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庫 > 將夜 > 正文 第一百二十三章 士不可以不弘毅
?    那經文真的很短,只有一句,農奴們念經的方式也很特別,把一字當成一句,前字斷然喝出,然后靜默,待以為再無下文時,又是齊聲一喝!

    天上的雷霆,亦是如此。

    百余僧兵,頌著我佛慈悲四字,僧衣飄飄而來,禪心堅定,眼眸里卻毫無慈悲意,盡是金剛怒,威勢何其威猛。

    數千農奴齊喝經文,竟然抵抗住了佛號之威,重新生出無盡的勇氣,揮舞著手中的簡陋武器,向著僧兵便攻了過去!..

    佛號聲聲,僧兵如佛降人間。

    斷字如雷,凡人如鬼出地獄。

    原野被血染遍,戰斗異常激烈,觀戰的貴人臉色蒼白,哪里想到這些賤民,居然能和神山來的活佛打的如此激烈,

    戒律院長老們想不明白,這些罪民哪里來的勇氣,居然能夠抵抗百余僧兵借來的佛言之力,看著眼前的血海世界,仿佛見著無數厲鬼修羅!

    七念神情凝重至極,他一直在聽那些農奴斷喝出來的經文,聽了很長時間,終于聽清楚,那根本不是經文,只是一句話。

    “士!不!可!以!不!弘!毅!”

    這句話很簡單,只有七個字,這句話的意思很深遠,足以品味七百年,這句話的威力很大,輕松地把佛言碾成碎片。..

    貴人們想不明白,戒律院的長老們想不明白,七念也想不明白,但他想到了一件事情,他曾經聽已死的七枚說過,當年在白塔寺前,書院大先生臨戰悟道,只用了一句話便破了講經首座的佛言。

    當時大先生說的那句話是:“子不語怪力亂神。”

    此時七念很自然地想到這件往事,難道此時罪民們正在喊的這句話……也是夫子說的?就算如此,那個人的道怎么可能到了這一步?

    他想錯了,此時回蕩在原野間,為農奴們帶來無數勇氣與堅毅氣質的話。并不是夫子說的。而是那個人說的。

    這句話不是子曰,只是那個人對自我的要求,對眾生的期許,里面飽含著他這一生的精神與氣魄,千人同喝便是雷霆。

    士不可以不弘毅。

    此時在戰場間廝殺的那些普通人,祖祖輩輩都是奴隸,他們不是士。但當他們說出這句話后,他們就變是士,他們是高貴的人。

    于是,他們就有士氣。

    農奴們向著殘兵與曾經心中的活佛殺去,其聲如雷。

    在佛經里,佛祖曾經這樣解釋天穹上的雷聲。說那是云與天空的摩擦或者撞擊,而在今天的戰場上,雷聲是鐵與鐵的撞擊。

    煙塵在草甸間飄拂,一道鐵劍忽然現身。

    這道鐵劍很直,世間再也找不到更直的存在。

    這道鐵劍很厚,厚的不像是劍,更像是塊頑固的鐵塊。

    鐵劍呼嘯破空斬落。

    一名僧兵舉起鐵棍相迎,只聽得一聲雷響。鐵棍驟然粉碎。僧兵跌落于地,口吐鮮血。身發無數清脆裂響,就此身碎而死。

    十根鐵棍破空而至,如群山壓向那道鐵劍。

    鐵劍傲然上挑,仍然只是一劍,也只有一道雷聲,十根鐵棍就像是十根稻草,頹然變形,散落在四處,沒入野草不見。

    手握鐵棍的那十名僧兵,更是不知被震飛去了何處。

    草甸間只聞一聲暴喝,僧兵首領張嘴露牙瞪目,似佛前雄獅子狀,凝無數天地元氣于鐵棍之上,砸向那道鐵劍!

    便在這時,一只手從煙塵里伸了出來,握住了鐵劍劍柄,這只手的手指很修長,手掌很寬厚,握著鐵劍,有一種說不出的和諧感。

    如果非要形容這種和諧感,大概便是渾然天成四字。

    煙塵里隱隱現出一道身影,那人握著鐵劍,隨意一揮,便格住了僧兵首領挾無數天地元氣砸落的那一棍。

    鐵劍鐵棍相格,其間有火光四濺,有春雷暴綻,有瞬間靜默。

    僧兵首領只覺一道恐怖的力量從鐵棍傳來,那道力量給人的第一感覺非常狂暴,但更深的層次里,卻是那樣的冷靜而有秩序。

    他知道自己不是這種層次力量的對手,必然落敗,但身為懸空寺戒律院頂尖的強者,心想總要阻鐵劍一瞬,斷不能墮了佛宗威嚴。

    所以他不肯松手,死死握著鐵棍。

    在旁觀者眼里,那道鐵劍只是在僧人鐵棍上一觸便離,煙塵里那道身影,再也沒有理僧兵首領,在旁平靜走過。

    轟轟轟轟,真正的雷聲直到此時才炸響,在僧兵首領的身體里炸響,他的手指盡數碎成骨渣,手腕斷成兩截,緊接著是手臂……

    僧兵首領緊握鐵棍的兩只手臂,被那道鐵劍直接震成了兩道血肉混成的亂絮,被原野上的風輕拂,便隨煙塵淡去不見。

    一聲凄慘的厲喝,僧兵首領痛地跪到地上,臉色蒼白至極,想要敲擊自己的腦袋來止痛,卻已經沒有了那種可能。

    煙塵漸靜,那道身影漸漸顯露在眾人眼前。

    他的頭發很短,鋒利的發茬就像書院某處的劍林,對著高遠冷漠的天穹,他的右臂已斷,輕擺的袖管上卻沒有一絲皺紋。

    他穿著件土黃色的僧衣,僧衣一年未洗,滿是塵埃,此時又染著鮮血,很是骯臟,但他的神情,卻像是穿著華服參加古禮祭祀。

    他的神情還是那樣平靜而驕傲,臉上涂滿了血,僧衣上染滿了血,左手握著的鐵劍不停在淌血,他渾身都是血。

    看容顏,他就是個普通僧人,但這般渾身染血,自血海般的戰場里走出,就像是自地獄里走出的一座血佛。

    原野間一片死寂。

    七念和戒律院長老們,看著書院后山最驕傲、最恐怖的二先生,想著他這一年里在地底世界的所殺的人,嘆息說道:“我佛慈悲。”

    他說道:“佛祖可悲。”

    七念合什說道:“那年在青峽前,你力敵千軍,然而此地不是青峽,是佛土,你沒有書院同門相助,便是戰至時間盡頭,也無取勝之可能。”

    他說道:“士者,君子也,士不可以不弘毅,任重而道遠,仁以為己任,不亦重乎?死而后矣,不亦遠乎?”

    七念說道:“汝道不通,何如?”

    他看著身前這些僧人,面無表情說道:“我叫君陌,得先生教誨,唯愿此生行君子之道,敢攔道者,必死無葬身之地。”

    ……

    ……

    (第三章,這章是兩千,剛才腦子有些亂,第二章本來十點半就寫完了的,結果忘了發布。第四章爭取兩點鐘前出來。)(未完待續。)!s***

    [記住網址 . 三五中文網]

    
一尾中特高手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