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庫 > 將夜 > 正文 第一百四十二章 二師兄的規矩(上)
?    驚神陣里有一道暗線出現了堵塞,便干脆把這條暗線的出口處完全堵住,依陣法生死還復之理,迫使自北向南的天地氣息流動完全停止,從而在城內郁積的愈發嚴重,直至倒溯反沖,借用天地自身把那幾處堵塞沖開。。

    莫山山給長安城開出的這個藥方很簡單,粗暴至極,實在很難想象出自這樣一個清美溫柔的少女手中,如果被她醫治的是真正的人,在服下這劑藥后,絕對會諸竅流血而死,但如果服這劑藥的是長安城,會不會不一樣?

    寧缺沉默了很長時間,問道:“堵在哪里?怎么堵?”

    “這道線的出口是南門,此處也正好是驚神陣的生門,正對著朱雀大街,如果要堵死,自然便是要把這門封死,至于方法……”

    莫山山說道:“我想用石頭把這道城門堵死。”

    用石頭堵死城門,聽上去沒有什么問題,但寧缺知道,單純物理意義上的封堵,對長安城里的天地氣息流沒有任何意義,所以他馬上明白了她的意思,想起了魔宗山門外大明湖底的無數塊頑石,想起那座名為塊壘的陣法。

    “有沒有把握?”他問道。

    莫山山搖頭說道:“沒有把握,但想不出來別的方法,你對我說過,最后的方法就是最好的方法,所以我想試一試。”

    這確實是寧缺經常說的話。

    他想了想后說道:“雖然有些冒險,但好像這法子確實有些意思。”

    時間急迫,封死朱雀南門的工程,必須馬上進行,寧缺讓城門下的青龍幫眾通知春風亭,再把這個安排知會到了宮中。

    唐國朝廷的行政能力,在接下來的數個時辰里,得到了完美的展現,沒有用多長時間。由工部和天樞處領頭,數名陣師和三千多名臨時征調的民夫,便來到了南門處,盡數歸由莫山山指揮調動。

    莫山山問道:“至于需要三萬多塊石頭,我們到哪里找這么多石頭?”

    寧缺望向城內的民宅,說道:“實在不行就拆房子。”

    奉旨前來的戶部侍郎聽著這話,沉默片刻后小聲說道:“城南三里外有湖,湖里有很多石頭。往年各王公府邸修宅院的時候……”

    不等他把話說完,寧缺說道:“既然有湖石,那是最好不過,侍郎大人有什么主意,不妨對莫姑娘直言,現在時間緊張。不是客套的時候。”

    戶部侍郎聞言應下。

    莫山山又道:“我需要數百塊萬斤以上的重石,可搬得動?”

    戶部侍郎說道:“工部庫房里的器械正在往這處運,莫要說萬斤以上,就算是十萬斤重石,也能從湖里取出,運到南門前。。”

    朝廷下旨,長安城南門就此封閉,糧隊與民眾全部經由其余諸門進出,數千名自愿前來的百姓與戶部技術官員還有陣師。在莫山山的指揮下,開始鋪設陣法,搬運巨石,南門頓時變成了一處大工地,熱鬧異常。

    確認沒有什么別的問題,寧缺便與莫山山告別。

    莫山山微異問道:“你要去做什么?”

    寧缺說道:“最后的方法就是最好的方法,但現在還沒有到最后那一刻,我想看一下,還能不能找到別的方法。”

    莫山山不再多言。平靜說道:“祝你好運。”

    寧缺揖手行禮。轉身離開。

    由南門往長安城里去,必然要經過那條著名的朱雀大道。

    深秋的天空。時而高遠,時而晦暗,全看有沒有云遮住天空。

    當寧缺順著朱雀大道向北走去時,有云自城外飄來,遮住了天空里的陽光,灑向一大片陰影,讓城中的溫度變得低了些。

    朱雀大道上的那些石制繪像,也因為光線的變化,顯得幽暗了很多。

    秋風微起,便有雨珠落下,寒冷的秋雨把街上的行人趕到了街旁。

    寧缺沒有離開,依然站在原地。

    他伸手到背后,想要拿出大黑傘撐開,卻只摸到了刀柄。這時他才想起來,大黑傘已經不在身邊,大黑馬也已經不在身邊,馬車已經不在身邊.

    桑桑,也不在。

    寧缺想著當年和桑桑第一次看到它時的感受,想著自已渾身是血倒在它身前的舊事,沉默不語,心里的情緒非常復雜。

    夫子帶著他和桑桑,在人間進行最后一次游歷的時候,曾經回過一次長安,那時朱雀曾經現身,出現在黑色馬車里。

    朱雀是驚神陣里的一道神符,寧缺是驚神陣的主人,再加上老師這層關系,所以此時二者之間雖然沒有言語,卻仿佛能心靈相通。

    相看無言,只有情緒和思緒在他與朱雀之間回蕩。

    “你只是知命巔峰。”

    寧缺看著被雨水打濕后顯得愈發靈動的朱雀繪像,在心中默默想著:“對觀主這樣的強者,又有什么用呢?”

    ……

    ……

    楊二喜喘息著收回草叉,拄著草叉站在原野間休息。

    他的身前是一座土墳,上面覆著的土很新鮮,是剛剛才堆好的。

    草叉上的臘豬蹄,已經送給了難民,最近這些天,他開始用草原蠻騎的彎刀作戰,但手里那根草叉卻是越來越鋒利,因為用的次數很多。。

    草叉用來掀土挖抆,要比刀好用的多。

    這幾天他挖了很多座墳,埋葬了很多同伴的尸體。

    休息的差不多了,楊二喜吐了口唾沫,與不遠處的同伴喊了幾句,收起草叉背到肩上,踏著疲憊的步伐向西方的山林間走去。

    就在這片原野間,新筑了兩千多座墳,很小很簡陋的墳。

    唐軍從來不會扔下任何一個同伴,無論是生還是死。

    戰爭期間無法做到,也會在戰后盡最大可能尋回同伴的遺體。

    不過這里本來就是大唐的國土,戰士埋在這里,也等于是埋在家鄉。

    聽說皇帝陛下回到長安城的時候,都是一匣骨灰。

    這些死去的戰士們,沒有什么不滿意的。

    ……

    ……

    大戰開始不久。朝小樹便帶著驍騎營出了長安,直赴東疆與草原騎兵作戰,在隨后的這些天里,不斷有自愿前來的退伍兵匯入他們的隊伍,同時還有自燕境撤回的東北邊軍殘兵被收攏,軍員數量越來越多。

    現在這支軍隊的人數已經超過了三萬人,被朝廷正式命名為義勇軍,只是因為裝備尤其是戰馬缺少的緣故。相對草原騎兵依然處于弱勢。

    就在昨日,東疆義勇軍與草原騎兵進行了真正意義上的第一場大戰,處于弱勢的義勇軍以難以相像的勇氣,獲得了最后的勝利。

    為此在這片東疆原野上,數千名義勇軍付出了生命的代價。

    然而令朝小樹和驍騎營諸將領感到警惕的是,在這場慘烈的戰斗中。始終沒有人發現隆慶皇子和那些墮落統領的身影,更令他們感到有些不安的是,入侵者里實力最強大的神殿護教騎兵與草原精銳,不知去了何處。

    朝小樹看著西方的山林,想著先前平原郡緊急送來的軍報,臉上仿佛蒙了一層霜氣,說道:“他們去長安了。”

    東疆義勇軍連續作戰,后勤支援困難,已經疲憊到了極點。能夠在昨日這場大戰中,擊潰草原騎兵大部,已然是超水平的發揮。

    此時就算知道隆慶皇子帶著那批精銳直趨長安城,他們也已經沒有能力做出任何應對,更沒有可能搶在前面進行攔截。

    劉五聽著朝小樹的判斷,神情變得異常凝重,卻還是有些不解,說道:“蠻騎多散于東疆,隆慶麾下雖是精銳。但絕對不可能攻下長安城。”

    這正是朝小樹面若寒霜的原因。

    明明沒有任何意義。隆慶為什么愿意舍棄如此多的部隊,只為了爭取時間直突長安?只有一種解釋。隆慶堅信當他的騎兵抵達時,長安城必破。

    ……

    ……

    青峽在莽莽青山前。

    青山之前是平原。

    這片平整肥沃的原野,大半數屬于清河郡,還有一小部分是軍部的征地,除了草甸之外,還有很多耕種多年的田地。

    數日血戰,秋草早已涂滿了血水。

    萬頃良田,被西陵神殿聯軍的千軍萬馬,踩踏的泥濘一片。

    今年秋天有太多的慘事發生,農夫四散逃亡,田地里的稻谷無人收割,頹然無力地在風中佝著身,看著上就像是等著被絞死的罪犯。

    青峽右前方,有一片相對平整的稻田,沒有被鐵騎踐踏,田里的稻谷密密麻麻,一片金黃,看著非常美麗。

    葉蘇便在這片稻田里。

    他向青峽處走去。

    有風隨著他的腳步而起,金黃色的稻穗被吹動,四處微卷,然后彈起,就像是金色的海洋,然后稻海漸分,為他讓開一條道路。

    稻海不得不讓,因為有柄薄薄的木劍。

    ……

    ……

    君陌是自軻浩然之后,書院最驕傲的人,是傳說中的二先生。

    葉蘇是十余年前便勘破生死的道門天才,同樣是傳說中的人物。

    他們是真正的世外之人。

    這樣兩個人相遇,究竟誰更強一線?

    青山之前的原野間,所有的目光都看著那片稻田,看著那柄木劍。

    天地間一片安靜,只有戰馬輕嘶,有些不安地輕輕踢著蹄。

    這兩天多時間,始終處于隨時準備出擊狀態的騎兵,紛紛下馬,因為他們知道這場戰斗容不得自已這些凡人插手,那是只屬于強者的尊嚴之戰。

    神輦里,葉紅魚沉默看著青峽處,手指在血色神袍上輕輕點著。

    ……

    ……

    葉蘇來到青峽前。

    他看了看那張鐵篷,又望向二師兄身上焦黑色的盔甲。

    最后,他的目光落在那柄鐵劍上,微微皺眉,準備說些什么。

    二師兄的聲音先響了起來,依然是那樣的嚴肅,那樣的認真。

    他看著葉蘇,說道:“你站的地方不對。”

    葉蘇沒想到當頭便是這樣一句話。

    他靜斂心神,認真請教道:“何處不對?”

    “那是田,不是路。”

    二師兄說道:“路用來走,田用來種糧食。明明有路,你卻不走,非要從田里走過來,那是糟蹋糧食,自然不對”

    青峽前的書院弟子,本來因為葉蘇的到來而有些緊張,此時忍不住樂了起來,感覺就像是這些年師兄教訓自已一樣。

    沒有什么廢話,也沒有皺眉,沒有猶豫。直接見著你便是一句話,因為你錯了,那么便要說你不對,二師兄就是這樣的人。

    不管對方是道門行走還是皇帝妓女,只要你錯了,那便應該被教訓,這就是二師兄的規矩,世間萬事大不過道理,這種大小便是禮。

    糟蹋糧食不對,站錯地方不對,穿俗世衣衫卻梳道髻,也不對,在二師兄看來,葉蘇渾身上下都是問題,這讓他非常不悅,甚至有些失望。

    葉蘇感受到了對方此時的情緒,不禁笑了起來,心想君陌果然是傳說中的性情,微笑說道:“你那套早已不合時宜,更何況這是戰爭。”

    二師兄說道:“時宜者,宜于時也,種稻收糧,千秋事也,豈能因時勢而移。”

    葉蘇漸漸斂了笑容,說道:“你又如何能控制別人?”

    二師兄說道:“青峽之戰兩日有余,但凡縱馬踏田之敵,我未留手,那些騎兵雖然不知,卻知道趨利避害,所以才能剩下你所在的這片稻田。”

    葉蘇放眼望向稻海四周,神情微凜。

    昨夜在得到書院諸弟子允許之后,西陵神殿聯軍連夜收尸,此時殘留在青峽前的尸體已經不多,但血水還在田野間。

    他所在的稻海之旁,應該曾經還有一大片稻田。

    此時那片稻田已經被踏成廢土,稻谷散落在地面上,畫面很是慘淡。

    那片稻田里的血水最深最凝,就像是漿子一般。

    葉蘇這才知道君陌沒有說謊。

    但凡縱馬踏田的騎兵,果然都被他殺死了。

    如此慘烈的戰斗,稍一失神,便是劍毀人亡的結局,但在這種情況下,二師兄居然還沒有忘記用鐵劍去執行他的規矩。

    這究竟是一個怎樣的人?

    葉蘇站在稻田里,沉默了很長時間,伸手摘下一穗,輕輕揉著,看著腳下被血水浸透的土壤,說道:“我不服教,你何以教我?”

    二師兄說道:“你錯,所以我教你,你不服教,我便打到你服。”

    ……

    ……()

    [記住網址 . 三五中文網]

    
一尾中特高手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