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庫 > 將夜 > 正文 第一百二十八 平靜的來源(上)
?    葉紅魚站在原野上,看著走進篷內那個背影,沉默了很長時間,眼眸里流露出有些復雜的情緒,然后她轉身走回神輦。

    夕陽西下,騎兵歸營,青峽處的琴簫聲也漸漸斂去。

    北宮未央與西門不惑停了演奏,情緒卻依然沉浸在先前的氛圍中,亢奮快意與疲憊的感覺揉雜在一處,直到被重重拍醒。

    四師兄看了一眼王持,用示意他做好準備,然后伸出手掌重重地擊打到北宮和西門的后背上,出手極重。

    北宮與西門只覺一陣劇痛,胸口受震,噗的一聲吐出血來,正自惘然,還沒有來得及惱怒質問師兄何意,便被王持塞了兩顆丸藥進嘴里。

    一道清新的藥意,瞬間在他們的胸腹間彌漫開來,先前那些煩悶躁狂的感受一掃而空,二人覺得舒服了很多,這才明白師兄為什么要打自已。

    “像你們這樣拼命,堅持不了多長時間。”

    四師兄說道:“夜里好生休息一下。”

    北宮未央說道:“多謝師兄出手相助。”

    四師兄說道:“我那一掌不是關鍵,十一的藥才是真正的好東西。”

    王持自幼愛思辯、愛huā草、愛醫人,醫術不敢稱天下無雙,但所研制的藥物,卻絕對是世上最珍稀少見的品種。

    聽著師兄們的贊賞,他有些不好意思地搖了搖頭。

    便在這時,二師兄走進了篷里。

    眾人趕緊上前,幫助六師兄一道把他身上沉重的盔甲卸下。

    眾人想著先前葉紅魚在陣前邀戰,師兄只淡淡回了句你不是我的對手,便讓對方退下,紛紛贊嘆師兄氣度瀟灑。

    二師兄平靜說道:“那小姑娘厲害,要打贏她也要費些力氣,能說句話便不打,自然是更好的選擇。”

    眾人這才明白,師兄看似瀟灑轉身,實際上存的是這個念頭,不由無語。

    七師姐微嘲想著,原來你不像平時表現的那般二啊。

    藥丸在〖體〗內迅速散化,北宮未央覺得精神與念力恢復了不少,豪情壯志復生,說道:“待好好睡一夜,明日再與他們打過。”

    西門不惑此時亦是逸興未消,說道:“正是如此。”

    沒有人回答他們的話。

    北宮未央此時容顏憔悴,十指盡傷,西門不惑在身前揮舞的雙手,還保持著吹簫的姿式,看著就像雞爪般可笑又可憐。

    誰也看的出來,如果再讓他們拼命,只怕真的就要把命拼掉。

    “今日你們辛苦了,明天換我來吧。”

    二師兄仲手在北宮與西門的肩頭拍了拍。

    北宮的身體驟然僵硬。

    西門張大了嘴,眼角微濕。

    二師兄微微皺眉,問道:“怎么了?”

    北宮嘆息一聲,沒有說什么,西門不惑擦掉淚水,感動說道:“師兄,入門這么多年,今天還是你第一次表揚我。”

    二師兄沉默片刻,然后認真說道:“以后我會多表揚你們。”

    七師姐看著西門不惑像雞爪般的雙手,打趣說道:“晚上燉雞爪子給你吃。”

    西門不惑疑惑問道:“為什么要吃燉雞爪?”

    七師姐忍著笑,認真說道:“以形補形。”

    西門不惑苦笑說道:“那豈不是越補越糟糕?”

    青峽出口處響起一陣歡愉的笑聲。

    水已燒開,米已淘好,七師姐開始做晚飯。

    書院后山諸人,此番前來青峽,做了些準備,帶足了米食和咸菜,而且有現成的火爐,她和王持一道動手,做起來并不復雜。

    南方原野間,西陵神殿聯軍也開始收營壘灶做飯,看樣子今日的戰斗真的是暫時告一段落,炊煙處處升起,氣氛終于變得平靜了些。

    青峽出口處的氣氛卻反而變得凝重起來,二師兄為首,諸弟子站在他身后,看著南方那些源源不絕的糧車,臉上的神情變得非常難看。

    給西陵神殿聯軍輸送糧食的是清河郡諸閥的民夫,那些糧食想必也是清河郡的存糧,而就在不久之前,那些都是大唐的糧食。

    北宮未央厲聲說道:“總有一日,要把這些叛賊統統殺干凈!”

    西門不惑沉聲說道:“諸閥子弟必須死光。”

    他們二人來自極南海島,并不是土生土長的唐人,但在書院生活了這么多年,早以唐人自居,甚至表現的要比四師兄等人更為憤怒。

    四師兄舉著沙盤計算了片刻,說道:“如果將來要收復清河郡,至少要殺二十萬人,才能把諸閥勢力清除干凈,才能真正把這口氣出掉。”

    聽著要殺死二十萬人,……北宮與西門臉上的神情驟然一僵。

    他們是把生命奉獻給音律的雅士,這輩子便是連雞都沒有殺過,雖說今天有千余重騎死在他們的琴簫之聲下,但實在無法想象自已要做去血洗屠殺的事情。

    篷下一片安靜。

    書院弟子守青峽,為的是長安城,是大唐,便是殺再多人,他們也無所謂,然而如果將來真有一日,需要他們舉起屠刀……

    北宮忽然笑了起來,說道:“不是還有小師弟嘛。”

    西門不惑恍然,連聲說道:“不錯不錯,小師弟最擅長做這種事情。”

    四師兄和六師兄也紛紛點頭,心想書院若要殺遍天下,舍小師弟其誰?

    二師兄沒有說話。

    王持在菜板旁說道:“涼菜拌好了,有沒有帶芝麻?”

    二師兄說道:“吃飯吧。”

    這時候眾人忽然聞到一股淡淡的糊味。

    七師姐叫喚了一聲,急忙走到灶旁,一看飯已經燒糊了。

    北宮未央看著冒著糊味的白飯,嘆息說道:“老師帶著大師兄去旅游的時候,后山里的伙食便一直不怎么好。”

    西門不惑懷念說道:“還是桑桑在書院的那陣,大家吃的最好。”

    沒有人指責七師姐,但她自已覺得很不安。

    青峽出口外的陣法已成,與二師兄和各有要務的師兄弟相比,她的主要工作便是負責后勤,很是輕松,結果這樣都沒有做好。

    片刻后,不安變成了惱怒,她嗔怒說道:“六師兄這爐子是用來打鐵煉劍的,溫度太高,哪里適合做飯?”

    二師兄眉頭微挑,不悅斥道:“此言無理,無禮。”

    七師姐怔了怔,生氣說道:“嫌我做的不好,就不要吃啊!”

    一頓簡單的飯食結束,該休息的休息,該為明日做準備的準備。

    四師兄說道:“柚子心理壓力很大,所以才會有些羞惱,那時候師兄你訓斥她,她愈發覺得委屈,所以才會對你嚷嚷,你不要怪她。

    二師兄微微皺眉,說道:“有什么委屈?”

    四師兄說道:“她擔心你才會失態,結果還要被你訓斥,這就是委屈。”

    二師兄聞言微怔,沉默很長時間后說道:“沒有必要。”

    四師兄不再說這件事情,因為書院后山弟子們私下議論這件事情已經議論了好幾年,卻始終沒有議論出個所以然來。

    他轉身望向篷后的青峽入口,看著里面若隱若現的石塊,說道:“如果神殿沒有準備,我們還是應該在峽里守,這樣比較省力。”

    二師兄說道:“萬事必求穩妥,那便是最大的不妥,今日戰局明朗,神殿方面卻不停出動騎兵,就是想把我們逼進峽內……雖然我不知道進入青峽后,他們會有怎樣的手段,但不到最后關頭,我不愿意退這一步。”

    “為什么?”

    “因為只要退出一步,便可能退更多步。”

    四師兄轉過身來,望向南方原野間黑壓壓連綿不知多少里的聯軍軍營,說道:“我現在比較擔心對方會不會發起夜襲。”

    二師兄抬頭看著夜穹里的那輪明月,說道:“有老師在天上看著,他們不敢。”

    不知何時,篷內的同門也走了出來,站到二位師兄的身后。

    人們抬頭看著夜空里的那輪明月,各有懷念。

    “這真是老師變的嗎?”王持問道。

    二師兄說道:“也許吧。”

    六師兄不像同門們如此容易感懷,他習慣思考簡單而現實的問題,說道:“柴火是個問題,要進峽采木,容易被人偷襲。”

    二師兄指著篷外原野上,像麥田一般的密集箭枝,說道:“到處都是柴火。”

    和時而熱鬧,時而感傷,基本平靜喜樂的青峽口不同,西陵神殿聯軍營中彌漫著挫敗與郁悶的氣氛,非常安靜。

    白海昕喝了一杯酒,吃了兩碗飯,便示意下屬把食案撤走,然后他走出帳外,看著月光下的青山,眉頭深蹙,陷入長時間的沉默。

    他是西陵神殿聯軍的主帥,但事實上,在聯軍里的排位連前五都進不了,難道他還敢對兩位西陵大神官,對劍圣柳白發號施令?

    這便是他的苦惱,因為他根本不知道神殿大人物們的想法,不明白為什么要犧牲那么多的騎兵,只為了把書院諸人逼進青峽。

    既然是要扼守要道,自然是要在峽里守更合適。

    他更想不明白的是,為什么書院諸人,寧愿在原野間與大軍血拼,也不肯后退數步,進入青峽之中。

    一名紅衣神官走了過來,遞給他一張紙。

    白海昕看了兩眼,眉頭蹙的愈發深刻,心想明天還要繼續送死嗎?

    “讓諸修行宗派和各軍中的武道修行者,全部來大帳。”

    (回頭看凜冬之湖,就是第二卷,發現,寫的真是不錯啊,還有一章。)(未完待續

    [記住網址 . 三五中文網]

    
一尾中特高手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