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庫 > 將夜 > 正文 第一百三十二章 萬劍成囚
?    柳白站起身來。

    劍閣弟子微凜,想到師尊先前說的那些話,知道他決定不再等待,那么這便意味著修行界最巔峰的一場戰斗,即將到來。

    然而就在此時,神輦幔紗微拂,葉紅魚走到了原野間。

    氣氛低落的西陵神殿聯軍,看到原野上的那抹血紅身影,先是變得鴉雀無聲,然后暴發出雷鳴般的歡呼聲。

    葉紅魚是道門真正的天才,前些年壓的隆慶皇子喘不過氣,是寧缺最不愿意面對的對手——世間最年輕晉入知命境的紀錄,依然由陳皮皮保持,但如果她愿意,也許她會在陳皮皮之前便做到這一點。

    這聽上去似乎沒有什么說服力,然而事實證明,當她想要做某件事情的時候,她總能做成,比如成為裁決大神官。

    看到葉紅魚的身影出現在原野上,柳白把雙手負到身后,不再前行。

    對于西陵神殿里的那些大人物,柳白向來不怎么喜歡,包括掌教大人在內,但唯獨,他一直很喜歡,或者說很欣賞葉紅魚。

    不是因為葉紅魚能夠坐上裁決神殿的墨玉神座,與他有很深的關系——那封信里的紙劍便是柳白親手畫的——更是因為,他知道現在的葉紅魚從來沒有局限在那柄劍的領域里,她的道門神術已然大成。

    柳白依然認為君陌要比葉紅魚更強,但他認為昨天傍晚,君陌留下那句你不是我的對手后,葉紅魚此時依然選擇出戰,那么便必有可戰這理。

    他很想知道,葉紅魚會怎樣做。

    他更想知道,她和君陌這一戰的結局。

    所以他再次選擇觀戰……西陵神殿聯軍的士氣,被青峽外那柄鐵劍。斬殺的無比低落,直到葉紅魚的身影,映入眾人眼簾,他們才重新振奮起來。

    葉紅魚向青峽走去,走到原野正中才緩緩停下腳步。

    巨浪般的歡呼聲,從她身后傳來,越來越高,然后忽然靜止。

    無數雙目光落在她身上那件血色的裁決神袍上。無比緊張。更是期待。

    她站出來,便能對聯軍士氣造成如此大的影響,最關鍵的還是她西陵大神官的身份,雖然她是西陵神殿歷史上最年輕的裁決大神官。

    西陵大神官,必然是無數道門修行者無比敬畏的神座,是世間億萬昊天信徒心中的神明。誰會認為神明會敗給凡人?

    神殿聯軍軍營里隱隱有調動,不知多少萬人涌出軍營,來到戰場最前方。手持長矛鐵槍,興奮地看著原野間的畫面。

    歡呼聲、嘈雜的議論聲已經停止。

    天地間一片安靜。

    有敲擊聲忽然響起。

    那是長矛尾端,與原野的撞擊聲。

    手持武器。敲擊大地的人數越來越多,聲音變得越來越響。

    不知數千數萬根長矛和鐵槍,在與地面互相撞擊,地面開始震動。

    最開始時,無數兵器與地面的撞擊聲密集而雜亂。然后漸漸變得整齊起來,節奏變得越來越快,最后變成最沉重的一聲。

    轟……如同戰鼓般的敲擊聲,最后凝作了一道雷鳴。

    就在雷鳴響起的那瞬間。

    葉紅魚出劍。

    面對君陌如此可怕的對手,她出劍便必然是最強的一劍。

    就在出劍的同時,她被黃金神冕束縛住的黑發,被大風吹拂向后狂舞。

    她的雙眼驟然明亮,眼眸最深處的兩抹神之星輝開始猛烈地燃燒,金黃色的火焰里能夠看到最純潔的靈魂在舞動。

    然而明明已經出劍,道劍卻依然在她手中。

    那柄薄薄的道劍,沒有化作一道長虹飛往青峽,也沒有虛緲不見隱于風中,而是被她握在手里,遙遙指向青峽處那個男人。

    道劍沒有出。

    但劍已經出了。

    天色陰晦。

    青山前的原野很是暗沉。

    天地間驟然出現數萬道白色的湍流,直刺青峽。

    一道白色湍流,就是一道劍痕。

    她借神之星輝看穿天地氣息分野,以昊天神術發出的劍痕。

    有數百道劍痕貼著原野地面,橫越滿地尸首與鮮血,直指青峽。

    更多的劍痕直上天穹,甚至快要進入暗淡的云層,然后像羽箭一般,沿著完美的弧形下落,依然指向青峽。

    這些劍痕距離天空更近,吸收云層里散發出來的天光,再把那些天光折射成七彩的光線,看上去就像是真正的光劍,

    美麗的宛似夢幻一般。

    無數道帶著圣潔莊嚴意味的劍痕,從葉紅魚的手中的道劍尖端發出,然后或靜或逸,或直上青天或靜依大地,直刺君陌!

    看到這幕不可思議的畫面,西陵神殿聯軍營中,再次暴發出歡呼的聲音。

    柳白的眉頭卻微微蹙起,有些不解……君陌的盔甲,是世上最好的盔甲。

    縱使前一刻還染滿鮮血與塵埃,只需要被風吹拂片刻,便重新變得潔凈如新。

    明亮的盔甲,就像是鏡子一般,反射著天地間的畫面。

    青山之前的陰晦天空。

    被血染紅浸濕的原野。

    還有那數百道圣潔莊嚴的劍痕。

    以陰暗天穹為幕布,那些明亮的劍虹,看上去非常美麗。

    仿佛就像是一場盛大的煙花。

    盔甲上的煙花越來越明亮熾烈,代表著那些劍痕越來越近。

    二師兄抬頭看著天空,什么都沒有做。

    在很多人眼中,這只是一瞬間,但事實上他已經等待了很長時間。

    他一直在等待,等待那數萬道劍痕,最終變成一劍。

    然而他卻始終沒有等到那一刻的到來。

    當他確認這數萬道劍痕不會重新匯成一劍后,眉頭微挑。

    交戰至今,他的臉上始終沒有任何情緒變化。這是第一次。

    因為他暫時沒有想明白,葉紅魚為什么會出這么多劍。

    到了他和葉紅魚這種境界,都清楚什么才是真正的強大。

    美麗不是強大,比如盔甲上的煙花。

    圣潔不是強大,比如她眼中的神輝。

    壯觀不是強大,比如橫亙天地間、令萬人驚嘆的數百道劍痕。

    專注才是強大。

    這場由無數道劍形成的煙花,根基是葉紅魚境界高妙的西陵神術,看似盛大壯觀。也因其如此。所以無法做到絕對的專注。

    長安夏天的暴雨,雖然聲勢浩大令人心悸,但來去匆匆,雨消后卻很難在古老的城墻上留下任何痕跡。

    書院檐前的滴水,雖然淅淅瀝瀝悄無聲息,但持之以恒。千年后不知滴穿了多少塊堅硬的青石過道磚。

    二師兄沒有與葉紅魚交過手。

    但他通過寧缺,看過柳白畫給葉紅魚的那把劍,同樣也是通過寧缺。他知道葉紅魚是一個怎樣的人。

    在他看來,這個剛剛領悟柳白劍意,便敢直闖裁決神殿奪位的小姑娘。毫無疑問是新一代里的最強者。

    她比皮皮強。

    比寧缺強。

    那么她就不可能不明白,什么才是真正的強大。

    她最強大的一劍,必然就只是一劍。

    不可能是這么多劍。

    二師兄一直等葉紅魚萬劍合一。

    因為他決定在她使出最強的那一劍時,出劍擊敗她。

    唯如此,才稱得上快意。

    然而葉紅魚沒有這樣做。

    他不明白她為什么沒有這樣做。

    即便她使出最強一劍。二師兄也自信能擊敗她,但此時她出劍便是萬道,等于提前宣告失敗,因為她根本尋找不到一絲勝機。

    二師兄忽然想明白了。

    葉紅魚今日出戰,根本就沒有想著求勝。

    “為了最終的勝利,竟能如此冷靜地放棄自已的驕傲,這也是一種驕傲吧?”

    二師兄想道,然后看著來到青峽處的萬道劍痕,說道:“這就是樊籠?”

    他舉起手中的鐵劍,斬向數萬道劍痕構織而成的樊籠神陣,神情凝重。

    不是因為樊籠。

    而是因為葉紅魚藏在樊籠陣之后的心意……樊籠是西陵神殿最精深強大的陣法之一。

    軻浩然以浩然劍擬了一座樊籠陣,便困了蓮生大師數十年,前代裁決大神官也是以一座樊籠陣,把衛光明困在桃山十余年不能出。

    葉紅魚此時以數萬劍痕筑成的樊籠陣,根源便是她曾經在魔宗山門里見過的那些浩然劍痕,只是她如今雖然已至知命境巔峰,但和當年的軻先生相比還要差很遠,甚至還不及前代裁決大神官。

    她之所以能夠殺死前代神座,成為新一代的裁決大神官,其中一個最重要的原因,便是因為衛光明破樊籠陣后,前代神座一直重傷未愈。

    以她如今的境界,這座以道劍凝成的樊籠陣,可以困死無數強者,但不足以困死書院二師兄,這也就意味著這場戰斗她輸定了。

    但她不怕輸。

    正如二師兄最終想明白的那樣,她今日出戰根本就沒有想著求勝。

    一名西陵大神官,在數十萬信徒眼前敗給對手,是很沒有尊嚴的事情。

    但她不在乎。

    她的樊籠陣雖然困不住二師兄一世,至少可以困住他一時。

    她要的就是那一時。

    剎那辰光,足夠西陵神殿聯軍做很多事情。

    比如千騎沖鋒。

    而當青峽處響起琴簫聲時……

    神輦里,天諭大神官伸出手指,把身前的西陵教典翻到某一頁……周五的章節數錯了……這兩天連著是岳父岳母的生日,今年是岳母大人六十大壽,有些辛苦,一邊寫一邊犯困,明天沒事了,明天兩更。)(未完待續)RQ

    [記住網址 . 三五中文網]

    
一尾中特高手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