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庫 > 秦吏 > 正文 第871章 不臣之心
    “我知道行刺大王的主謀是誰。”

    徒河縣寺內,軍醫在為劉季包扎傷口,他在與刺客搏斗的過程中力擒二人,只是受了點小傷,老劉渾然沒當回事,說唾口唾沫抹上就完事了,扶蘇卻讓醫者為其好生診治。

    劉季一邊包傷口,嘴里可沒閑著,篤定地說道:

    “定是黑夫所為!”

    扶蘇抬起眼:“何以見得?”

    劉季咬牙切齒:“我深知黑夫此人,看似忠良,實則心狠手辣。”

    普天之下,劉季恐怕是最有資格說這句話的人。

    黑夫這廝,真是無緣無故,毀他生活,不就在外黃城頭多瞪了你一眼么?至于如此記仇?

    說起往事,劉季有些悲憤:“大王,你不知黑夫曾做了些什么,他在膠東做郡守時,已生出異心來,四處招攬門客,將沛縣蕭何、曹參等人納入麾下,還有那陳平,更是個喜用陰謀之人,以三人為首,大肆培植黨羽,搞得膠東只知黑夫而不知皇帝。”

    “他還曾因一點小過,就將我害得家破人亡,流放海東。后來的事我所知甚少,但肯定也將膠東那一套,搬到了南征軍中,市恩于下,讓士卒仰慕他追隨他,就這樣慢慢將朝廷的公士,變成了自己的私卒!”

    扶蘇靜靜聽著:“公器私用……你以為黑夫如此做,是為了什么?”

    劉季一揮手:“還不是因為他的勃勃野心!”

    “我聽聞,黑夫一年前就在南郡起兵了,如今已占有了整個南方,日夜進攻北方,與胡亥的軍隊為敵,他雖然還打著秦的旗號,不過是假借忠臣之名,收攬人心,可依我看,黑夫早有不臣之心!”

    “他啊,是想篡位,自己做皇帝!”

    “黑夫欲為帝?“

    扶蘇似有所動,站起身來,望著外面的庭中樹木,久久無言。

    劉季卻更來勁了:“黑夫如今占了十來個郡,麾下有十幾二十萬大軍,南人無不服從。他若聽聞大王復起,非但不會歡喜相迎,反而會心生懼意,生怕大王回到中原,繼承秦始皇之業,他便不復今日權勢。”

    “于是黑夫才讓膠東的陳平,收了所有海船,不欲讓吾等渡海回中原。而今日的刺客,也必是黑夫指使陳平派來的,欲殺大王,徹底斷絕后患!”

    劉季說得有鼻子有眼,不過扶蘇卻不置可否,他只是在等,等屬下的審訊結果。

    很快,司馬高成來了,作揖道:“大王,還活著的刺客中,有一人松了口……”

    “主謀是誰?”扶蘇現在對結果,更加關心了。

    高成道:“他們是偽燕王臧荼所派,奉命在此伏擊大王!”

    “臧荼么……”扶蘇點點頭,這是前方的一頭攔路虎。

    他轉而笑道:“想通過刺殺來解決,這的確是燕人,很擅長的事啊……”

    當年扶蘇要喊“叔父”的燕太子丹,不也干過一樣的事么。

    扶蘇又回頭看向劉季:“看來,這次并不是黑夫。”

    “或是那刺客得了黑夫囑咐,故意說是受臧荼所派!”

    劉季自己都沒發覺,他這幾年被黑夫折騰的,都有點被迫害妄想癥了。

    “而且就算這次不是,還有下次!”

    “大王,沒有人比我更了解黑夫!他騙得了天下人,卻騙不了我劉季!”

    劉季想起那件事來就心驚膽戰,他在咸陽服役觀秦始皇車駕時,生出了”大丈夫當如是“的想法,而當一年多后,劉季到膠東向黑夫請罪時,黑夫卻一語道出了他當時所想!

    那黑臉的,真是太可怕了,他果真有讀心術么……

    不過事后劉季仔細一想,卻恍然大悟。

    “莫非黑夫心中,亦生出了相同的想法?他也想坐一坐,始皇帝的位置!”

    一念及此,劉季動容地下拜:“難道大王要等到黑夫的篡位之心,路人皆知時,才肯相信么?”

    “快起來,我并非不信你。”

    扶蘇扶起劉季,嘆道:“只是黑夫在西南,我在東北,相隔數千里,風馬牛不相及,音訊相差數月甚至半年,他是否持篡位之心,我信與不信,于吾等今日局面,并無絲毫補益。”

    他勉勵劉季道:“劉季,孤知道你一向忠厚,你的擔憂我已知之,且下去養傷罷。”

    劉季再拜:“劉季只是小傷,尚能戰,請為大王先鋒,去討那臧荼,為大王出氣!”

    扶蘇卻搖頭:“既然前方有燕人為阻,筑關扼住濱海之廊,一場大戰是少不了的。然兵馬未動,糧秣先行,遼東遼西苦寒貧瘠,又為東胡所侵,耽誤了春耕。各地乏糧,更別說維持我軍所需,西征之事,恐要等六七月麥熟之后了……”

    ……

    劉季出了縣寺,鄉黨盧綰已在外等候,盧綰與劉邦同里,兩人同日生,算是發小,就算年長后也一直相愛,關系好到常睡在一起。

    前幾年呂雉去膠東時,哪怕是劉季的兩個兄弟,也無人相送,還是盧綰一路陪同。

    只不過海東那地方去時容易回時難,盧綰那幾年又水土不服,染了疾病,難以遠行,遂滯留至今。

    眼下劉季終于時轉運來,盧綰遂成了劉季唯一的左膀右臂。

    見劉季出來,盧綰立刻上前噓寒問暖,又有些吃味地說道:“兄長對大王,真是忠心耿耿啊,今日舍命擊退刺客,我都看呆了,只覺得這不像大兄做派……”

    劉季卻不置可否,回頭看了看縣寺,方才在扶蘇面前作出的忠懇老實人模樣,蕩然無存,反而露出了一絲冷笑。

    “忠誠?”

    “劉季,向來只忠于自己!”

    但對嘴上不把門的盧綰,老劉只是打哈哈道:“不錯,我劉季之志,便是成為召王最信任的手下,爬上那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位置。”

    “如此甚好!”

    盧綰倒是開始做白日夢了:“以后召王回到咸陽,做了皇帝,那以兄長的功勞,就是三公?九卿?那也是公侯將相,寧有種乎……”

    劉季臉色一黑:又是黑夫名言,這句話咋就流傳得這么廣呢?

    因為被坑太多次,劉季都對與黑夫沾邊的言或事產生生理反應了,只感覺后面一緊,遂唾了一口:“休得與我提此言!”

    扶蘇能回中原?對此,劉季一點都不相信。

    就算擊破燕趙重重阻礙,數千疲敝的兵卒,回去了又能怎樣?真能虎爭天下么?遇上黑夫,不過是以卵擊石啊。

    以劉季對黑夫的了解,黑夫一旦得知扶蘇在世,恐怕會毫不猶豫地為扶蘇發喪,然后宣布遼東扶蘇乃是假冒,發兵擊之,戮尸毀跡吧?

    對此人,劉季不吝用最大惡意去揣度!

    他劉季雖然也快滿五十,算老年人了,但自覺還能活好多年,可不想跟著扶蘇,落得如此下場!

    “我要再加把勁,取得扶蘇的信任,超過高成,成為軍中僅次于王的人……”

    劉季扶著腰間的劍,低頭想著。

    “而后,當再一次,扶蘇遭到不測時,我便不必救他了……”

    不論真是黑夫所害,還是死于同燕趙豪杰的戰爭里,甚至是莫名其妙地亡故。

    扶蘇若死,子嗣又不在身邊,若劉季能混上軍中次席,他又為人豪爽,作戰驍勇,親和戍卒,頗得人心,便理所當然,能繼承扶蘇的遺產——近萬兵卒,以及遼東、遼西的土地、人心!

    “兩遼雖然貧瘠,但人口加起來也有三十余萬,負山險,阻少海,東西兩千里,頗有中國人相輔,此亦一州之主也,且東胡已殘,朝鮮羸弱,在劉季看來,大有可為,可以立國……”

    沒錯,盡管在海東時無時無刻不想離開那鬼地方,但現在,劉季已經不太想回去了——天下大亂,縱歸了中原,沛縣也早已物是人非了罷?他又能做什么呢?

    回家?對曾做過游俠兒的劉季來說,故鄉雖好,但立業的地方在哪,家就在哪。

    “大丈夫當如是……大丈夫當如是……”劉季心中,默默念著許多年前的這句宏愿,卻又悵然若失。

    “我無名無勢,沒底氣回中原,和黑夫相爭,更繼不了秦始皇帝之業。”

    他露出了笑,摸著重新留長的濃髯,心情豁然開朗:

    “但我,可以在這東北之地,繼扶蘇之業啊!”

    ……

    PS:晚安。

    。m.

    
一尾中特高手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