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庫 > 將夜 > 正文 第一百零六章 菩提樹下踏山行
?    黑色馬車繼續向西行走,車廂里,寧缺很仔細地把那些黑布拉直鋪平,然后看著那張棋盤問道:“為什么要來這里?”

    桑桑說道:“我要確認一件事情。”

    那棋盤不知是用什么材料做的,看著似鐵,透著股冰冷堅硬的味道,但當寧缺用手指去敲時,卻不會發出任何聲音。

    佛祖留給人間的棋盤,自然不凡。

    寧缺看著棋盤,沉默片刻后問道:“什么事情?和佛祖有關?”

    桑桑說道:“不錯,我想知道他到底是死是活。”

    寧缺震驚無語,他有想過桑桑是想通過懸空寺里的佛宗秘傳尋找回到神國的方法,甚至猜測她可能是要去滅掉懸空寺,卻怎么也想不到,她要做的事情居然是確認佛祖的死活!這意味著佛祖難道還活著?

    “我不明白,佛祖不是早就涅槃了嗎?”

    “在爛柯寺的時候,我就對你說過,他已經死去,但還活著。”

    寧缺想起來了,那日在瓦山峰頂,她看著春雨里已經不存在的佛祖石像,忽有所感,說佛祖便是那只姓薛的貓。

    當時他覺得很莫名,所以沒有深思,卻沒有想到她竟是真的認為佛祖還有可能活著,還為了這個原因來到了西荒之上。

    寧缺非常不解,佛祖明明已經涅槃,怎么可能還活著?

    “什么是涅槃?”桑桑問道。

    寧缺微怔,說道:“涅槃是佛宗的最高境界……”

    桑桑面無表情說道:“如果涅槃就是死。為什么不干脆叫死?”

    這個問題很簡單,甚至帶著一種不講理的味道,但寧缺沒有辦法回答,因為他很清楚,她的這個問題,實際上已經說明了問題。

    桑桑望向窗外飄著雪的荒原,說道:“如你老師那般,佛陀亦曾思考如何能夠勝我,他想用智慧來洞悉我,卻不能成事。于是他想勘破因果,再跳出因果,熬過時間,便能熬過我,然而誰能真的跳出因果,超越時間?”

    寧缺說道:“所以?”

    桑桑說道:“佛陀把自己藏了起來,讓我找不到他,然后機緣到時,自會蘇醒。”

    所謂機緣。難以定述,或者是她回歸神國之時。或者是她難離人間,日漸虛弱之時,似佛祖這樣的大能,必然自有妙算。

    寧缺明白了一些,卻有更多的不解,昊天無所不能,無所不知,又怎么可能不知道佛祖的生死?就連夫子當年,也不可能完全避開昊天的眼光。只不過他與人間合為一體,昊天沒有辦法確認他的本體罷了。

    “我確實無所不知。”桑桑說道:“所以我不解,所以我要來看看,如果佛陀還活著,我便把他殺死,這樣我便知曉他的生死。”

    不知佛祖生死,那么便找到你。如果你已死便罷了,如果你還活著,那么我便殺死你,于是你的生死便能確定。這是何等樣霸氣的宣言。

    只有她有資格說這樣的話。

    寧缺忽然覺得在這樣的妻子面前,自己確實只能做一個居家男人,所以他很自覺地拿起那些黑布,開始縫補大黑傘。

    ……

    ……

    如那年秋,寧缺和桑桑又從爛柯寺來到西荒。只不過當時他們通過佛祖的棋盤來的,現在佛祖的棋盤在他們的手里。

    荒涼的原野上,有一棵孤伶伶的樹。

    樹干灰白,葉若蒲團,于微雪間青青團團,正是菩提樹。

    菩提樹下有幾處微陷的痕跡,里面光滑如鏡,十分潔凈,沒有落葉,沒有積灰,也沒有雪花,里面什么都沒有。

    佛祖于菩提樹下側臥閉目涅槃,這些便是他留在人間最后的痕跡。

    黑色馬車停在菩提樹前,寧缺和桑桑走了下來。

    菩提樹下有名老僧。

    這位老僧頭戴笠帽,手持錫杖,身體仿佛與荒涼無垠的大地緊緊相連,其重如山,其實如原,便是罡風也不能撼動微毫。

    老僧不是佛祖,而是當今人間之佛:懸空寺講經首座。

    朝陽城一別,已是匆匆數個秋。首座是寧缺此生所見的最強者之一,夫子之下便是觀主與他,此時看他坐在菩提樹下,難免有些緊張。

    講經首座沒有看寧缺,而是看著他身邊的桑桑,眼里的情緒非常復雜,有憐惜有悲憫有同情,最多的則是堅定。

    桑桑要去菩提樹下,看佛祖涅槃留下的痕跡。

    首座坐在菩提樹下,他若不讓,怎么看的到?

    全盛時期的大師兄和二師兄聯手,都不見得是講經首座的對手,寧缺根本沒有想過憑自己,便能越過這道山脈。

    是的,講經首座便是大地間一道無形卻極為雄峻的山脈,他的雙腳仿佛生在原野之間,手中的錫杖便是山脈里的巨樹。

    “請前輩讓路。”寧缺說道。

    首座靜靜看著他,說道:“為何要讓路?”

    寧缺說道:“我們想看一眼菩提樹。”

    首座輕嘆一聲,說道:“菩提本非樹。”

    寧缺說道:“我們不是出家人,不打機鋒。”

    首座說道:“即便菩提是樹,也是我懸空寺的樹。”

    桑桑忽然說道:“這樹上刻了懸空寺的名字?”

    這句話好不講理,好像頑皮的小孩子搶奪玩具時講的道理,講經首座哪里想到昊天居然會說出這樣的話,不由怔住。

    懸空寺講經首座,乃是修行界最巔峰的人物,但在桑桑的眼里,不過是個凡人,就算他與原野連為一體,也就是塊有些笨重的石頭。

    桑桑向菩提樹下走去。

    寧缺的神情變得緊張起來。

    柳白縱劍入桃山后,這便是昊天與人類最強者的對話。

    首座緩緩閉上眼睛。不看向樹下走來的她。

    他坐在樹下,便是一道山脈,其根深植于地殼之間,其峰高聳入云,已至青天,即便昊天來到人間,又如何逾越?

    桑桑走到菩提樹下,向首座身上走去。

    她的腳落到首座的膝頭上。

    首座的身軀并不如何高大,甚至有些瘦削。

    她卻如此高大,如此豐滿。

    她向首座的身上走去。就像是一只白象要登上園林里秀氣的假山。

    這畫面看著有些怪異,有些令人無法理解。

    她的腳落在首座身上后,假山便變成真的山脈。

    這道山脈無比雄峻。

    她毫不在意,繼續向上,左腳落在首座的肩膀上。

    山脈再如何高,她只需要走三步,便能登頂。

    青色繡花鞋,與笠帽相觸,大地震動不安。天上亂云橫飛。

    她站在首座的頭頂,負手靜靜看著身前的菩提樹。看著遠方的懸空寺。

    仿佛站在峰巔看風景。

    這真是一幕異常神奇的畫面。

    對桑桑來說,人間沒有她不能逾越的山脈。

    哪怕這道山脈如此雄峻,其峰快要接天,但與天之間依然有絲距離。

    哪怕這道山脈與原野相接,其下便是無盡厚土,但她依然可以壓制。

    她用天穹的力量,來壓制大地。

    大地的震動仍然在持續,而且變得越來越劇烈。

    青青的菩提樹沒有倒下,蒲團般的葉子卻落了滿地。

    首座的身體也開始劇烈的震動起來。身上的袈裟碎成無數蝴蝶,向四野逃散,蒼白的身軀泛著淡淡的白色光澤,如同雕像一般。

    寧缺看著樹下的畫面,震撼無語,想起當年在朝陽城里,無論是元十三箭還是鐵刀。都無法在首座的身軀上留下一點痕跡。

    首座已經修至肉身成佛,無論身心皆金剛不壞,此時看來,即便是天穹壓頂。居然也能繼續卻撐!

    桑桑背著手站在首座頭頂,神情漠然不動。

    她不在乎被自己踩在腳下的老僧能支撐多長時間,她只是要看那棵樹。

    大地繼續劇烈地震動,荒蕪的原野上,出現了無數深不可見的黑色裂縫,遠處甚至有紅色的巖漿溢出!

    桑桑的繁花青衣在風中輕微,薄雪輕揚中,緩緩向下。

    她踩在腳下的講經首座,緩緩向大地里陷落,擠出無數黑色的泥土,發出令人牙酸的磨擦聲和巖石斷裂聲!

    沒有過多長時間,講經首座便完全陷進了地面,只剩下頭露在地上,兩縷白眉在煙塵里飄著,看著異常慘淡。

    不離大地,便金剛不壞,這是講經首座修行的無上佛法,即便是觀主重新恢復境界,想必拿他都沒有什么辦法。

    桑桑的方法很簡單,她直接讓他與大地真正融為一體。

    講經首座的頭在地面上,閉著眼睛。

    桑桑從他的頭頂走了下來,只是一級很矮的石階。

    她沒有回頭看這名佛宗至強者,背著手走到菩提樹前。

    她先前對首座說過,菩提樹上沒有刻懸空寺的名字,所以這樹不是懸空寺的,事實上,這棵菩提樹上刻著她的名字,所以是她的。

    那年秋天,她和寧缺從爛柯寺逃難來到此間,其時被這個世界追殺,正自黯然神傷,寧缺帶著她來看佛祖的遺存,然后在菩提樹下刻了一行字。

    “天啟十六年秋,書院寧缺攜妻冥王之女桑桑,到此一游。”

    看完菩提樹下佛祖涅槃時留下的痕跡,她背著雙手,離開菩提樹,向遠方那座與地面平齊的高峰走去,峰間便是懸空寺。

    寧缺看著菩提樹上那行字跡笑了笑,看著地面上講經首座的腦袋嘆了口氣,駕著馬車向原野間她的高大身影追去。

    ……

    ……

    (首先感謝大家投的推薦票,請大家繼續賜教,繼續投票,非常感謝,再然后就是,每天一萬的節奏,總是難以持續,而且也不是我們的風格不是?所以今天就這一章了,我把后面情節梳理一下,明天來大場大暴發,我還是習慣這種神經質的節奏一些,反正沒要月票,我想怎么暴就怎么暴,只要總數不少就是,哈哈哈哈,想著就開心啊。)(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q-

    [記住網址 . 三五中文網]

    
一尾中特高手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