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庫 > 圣武星辰 > 正文 第二卷 傲嘯無敵 0434、南天門
    一路走來,李牧兩人,竟然都沒有再遇到其他人。

    這神墓之大,簡直不可想象,宛如另一個小世界一樣。

    “神墓之中,到底有什么樣的機緣?”李牧不由問道,他在黑炎魔神的記憶之中,并未找到這方面的答案,只是知道,這里有著連天外宗門都垂涎的東西。

    郭雨青道:“傳聞,這里長眠著數百尊神明,他們的傳承,武器,功法等等,躲在這片墓穴地宮中,曾經,有人曾從神墓中活著走出來,然后曾經主宰一片星區千年,成為星區霸主……”

    李牧聽得震驚:“啥?等等?”他一臉懵逼地看著結拜大哥,道:“數百尊神明的沉睡之地?不是一尊?”

    “不是。”郭雨青道:“狼神殿的一些禁典上,提到過一些,據說是一個古神朝的神將們,戰死在這里,并非是一個神明的墓穴。”

    李牧這才意識到,神墓的來歷,可能遠比自己之前的估計更加瘋狂。

    到了城墻下,巍峨如山的城門,可以走過巨人。

    李牧的目光,落在城門上高懸的三個大字上,久久無法挪開視線。

    那三個字是——

    南天門。

    這令李牧非常震驚。

    因為這三個字,對于每一個中國人來說,太熟悉了。

    西游記神話傳說中,南天門是天庭的門戶,而在其他一些道家傳說之中,南天門則是人界和仙界的入口,在地球上,中國人的心目中,具有特殊的地位。

    這個神墓的城門入口,竟然也叫做南天門?

    是巧合?

    還是有什么聯系?

    李牧仔細觀察,再無其他奇特之處。

    只是那三個字,筆走龍蛇,蒼勁有力,直接篆刻在城門洞上方,字痕凹陷進去,看得久了,李牧只覺得一股凌厲犀利之感撲面而來,仿佛是刀斧加身一樣,肌體欲裂,連忙收回眼神。

    “怎么了?”郭雨青看向李牧。

    李牧搖搖頭:“沒什么。”

    兩人從南天門中,進入城內。

    里面是一片廢墟,坍塌的樓閣,破損的街道,倒塌的神像,還有干涸的河流,石化了的古樹,一種歲月洪流淹沒的蒼涼之感,撲面而來。

    李牧兩人,很快就有了新的發現。

    一座半坍塌的閣樓中,一柄長刀,一干大槍,竟然是保存完整,沒有絲毫的銹跡,明晃晃,鋒刃森寒,造型都很孤僻,亦沒有刻字,不知道來歷,但其內蘊含著靈氣,赫然都是道器中的精品。

    李牧拿著長刀,刀柄上有顯眼的紅綢,歷經千年而不朽,刀刃上有星星點點的暗紅色,似是血染一樣,略微注入真氣,頓時刀身之內的道印陣法被催動,數十米長的刀影幻化出來,宛如神器一般。

    “好刀。”李牧贊嘆。

    這刀的品秩,已然在輪回刀和刀丸之上。

    而且,還是無主之物。

    這也太容易了吧,進來就撿到了這樣的寶貝?

    郭雨青手中握著的長槍,長約兩米,鴨蛋粗細,螺旋紋理,有紅纓,像是地球上戲劇團里唱戲的道具,但他隨手微微一抖,槍身內陣紋催動,一條大龍從槍身中咆哮出來,威力可怕,可擊圣人。

    而這只是他的隨意一抖而已。

    兩人相視一眼,臉上都露出了喜色。

    這是正兒八經的寶貝啊。

    放在外面,足以令九極中人中眼饞,可以算是神宗鎮宗至寶級別的了,可是在這里,竟然像是路邊的垃圾一樣,一個破碎不堪的小樓閣里,就找到了。

    繼續找。

    兩個人在周圍這一片坍塌的建筑廢墟里尋找了起來。

    很快,又有新的收獲。

    李牧找到了一面黑色盾牌,一件覆蓋上半身的鎖子甲,還有一面完整的護心鏡,而郭雨青則是找到了一頂帖盔,一雙戰靴,還有一對護臂,都是道器中的精品。

    這可是當時就能用來增強實力的寶貝啊。

    兩個人毫不客氣地就套在自己的身上了。

    原本是叱咤風云威震天下的兩大強者,此時的裝扮,看起來像是……逃兵一樣。

    “咱倆這樣子,好像有點兒沒出息啊。”郭雨青自黑道。

    李牧嘿嘿地笑著,嘴角都咧到耳叉子了,點頭道:“是啊,感覺就像是兔子闖進了蘿卜園子一樣,到處都是寶貝,但是,我怎么覺得,這些東西,都是被人當成是垃圾一樣,隨便丟棄的啊。”

    郭雨青早就放下了狼神殿之主的架子,道:“我也覺得,我們像是在撿破爛一樣……”

    李牧道:“這樣的破爛,再給我來千百件,我也絕對不嫌多。”

    郭雨青點點頭:“說的很對。”

    “啊哈哈哈哈哈……”

    兩個人又很沒出息地大笑了起來。

    如果被外面的人看到,很難相信,一個狼神殿之主,一個如今的天下第一強者的李牧,竟然都笑的這么猥瑣。

    “鄉巴佬。”一個聲音,從旁邊傳來。

    說什么來什么。

    李牧和郭雨青回頭看去。

    卻見五個陌生面孔,從西面逼近過來。

    這五個人,都是清一色的黑色勁裝,衣服材質特殊,上面有若隱若現的金色道紋流轉,如金龍隱于其上,顯然是罕見的法袍,這絕非是神州大陸上武者,而是來自于天外宗門的修者。

    “沒想到,竟然混進來兩只小老鼠。”一位黑色勁裝男子冷笑,目光打量著李牧和郭雨青,面色不善,一種狩獵的心態展露無遺。

    其他四個人,都是從不同的方向圍了過來。

    “把你們身上的那些甲胄寶貝,都脫下來,丟過來。”另一個身形矮胖的黑衣男子很不客氣地冷喝。

    “你們要干什么?”李牧很隱蔽地向郭雨青使了個眼色,然后一副驚慌失措的樣子。

    另一鷹鉤鼻的黑衣男子冷笑,道:“這里不是你們這種賤種能來的地方,把找到的東西留下,然后自裁吧。”

    “你們是什么人?”李牧又‘驚慌失措’地問道。

    為首那個身形瘦高的黑衣男子,冷笑道:“我們乃是天上的神,是主宰……說了你們這兩個下界的卑微蟲子,也不明白,不想死的太痛苦,就自己解決吧。”

    “憑什么?這里的寶物,有緣者得知,誰都可以來。”李牧想要套話,道:“你們到底是什么人?為什么行事如此霸道?還講不講道理了?”

    “有緣者得之?呵呵。”矮胖黑衣人大笑,旋即揉身欺近,道:“放屁,強者得之,我們是神明,神明怎么會和你們這種螻蟻講道理?”

    一拳轟出。

    這矮胖子揉身力量無比恐怖,拳法高明,一拳打的前方數米之內的空氣,肉眼可見一般塌陷了下去。

    這的確是天外宗門修者才擁有的力量。

    “唉,何必呢……”李牧一拳轟出,對了上去,道:“大家講講道理不好嗎?”

    其他四名黑衣男子,看到這一幕,臉上都露出了殘忍的微笑,寧師弟的混元金身已經第三層大圓滿,同門弟子之中,可以排進前五,這個土著螻蟻,竟然與寧師弟對拳?

    轟!

    勁氣激蕩。

    血光飛濺,白骨如沫。

    預料中的畫面。

    但,四個黑衣人的面色,很快就如見了鬼一樣,臉上的笑容凝固,因為被一拳打爆的,并非是他們眼中的土著,而是混元金身第三層大圓滿的寧師弟。

    “寧師弟……媽的,這小子厲害,并肩子上。”鷹鉤鼻黑衣人臉都綠了,腰間一拍,一道劍光直接朝著李牧斬去。

    其他三個黑衣人也是各自拿出武器,將李牧視作巨大威脅,朝著李牧襲殺而來。

    郭雨青無語地搖搖頭。

    砰砰砰砰!

    四聲悶響。

    就看李牧一拳一個,將這四個黑衣人,全部都撂倒,打翻在地,沒有什么精妙的招式功法,根本就是蠻力發揮而已。

    像是爸爸打兒子。

    四個黑衣人都懵逼了。

    什么情況?

    一個土著而已,怎么……竟然這么厲害?

    他們的優越感,瞬間就被打碎。

    李牧也不說話,撂倒之后,上去就是一頓狠錘,噼里啪啦,一頓狂風暴雨一樣的巴掌拳頭,直接就將還未回過神來的四名天外修者,直接打成了豬頭,鼻青臉腫,口歪眼斜……

    “等……等等,住手……”鷹鉤鼻徹底懵逼了。

    我是誰?

    我在哪?

    為什么打我?

    “說了講道理,你們非不聽,還給我裝逼。”李牧一頓老拳,打的四名黑衣修士渾身真氣根本凝聚不起來,剛爬起來,又一拳撂倒,剛爬起來,又一拳撂倒。

    四名高高在上的天外修士,哪里見到過這樣的戰斗方式啊?

    這根本就不是強者戰斗,而是路邊的潑皮打架一樣,到最后,四名修士臉腫的像是豬頭,一身真氣都被震散,渾身骨頭不知道斷了多少根,爬也爬不起來了。

    “不要……不要打了。”鷹鉤鼻聲嘶力竭地尖叫著。

    “停,停手……別打了。”瘦高男子滿臉都是血,排在地上抬手。

    他們內心是崩潰的,這個土著太壞了,專門打臉,把他們打的連親媽都不認識了,身為星河中的修士,什么時候被人這樣打過啊。

    “我們講道理,講道理吧。”鷹鉤鼻眼淚和鼻涕一起都流下來了,不是他想哭,而是被打壞了,忍不住,身體的自然反應。

    “講什么道理?”李牧不屑地道:“誰要和你們講道理?”

    四個黑衣修士:“……”

    是你一開始說要講道理的啊。

    李牧道:“我能打過你們,我的拳頭比你們大,比你們硬,還和你們講什么道理?我又不傻。”

    ------

    謝謝大家支持。請大家關注我的公眾微信號,微信添加好友,公眾號一欄搜索亂世狂刀即可

    
一尾中特高手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