們是來看病,我很歡迎,但是其他的事情就恕我無能為力了。”

    
一尾中特高手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