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庫 > 將夜 > 正文 第一百二十二章 來戰!
?    在寧缺曾經的推演中,就算青峽垮塌,群山擋住敵人,而戰爭中只需要簡易的道路,有膽量實力攻入大唐的強敵,肯定擁有足夠多的陣師符師,甚至是神符師,完全可以強行破開一條勉強供騎兵驅馳的道路。。

    所以需要一位絕世強者守在青峽出口處,那位強者必須足夠強,佛來殺佛,魔來殺魔,道士來一個殺一個,來一雙殺一雙,而且他不能休息,不能睡覺,沒有時間吃飯喝水,甚至說不定要連續和敵方的強者,連續打上個三天三夜!

    寧缺想到這些話的時候,不由失笑,心想世間哪有這樣的牛逼人物,就算有,這樣牛逼的人物又怎么可能傻逼到把自已陷進必死的局面?(注一)

    然而誰能想到,世事的變化總是這樣令人意想不到,兩年時間過去,第三個秋天到來,曾經雄霸世間的大唐,便成了汪洋里的一艘破船,青峽成了大唐必須堅守住的地方,就算是寧缺自已也心甘情愿去做那個傻逼。

    二師兄君陌來了,他來做那個人,他帶著書院后山的師弟師妹們來了……

    他微微皺眉,望向身后。

    琴簫之聲戛然而止。

    “王持呢?”

    北宮未央和西門不惑對視一眼,困惑說道:“先前還在。”

    風沙里,跌跌撞撞跑出來一人,正是書院后山排行十一的王持,只見他手里拿著數株青草,懷里揣著幾個果子,嘴里還銜著一朵不知名的野花。

    “你去哪里了?”

    七師姐把他手里懷里的東西接下來,訓斥道:“明知道出場最重要。”(注二)

    王持滿頭是汗,說道:“好些藥草都被埋了,有些只有這里有,絕了種怎么辦?”

    ……

    ……

    沙塵漸漸斂去,秋日重復熾烈,青天之上沒有一絲云彩。

    青峽外的原野一片清明。。

    遠處傳來天諭大神官蒼老的聲音。

    “夫子都無法逆天,更何況是你們這些弟子。”

    二師兄說道:“老師與天戰。我們這些弟子便與人間戰,蒼天能否逆,如今尚未知,至于你我雙方之間的勝負,或許很快便能知曉。”

    天諭大神官說道:“神殿大軍在此,你們如何能攔?”

    二師兄沒有正面回答他的問題,只說了一句話。

    “唐人,動手。”

    ……

    ……

    葉紅魚眉梢微挑。一指點出。正中一柄從神輦外透紗刺入的刀鋒,只聽得啪的一聲,刀身碎裂迸射而散。持刀的一名護教騎兵被活活震死。

    一名裁決司執事,拿著柄喂毒的漆黑匕首,悄無聲息從神輦后方摸入幔簾內。刺向她的后腰,只要鋒尖能夠刺破她的一點肌膚,那便夠了。

    葉紅魚沒有轉身,也沒有出手,眼眸深處寒星乍現,如瀑布般的黑發,向后披散而出,擊打在那名黑衣執事的臉上。

    天諭大神官,也遇到了幾波刺殺。侍奉在神輦里的程立雪,險些受傷,但神座之前,這些刺客哪里能夠得手,接連死去。

    那輛安靜的馬車畔,數名神殿護教騎兵,不約而同取出長矛。刺向車廂里,然而矛尖根本無法觸到車廂壁,便被五柄飛劍奪走了性命。

    當二師兄說出那句唐人動手后,西陵神殿聯軍陣營里,至少發生了數十起刺殺。數百名神殿的神官、執事,燕國的軍官。向著身邊最重要的角色發起攻擊。

    有名燕國的大將,慘死在親信侍衛的刀下。

    這些都不是重點,這數百名在異國他鄉潛伏多年的唐人毫不猶豫暴露身份,在聯軍營中掀起混亂,只是為了掩護最重要的幾處行動。

    符師本就是身體最孱弱的修行者,神符師的身體自然更加孱弱,黃鶴教授,每年都要去南方療養數月,沐晨教授更是常年服藥,像顏瑟大師這種人物,實在是天賦過人,不能以常理論之。。

    而在戰場上,神符師是最令人感到忌憚的人物,于是神符師,也就成了敵營最想刺殺的人,相對應,己方對神符師的保護也最嚴密。

    西陵神殿聯軍對四位神符師的保護不可謂不嚴密,距離兩位大神官的神輦不遠,而且有重重保護,只是再如何謹慎,也沒有人能預料到此時的局面。

    誰在戰場上見過,數百名刺客,忽然一起出手的畫面?誰能想到,你身邊最忠誠的侍衛,忽然變成了最冷酷的刺客?

    這畫面很冷!

    很硬!

    甚至比萬騎沖鋒還要壯觀!

    ……

    ……

    一輛馬車被點燃。

    一輛馬車被射成了稻草人。

    一輛馬車被長矛戳了無數個洞,流出來的血都是黑色的的。

    這種局面,沒有任何人能夠預料到,就連葉紅魚都來不及反應,三名神符師就這樣死在了唐人的絕命刺殺里。

    只有一名神符師,被世間最強大的那把劍保住了性命。

    ……

    ……

    刺殺,或者更準確的說是陣前的這場叛亂,很快便被平息。

    鮮血染紅了原野,死者里絕大多數都是叛亂者,現在已經可以肯定,都是唐人。

    葉紅魚面色微寒。

    天諭大神官臉上的情緒極為復雜,望向遠處的青峽出口的書院諸人,說道:“這真是出乎意料的一個局面。”

    二師兄神情平靜,即便數百唐人血染敵營,心不亂,眉亦不亂:“千年以來,你道門在我大唐埋下無數人,我大唐自然也在西陵在諸國藏了無數人。”

    天諭大神官說道:“這些人或者來自天樞處,或者來自暗侍衛,或者來自南門觀,彼此之間都不認識,事先你又如何聯系上他們,布下此局?”

    二師兄說道:“不需要事先聯系,也不需要組織,他們知道自已是唐人,他們早有計劃,他們知道今天這場戰爭,便是大唐存亡的關鍵。”

    “我說唐人動手。”

    “他們便動手。”

    “他們就像這道青峽一樣,是我大唐千年的積累。”

    “他們換了你們兩萬騎兵,三名神符師,夠了。”

    “他們雖然都死了,但值得。”

    很平靜的幾句話,卻像剛剛結束的這場刺殺一樣,很硬很冷很壯觀。

    “現在的局面簡單了,你們如果想要通過青峽,便擊敗我。”

    二師兄平靜說道,然后張開雙臂。

    七師姐走到他身后,替他解開外衣,露出里面貼身的素衣。

    北宮未央抱著古琴,西門不惑夾著洞簫,走到二師兄身旁,幫助六師兄把沉重的盔甲,認真地穿戴到二師兄的身上。

    四師兄看著沙盤里那些繁密復雜,如同人生般的線條,說道:“師兄可能會死。”

    二師兄神情不變,說道:“人總有一死。”

    四師兄看著沙盤里線條的變化,說道:“也可能不會死。”

    七師姐抱著二師兄的外衣,狠狠地瞪了他一眼,說道:“師兄穿的是你最強的盔甲,怎么可能有事?”

    四師兄有些傷感,說道:“許世穿的也是我和六師弟做的盔甲。”

    七師姐急了,說道:“這時候了,你還不會說些吉利話?”

    四師兄平靜說道:“天機如此。”七師姐說道:“現在你還信天?”

    四師兄沉默片刻,笑了起來,伸手把沙盤里的線條拂掉。

    六師兄替二師兄整理盔甲的細節。

    西門不惑看著北宮未央說道:“師兄,平日里都是我操琴,你吹簫,為什么今天非得反過來?”

    北宮未央說道:“琴乃圣物,我是師兄,當然該由我來操。”

    西門不惑嘆息一聲,舉起洞簫輕吹,嗚咽之聲漸起。

    七師姐這次真的怒了:“給誰奏哀樂呢?”

    西門不惑臉色驟變,趕緊換了曲調。

    北宮未央坐到地上,開始拂琴。

    雅樂漸起,中正平和,自有壯闊胸懷,滄海氣度。

    琴簫聲中,一身盔甲的二師兄向前走去,英氣逼人。

    他手握鐵劍,遙指南方數十萬敵人,喝道:

    “來戰!”

    ……

    ……

    (注一:這兩段是抄的第三卷里那章的。注二:出場最重要,這是我想說的,我寫糊涂了,居然把重要角色忘了一個。注三:這是今年也是今天的最后一章了,提前祝大家新年快樂,我是真寫不動了,我這輩子說了無數句真話,無數句像真話的謊話,都沒有這句話誠懇和真實,謝謝大家這些年來的厚愛,如果稍后,還能坐得住,還能不說胡話,那么便有個單章。貫穿到底,一年始終,最后四十分鐘,要月票!)    ,.()

    [記住網址 . 三五中文網]

    
一尾中特高手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