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庫 > 將夜 > 正文 延遲更新通知(代)
?    ?

    數百雙手落在鐵箭上。有些手背上全部是腐爛的大瘡,有些手枯瘦的像是柴木,更多的手只剩下了骨頭,骨頭的顏色也很慘淡,并不是白的,是灰濛濛的。

    鐵箭終于被數百雙破爛的手攔了下來,但箭身所攜帶的驚神陣的力量,還是通過這數百雙手,落在了隆慶身上。他奪人的神識靈魂,將那數百雙死者的手取為己用,他自然要承擔那些手上傳來的所有,勝利或者敵意。

    鐵箭的力量疊加起來,有如洪水,因為最終的停頓,而瞬間釋放出來,沒有一絲泄露,全部轟出。

    隆慶在城墻上向后疾退,雙腳就像犁一般,把城上的青磚割破了無數塊,割出兩道極深的溝壑。

    成京城這面的城墻,有七里長。

    他向后連退七里,在城上留下七里的溝壑。

    最終他還是沒能站住,撞破城上的箭垛,在滿天飛舞的磚屑石礫里,重重地向城下摔去。

    嗤的一聲,最后的殘余力量,帶著鐵箭破空向遠處飛去,不知去了何處。

    城墻近處的西陵神殿護教騎兵,聽著異響,趕緊縱馬馳來救援,費了好大功夫,才把隆慶從滿地石木里拉出來。

    隆慶臉上的血色早已退去,蒼白的像是個死人,正準備說些什么,卻又伸手掩嘴,痛苦地咳嗽起來。

    平日里他在那些神殿騎兵的眼中,有如天神。哪里見過他這種模樣,城墻下頓時陷入死寂當中。

    過了好一陣,隆慶才稍微緩和了些,看著鐵箭消失的那片天空,若有所思,他的眼中竟是極強悍地沒有任何悸意。

    忽然間,漫天的風雪忽然停了,仿佛是昊天在展露神跡,而就在雪停的最后一刻,云層里的閃電變得無比密集。就像是垂死的病人回光反照一般。令地面的人類心生敬畏。

    只有隆慶能夠看到,那件棉襖再次出現,滿身灰塵,在云端之上。緊接著更遠處有青衣輕飄。映著清麗的陽光。真如渺渺仙人。

    兩道身影很迅速的消失,下一刻,酒徒出現在場間。他看著天空里那兩人消失的方向,轉身望向隆慶,眼神有些復雜,似乎想要做些什么。

    隆慶神情不變,對著酒徒微微躬身行禮。

    酒徒沉默片刻,終究什么都沒有做,就此消失。

    直至此時,隆慶才完全放松下來,臉色再次變得蒼白。

    今日燕北的奇特天象,是三位無距境界的大強者追逐的余波,觀主、大師兄、酒徒三人,尤其是前兩人的距離太近,在天地元氣夾層里形成了無數湍流,那些閃電與風雪便是由此而來,以此思之,果然近神。今天這樣的畫面,想必以后將在人間不停上演,不知會演化成多少神話故事,嚇壞多少平凡的百姓。

    隆慶知道,除非那三人里有誰先找到她,這場追逐才會停止,天地間元氣的紊亂才會結束對三人來說,那是最重要的事情,是決定性的問題,就算人間變成火海,也無所謂,所以酒徒最后對他動了殺機,卻沒有出手。

    面對酒徒的殺意,隆慶表現的很平靜,唯如此,才能避免與對方硬拼,他不認為自己能夠戰勝修行界真正的傳奇,但他的平靜同樣來自于底氣,他知道在這場駭世驚俗的無距追逐戰里,自己的老師必將取得最后的勝利。

    酒徒起步晚了,而大師兄終究不能像觀主和酒徒那樣,無視人間的悲歡離合,只要心系人間,便無法真正絕塵而去。

    ……

    ……

    在這場只有寥寥數人知曉、卻必將改變整個歷史的無距追逐戰里,正如隆慶推算的那樣,大師兄一開始就落在下風,或者正是因為這個原因,他在成京城現出蹤跡,打了隆慶一棍,他想看看能不能讓觀主停留一瞬,也想順便做些事情,替書院和師弟師妹們解決一些麻煩。

    遺憾的是,就像在臨康城和宋國都城他感知到的那樣,現在的隆慶很強大,如果不專心致志真的很難殺死這場對隆慶的殺局,并不是書院謀劃的結果,完全是臨時動意,寧缺那一箭也是感知到了東面的異象,所做的搶射。

    其時他的精神氣魄已經盡數耗在前兩箭里,自然難畢全功,但他還是射了,他想看看現在的隆慶究竟強大到了什么程度,因為不想錯過這樣的機會。

    這個世界最了解寧缺的人,肯定是隆慶,寧缺雖然從來沒有把他當成所謂的一生之敵,但對他的了解也不少,通過葉紅魚和程立雪,他知道隆慶經歷過的很多事情,無論是灰眸功法、還是叛出道門,又或是在幽閣里吸噬了那么多神殿強者的意識修為,所以他想試探一下對方的深淺。

    鐵箭沒能殺死隆慶,寧缺有些遺憾,但不是太過在意,就像君陌在崖坪上對講經首座說的那樣,除了寥寥數人,書院從來不認為有殺不死的人。

    今日不殺,且待明日便是。

    “辛苦二位師兄。”寧缺對西方行禮,再對東方行禮。

    他拆解鐵弓,放入匣中,整理行裝以及裝備衣服,走到城墻邊,想起多年前在這里自己親眼看著皇后跳了下去,那時候的她是那樣的決然而且幸福。

    是的,有時候做事就是應該決然一些,如此方能找到幸福。

    寧缺這般想著,轉身對著長安城再行一禮。

    然后他朝著城墻外跳了下去。

    片刻后,城墻外響起一聲沉悶的撞擊聲。

    石礫亂飛,煙塵大作。

    塵埃落定,城外的地面上出現了一個大坑。

    寧缺的身影已然消失不見。

    ……

    ……

    這是千年來最冷的一個冬天,風雪如怒。掃遍整個大陸,就連越國的海港都被冰封,就在這個冬天,西陵神殿全面鎮壓清肅新教,曾經的道門行走葉蘇在宋國都城被火刑燒死,裁決大神官葉紅魚叛出道門。

    懸空寺講經首座被困般若峰深處,不知何年才能脫困,君陌揮動鐵劍,帶著數萬奴隸在地底世界繼續著自己的戰斗,離前方的曙光越來越近。勝利就在眼前。但同時右帳王庭的精銳騎兵和白塔寺的援兵,也已經近了。

    余簾和唐帶領著荒人部落,正在東荒上進行著最后的剿殺,本應鎮守長安城的寧缺。卻忽然離開。不知去了哪里。

    觀主陳某失蹤。書院大師兄失蹤,酒徒失蹤,修行界最巔峰的三位無距境界強者同時失蹤。再沒有人在人間發現他們的蹤跡,也沒有人知道他們去了哪里。

    雖然這些真正強者的去向,令整個人間都感到不安,但人間的終究要歸人間,戰爭終究還在持續。寒冬終于被熬了過去,時間便來到了第二年初春,被舉世圍攻的唐國,沉默而堅強地面對著戰火。

    燕國的戰事處于對峙當中,唐國現在缺少戰馬,騎兵數量較往年要少很多,很難冒險全力進攻。荒人部落南下的征程,也遭受了極大阻力,本已凋落的左帳王庭,在收到神殿的大力支援,尤其是隆慶帶著兩千余名神殿騎兵的援助后,竟是極艱難地保住了最后的火種。天棄山脈深處的賀蘭城一直沒開,行蹤飄渺的余簾沒有在金帳出現,或者與這些事情有關。

    令唐國君民欣慰的是,道門面臨的問題似乎更多裁決大神官葉紅魚還活著,在大河國不停接見那些虔誠的信徒,這直接讓道門混亂一片。在大河國君民的全力支持下,葉紅魚開始扶植新教,將西陵神殿里的掌教熊初墨和一干神官執事,指責為妄圖冒充昊天代言人的無恥之徒以及叛徒的罪人。

    新教在短時間壓抑之后,迎來了一個高速發展期,有唐國和大河國的支持,又有裁決神殿的暗中縱容,諸國里到處都可以看到新教的蹤影。

    葉蘇的門徒們以及程子清帶領的劍閣弟子們,不停地行走傳道,曾經弱小的火苗,逐漸變得蓬勃起來,越來越多的道門信徒,家里開始供奉那名叫做葉蘇的圣徒,至于葉蘇愿不愿意這樣,已經沒有人理會。

    西陵神殿震怒,連發數道教諭,想要抹殺葉紅魚的神圣性,只是裁決大神官的傳承自有其規則,掌教根本無法插手,所以只能不停地抹黑她的品德以及信仰。

    緊接著要做的事情,當然便是理所當然的肅清,但葉紅魚早就暗中做了很多準備,那些忠于她的部屬,早就潛入黑暗里,血腥的肅清變得沒有任何意義,真到這時,包括掌教在內的所有人,才發現逼葉紅魚叛教真的很不明智。

    道門就此陷入分裂,西陵神殿有些風雨飄搖的感覺,于是對新教的鎮壓力度,自然加大,甚至到了令人恐懼的程度。

    到處都在死人,道路兩旁到處都可以看到被釘在木架上的新教信徒的尸體,烏鴉聲聲中,血腥成為這一年人間的主題。

    然而信仰就像是野草,你越斬越燒,來年春風一度,便會生的越加茂密,血腥的背后隱藏著怎樣的兇險,道門很清楚想要解決新教的問題,必須從根本著手,那就是殺死葉紅魚,滅掉唐國和大河。

    數千神殿騎兵及更多的南晉軍人,隔著滔滔大河,看著對岸的大河國,帶領這些人的是**海,中年道人不知去了何處,很多人猜想他又回了知守觀。

    戰爭已經開始,但還沒有進入到決戰階段,很多人都在等待,等待金帳王庭與大唐鎮北軍之間的勝負,等待著那些最強者重回人間。

    緊張到要窒息的氣氛里,沉默而無助地等待中,沒有人注意到南晉某小鎮上新開了家肉鋪,那小鎮正對著北方。

    唐國與金帳之間勝負的重要性毋須多提,那些離開人間的人呢?他們的離開,是因為發現了某種可能,觀主更是確定了那個事實,他們想要找到那個人。

    找到那個人后會如何做?有的人想殺死她,有的人想救她,有的人根本沒有想好該怎么做,各種不一。但既然那些人沒有重回人間,說明直到現在為止,他們還是沒有找到她,是的,哪怕他們是無距境的至強者,想找到她也很困難。

    ……

    ……

    極北處有座雪峰,離中原很遠,或者說離人間很遠,更準確說,那里離人間最遠,無論從哪里向北走,最終都會走到這座雪峰之下,走到早已冰封的熱海畔。

    這里是世界最寒冷的地方,呵氣成霜,滴水成冰,即便是堅硬的鋼鐵,也承受不住長時間的低溫冰凍,熱海畔的建筑,用的主要材料都是木頭與獸皮。

    這里是荒人部落曾經的家園,荒人集體南遷后,留下很多簡陋的房屋,成為很多耐寒動物、比如雪狐和長尾鼠的樂土。

    雪峰下沒有初春這種說法,風雪就像前段時間一樣呼嘯不停,厚云覆蓋著夜穹,沒有星星的夜晚,又看不到那輪明月,到處都無比黑暗,便是雪峰也是黑色的。

    被荒人廢棄的一間房屋里,忽然亮起了一點燈光,在漆黑的環境里顯得格外醒目,很奇怪的是,十余只長尾鼠蹲在雪松根部啃噬著氣味難味的果子,卻不敢向那邊靠近,似乎那里生活著什么令它們很恐懼的生物。

    那盞燈光透過窗戶,照亮了屋前覆著冰雪的小道,片刻后有腳步聲響起,一名女子提著沉重的水桶走了過來。

    那女子扶著腰慢慢走著,顯得有些笨拙,行走間灑了很多水出來,因為嚴寒,灑出桶沿的水瞬間被凍凝成流沙的形狀,奇怪的是她提著的桶里的水卻沒有凍,連表面都沒有薄冰,甚至還冒著熱氣,將昏黃的燈光都氳開了。

    更令人覺得驚奇的是,那女子穿的衣裳也很單薄,有些陳舊的青衣上,精妙繡技織成的繁花被磨的淺了,她卻似乎根本感受不到一點寒意,就這樣行走著。

    走進小屋,女子將水桶擱到角落里,然后走到窗畔的桌前,看著某個方向開始默默發呆。

    她有些豐腴,準確來說就是有些胖,腰有些粗,動作有些笨拙,令人不解的是,那腰未免太粗了些。

    燈光落在她的眉眼上,看上去還是很年輕,就像過去那些年,過去那些萬年一樣年輕,她的神情還是那般漠然,哪怕看著雪峰,都給人一種居高臨下的俯視感。

    她自然就是桑桑。

    或者說昊天。

    ……

    
一尾中特高手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