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庫 > 我的一天有48小時 > 正文 第一百四十八章 淡水島
?    張恒很清楚首航對于一位新人船長來說有多重要,更何況他和他的寒鴉號現在還是拿騷的眾矢之的。

    從他回島后無數雙眼睛都在盯著他的一舉一動,強大的戰艦和過分年輕看起來經驗不足的船長,這樣的搭配在很多人的眼中就像松餅一樣可口。

    因此在靠岸之前張恒就不得不考慮到最壞的可能,他并不懷疑比利等人的忠誠,至少在剛剛經歷了基德寶藏事件后這十六個人在短期內是不會背叛他的,但是他必須把比利等人被其他人利用的可能性考慮在內。

    尤其當香水船和達菲號的情報出現,而兩者的地點又恰好位于冷門的航線上時,張恒就覺得這件事情有點太過巧合了一些,再聯系黑商聯盟之前的強硬態度,張恒已經可以預感到這次首航不會太過順利了。

    不過好在他的手里也還有一張牌,卡琳娜和他一樣都屬于島上的外來者,尤其當黑商聯盟成立,對于打算繼承父親事業賺取贖金的她來說更是滅頂之災,這時的她需要張恒的寒鴉號為她提供戰利品,而張恒也同樣需要有人能把他每次出海搶到的戰利品變現。

    和比利等人不同,張恒從一開始就完全沒打算和黑商聯盟合作,并不只是因為這背后有弗雷澤的影子,很多人沒有意識到這個即將成立的組織的危險性,一旦拿騷的貿易渠道被人壟斷,島上的海盜并不只是喪失了議價權那么簡單。

    一條海盜船的船長之所以能被選做船長可能是因為膽識,武力,或者經驗等等原因,但歸根結底還是因為他們為船員創造財富的能力,而無法變現的戰利品并不能被稱之為財富,換句話說等到黑商聯盟真的壟斷了整個拿騷的貿易,他們就可以通過拒絕接收某一條船的戰利品來輕松實現罷免該船船長的目的。

    而擁有這樣的權利后,黑商和海盜的地位也會發生變化。

    這無疑是張恒不想看到的,其實其他船長未必就沒有察覺到這一點,但是黑商聯盟為他們開出的條件讓他們很難拒絕,除了高出市場的收購價格,黑商聯盟也承諾這份價格只在他們作為船長時有效,換句話說當他們的船員之后再準備推翻他們的時候就不得不考慮這一舉動將會造成的損失。

    這無異有助于使他們的位置變得更加穩固,至于之后會發生的事情絕大多數人都準備到時候再考慮,海盜這種高危職業本來就很少有人會去為明天才發生的事情費腦子。

    但張恒不可能這么短視,更何況黑商聯盟現在的存在已經阻礙到了他的發展,卡琳娜的出現為他提供了一個可能。

    比利和迪弗雷納覺得后者資歷太淺,在島上缺乏根基所以并不看好她,不過張恒則正好相反,他希望在選擇合作伙伴的時候自己可以占據主導地位,擁有一條可以完全掌控在手,將戰利品穩定變現的渠道對他來說有著很重要的戰略意義。

    卡琳娜是他現階段能找到的最適合的合作伙伴,但是在此之前張恒需要她先證明自己的能力。

    寒鴉號在日落時抵達淡水島,這座小島的面積只有不到二十公頃,島上沒有人居住。

    這樣的小島在加勒比海上有成千上萬個,絕大多數連名字都沒有,而淡水島之所以有名字是因為麥哲倫做環球旅行的時候曾經這里停靠過。

    之后很多年經常有人被這個小島的名字所迷惑,其實島上并沒有淡水,麥哲倫之所以這么叫是因為他的船隊停靠在這里的時候正好趕上了一場暴雨,讓缺水的船隊接到了足夠的淡水。

    知道真相后這座本來就沒有人煙的小島也就變得更加荒蕪了。

    張恒讓寒鴉號在距離小島不遠的地方拋錨,而他則帶著包括安妮、比利在內的四人劃著小船來到了島上。

    眾人跳下擱淺的小船,踩著松軟的沙地走到椰樹下,張恒很快就在附近發現了人類活動的痕跡,他沒有再走下去,按照約定吹響了口哨,過了不久,一個身影就從樹林中走了出來。

    當張恒看到來人的時候也有些意外,當初他和卡琳娜約定是由后者派一個手下來把消息帶過來,但是沒想到來得卻是女商人自己。

    后者看起來有些狼狽,她很可能已經在島上生活了一兩天了,雖然送她來的船只給她留下了足夠的食物和水,但是一個女人能在這種環境下獨自生活這么久已經是很了不起的事情了。

    卡琳娜看到張恒也很激動,因為送她來這里的運輸船已經回拿騷去了,考慮到這里并不是什么熱門航線,換句話說如果張恒接不到她,她甚至有可能死在這里。

    女商人打著哆嗦道,“我按照你的要求查清楚了,有一條船你應該會感興趣,它在半個月前從北卡羅來納起航,船上載滿了香料。”

    “香料?”

    “是的,是產自香料群島上的肉豆蔻,那艘船會出現在新大陸的殖民地完全是意外,他們打算返回歐洲,聽說在倫敦,這東西的價值差不多可以媲美黃金。”

    “我們現在和那艘船距離有多遠?”張恒立刻問道。

    “我問了我的運輸船的船長,他說按照你們的船只的速度,要追上他們風力好的話可能要十幾天的時間。”

    “上船吧。”張恒沒有廢話,帶頭走向沙灘邊的小船。

    而比利還沉浸在這則讓他無比震驚的消息中,他到現在依舊不知道眼前這一幕究竟是怎么回事兒。

    直到六人坐上小船,張恒才解釋道,“我請卡琳娜小姐幫了個忙,讓她利用她在波士頓的關系幫我查詢了一下這條航線上有什么值得我們出手的獵物。”

    “可……可是她不是在拿騷嗎?”比利張大了嘴巴。

    “那天我們聊完后她就在第一時間返回了波士頓,我選擇這里作為接頭地點也是因為這是我們的航線上距離波士頓最近的一座無人島嶼,不過我必須得承認卡琳娜小姐的效率的確令人贊嘆,我留給她的時間很緊張,她能這么快趕來這里說明她在波士頓只停留了不到一天的時間。”

    
一尾中特高手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