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庫 > 將夜 > 正文 第六卷忽然之間 第一百章 盛宴(中)
?    誰說沒有箭就shè不死人?

    很多人都會這樣說。

    當那聲弦響起于云霧散去的河灘之前,世間沒有人見過空弦殺人,因為當年寧缺在紅蓮寺前的秋雨里,將那位紫姓統領用弦上的殺意切割成數十塊肉時,隆慶和他的那些下屬正在向山下逃亡,沒有看到那幕畫面。

    在秋雨里寧缺知天命,從那刻起他便有了用弓弦殺人的本事,只不過在其后的數年時間里,他一直沒有用過,將這本事壓在箭匣的最深處,直到今rì面對那些cháo涌而至的修行強者,才讓其展露在世人眼前。

    數百名修行強者不畏生死地撲將過來。

    寧缺沉默地拉動弓弦。

    嗡的一聲輕響!一道沉重的鐵刀被切成兩半,執刀的強者被切斷了右臂,發出一聲痛苦的嚎叫,無法保持平衡,摔進了河水里。

    一名穿著道袍的中年人厲嘯聲聲,手里的青劍化作一道游龍,帶著身下的河水,挾著雄渾的天地氣息,轟向他的面門。

    他舉起鐵弓,對著那道河水形成的游龍拉動弓弦。

    又是嗡的一聲輕響!

    水龍從中斷絕,中年人的道袍間出現一道裂縫,裂縫迅速擴張,鮮血噴shè而出,瞬間染紅河水,他重重地摔倒在血水里,再也無法站起。

    一名穿著皮袍的東帳強者,拉動弓弦,隔著河水瞄準對岸。

    寧缺看也未看,挽弓就shè。那道殺意掠過激蕩而起的水花,帶著濕意,便有了模糊的形狀,以難以想象的速度,來到對方身前。

    啪的一聲脆響,那名東帳蠻人強者手里的勁弓從中斷裂,弓弦分作兩截向空中拋散,散開的弦花比水花更加美麗,斷裂的弓身狠狠地擊打在他的臉上,恰恰砸在他的眼睛上。砸出一蓬鮮血和汁液的混合物。

    不過這名東帳強者沒有發出悲鳴或者痛嚎。因為寧缺弦上附著的殺意切斷他的硬弓之后,沒有就此消散,而是繼續前行,直接切斷了他的脖頸。他的頭顱摔落河水里。就像是塊石頭。

    只需要彎弓。不需要搭箭,明明是虛shè,卻有真實的殺意。

    這就是寧缺以鐵弓殺人的手段。

    他的動作很穩定。右手化作道道殘影,無論是道劍還是羽箭,都不可能比離弦的殺意更快,更何況那道殺意無形無質,如何防范?

    湍急的河水瞬間被鮮血染紅,只是個照面,便有數名強者倒斃,在他閃電般的控弦動作之前,根本沒有一合之敵。

    寧缺看著遠處漸要隱入山林的隆慶的身影,舉步向河水里走去,此時那數百名修行強者也已經盡數來到他的身邊,血戰繼續。

    無數道劍符刀羽箭縱橫飛舞,把河面上的空氣切割成湍急的氣旋,就如湍急的河水一般,里面蘊藏著無數危險。

    即便以寧缺身體的強悍程度,在這樣高密度高強度的攻擊之下,依然受了些傷,黑sè的院服已然殘破,肋下隱隱能夠看到些血口。

    但他的神情依然平靜,沉默著向對岸走去,左手執弓,右手控弦,不時舉臂瞄準,右手拉動弓弦,整個動作穩定到一種完美的程度。

    他沒有受到任何攻擊的干擾——那些攻擊想殺死他,但無法瞬間殺死他,于是那些想要攻擊他的人,都會被他的鐵弓殺死。

    一聲悅耳的弓鳴,便有一名修行強者的身上出現一道血線。無論那人穿著怎樣堅固的盔甲還是修行武道后擁有強大的身軀,都無法阻止那道血線深入骨肉最深處,直至被切割成兩半,或者斷肢或者死亡。

    沒有人能阻止寧缺前行的腳步,哪怕再舍生忘死的攻擊也不能,數百名修行強者組成的戰團,甚至被他一個人帶動著向后退去!

    數百人,被一把鐵弓帶著后退!

    弦聲不停響起,嗡嗡而鳴,如亂拂琴,很像當年月輪國朝陽城白塔寺前的廣場上響起的那些聲音,只不過當rì大師兄斷了數百道弓弦,為的是不讓寧缺被殺,今rì寧缺不停挽弦弄弦,為的是盡可能快的殺人。

    且行且走且shè,不停有鮮血迸濺,有人倒在河水里。

    寧缺走到了河中間,他站在一塊微微突起的礁石上,臨風望向對岸的山林,河風吹拂著他的發,他是那樣的沉默而強大。

    還活著的二百余名修行強者,或站在湍急的河水里,或站在岸畔,看著他,神情有些復雜,暫時停止了攻擊。

    蚍蜉撼樹談何易,我于人間全無敵——這句話是用來形容柳白的,寧缺還沒有達到那種境界,但鐵弓在手,世間近戰又有誰能是他的對手?

    寧缺看著那片山林,說道:“你既然不服,便應該站出來,與我堂堂正正戰上一場,何必讓這些人送死?”

    ……

    ……

    隆慶不在河畔,在山崖后方的那片密林里。

    他看著河上發生的幕幕血腥畫面,沉默不語,神情寧靜。

    寧缺很強大——雖然寧缺單憑一把鐵弓,以弦意殺人的本事超出了他的想象,但此人的強大本來就是他的意料中事,所以他不動容。

    此時隆慶聽到了寧缺的那句話,他沒有因為被羞辱嘲笑而動怒,反而唇角微揚,無聲地笑了起來,因為他知道寧缺是在說笑話。

    他和寧缺之前,永遠都不會有惺惺相惜,因為他們都不是英雄,也不會像君陌和葉蘇之間那樣正冠而戰,因為他們不是君子。

    寧缺出手便是最強大的元十三箭偷襲,哪有資格說他以眾敵寡?

    隆慶知道他的無恥,為了戰勝他,自己必須同樣甚至更加無恥——為了勝利他可以不惜一切代價,出賣靈魂都無所謂,還在乎別的什么?

    道門已然風雨飄搖,他不回桃山。唐國東北邊軍已然深入燕境,只要兄長稍微應對失當,成京便會被屠,他不回故都。

    這些他都不在意,他只在意寧缺。

    為什么?因為不服。

    怎樣能夠服?當然不是堂堂正正地戰勝對方,而是殺死對方。

    死了,自然也就服了。

    他和寧缺兩個人,誰先死,誰就必須服。

    隆慶懂這個道理,寧缺也懂這個道理。

    所以寧缺那句話只是笑話,所以他笑了起來。

    隆慶笑了,還因為他知道自己快要勝了。

    寧缺在渭城耗盡了符紙,在清河郡耗盡了浩然氣,他還能寫符,卻沒有現成的符紙,如果想寫神符,要耗念力,他還能施出昊天神輝,但他腹內已然沒有多年蓄養的浩然氣,想要收納天地元氣于體內,需要耗損極大念力。

    世人皆知寧缺和葉紅魚一樣,都是兼修數宗,道法無數的絕世天才,在夏侯之后,很難有人逼出他所有的底牌,以他現在的境界實力,更不可能。

    但他萬里奔波殺人,即便在爛柯寺里靜修回復了一段時間,也不可能還像剛離開長安城時那樣強大,有些手段他短時間內無法重新獲得。

    隆慶要做的事情,便是逼著他耗損念力。

    他誘使寧缺shè出那道鐵箭,他讓數百名最后的、最忠心的、最強大的部屬不畏生死地攻擊,前仆后繼地送死,就是為了消耗寧缺的念力。

    念力是修行的基礎,是戰斗火焰的柴木,是一切的一切。

    從來沒有人想過憑借消耗念力來戰勝寧缺,因為他的念力極其雄渾,同樣是很多人都知道的事情,隆慶卻敢這樣想,所以他這樣想了。

    因為只有他自己知道一個事實。

    沒有誰的念力,能比他更多更強!

    寧缺也不能!

    ……

    ……

    (明天,老婆就到了,一切都會好起來了,我會盡快休養好,然后攢足勁兒,痛痛快快地把將夜的結尾寫好!請大家多鼓勵!謝謝!)(未完待續……)!s***

    [記住網址 . 三五中文網]

    
一尾中特高手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