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庫 > 將夜 > 正文 第四十三章 誰能知命
?    第三卷多事之秋 第四十三章 誰能知命

    聽到這番話后,寧缺的臉上沒有任何表情。

    隆慶不禁覺得有些失望。

    而就在這個時候,在誰也沒有想到的情況下,寧缺忽然自車壁上彈離,右手不知從何處抽出一把利劍,像毒蛇般直刺隆慶的小腹。

    這把劍一直藏在黑色的馬車里。

    他用這段時間的喘息,積蓄了最后一點力量,才爭取到這個機會。

    這個機會不容有失。

    所以他用的是柳白的劍意。

    他刺的是隆慶的小腹,更準確地說,他刺的是隆慶的脾臟。

    因為他知道隆慶的胸口有個洞。

    ……

    ……

    一具墮落騎士的尸體,橫掠而至,狠狠地砸在寧缺的劍上,然后落到他的身上,緊接著,楓木沉重的軀干,滿天風雨,都化為狂暴的攻擊,連踵而至。

    寧缺本已疲憊不堪,甚至可以說油盡燈枯,哪里承受得住這等狂暴的攻擊,劍勢頓時瓦解,骨斷噴血,重傷倒地。

    “我很清楚你是一個怎樣的人,你就像蟑螂一樣,怎么打也不容易打死,就算要死,最后也預備要咬別人一口。”

    隆慶走到他身前,居高臨下靜靜看著他,說道:“但我故意給你留下這個機會,因為我想讓你嘗嘗獲得希望,卻發現這些只是泡影的滋味。”

    “希望,失望,絕望,再有希望,再失望,再絕望,這幾年,拜你所賜,我就是在這無盡的痛苦輪回中度過,今日還贈于你。”

    寧缺渾身是血,箕坐在車輪邊。

    “剛才我一直在觀察你在戰斗中的表現,你的力量很驚人,速度很驚人,身體的強度同樣很驚人,那么只有一種可能,你已入魔。”

    隆慶的眼眸里跳躍著興奮的神情,說道:“寧缺,你果然沒有令我失望,你這幸運的一生得到了太多東西,書院的,魔宗的,甚至還有柳白的,還有顏瑟師步的符道氣息,我雖然吸過張天師的,但哪里有顏瑟師叔的遺產美味?”

    寧缺看著他疲憊說道:“當一個瘋子,真的這么快活?”

    隆慶根本沒有聽他在說些什么,眼睛明亮,難抑興奮地顫聲說道:如果我吞噬了你,再把你那個飽含神輝的小侍女吞噬,你說我會強大到什么程度?我有沒有可能直接進入知命巔峰,甚至直接跨過那道天人的界線?”

    “你現然雖然長的不怎么美,但還是不要想的這么美。”

    寧缺連伸出手指的力氣都沒有了,但依然沒有忘記嘲弄他。

    聽著這句話,隆慶很自然地想起長安城那次酒宴,記起那次是自己第一次被這個人羞辱,寒冷的道心竟有些失守,深吸一口才冷靜下來,說道:“當你幸運地學會這么多絕學的時候,有沒有想過,最終都會奉獻給我?”

    說完這句話,他明亮的眼眸漸趨黯淡。

    黑白分明的界線漸漸消失,變成濃稠的灰色,晦暗如雨云,

    看著隆慶眼睛詭異的變化,寧缺知道最后的時刻馬上就要到來。

    他心想自己辛苦修行一輩子,結果卻好死了這個瘋子,不由好生不甘,想著自己與桑桑在床上滾了一輩子,結果卻沒有真地親熱過,不由好生不甘,想著自己上輩子過的苦,這輩子過的也苦,好不容易發財了卻沒有得及享受,不由好生不甘。

    總之在死亡的面前,誰能真正的甘心。

    尤其是這種恐怖的死法。

    寧缺看著隆慶灰色的眼瞳,感受著那道寂滅貪婪的氣息,從對方的眼中進入自己的識海,說道:“我變成鬼,也要把花癡操了。”

    說完這句話,他疲憊地靠向車輪,再也不理會接下來會發生什么。

    此時桑桑在車廂里。

    距離他只有半步之遙。

    他希望如果真的還有來生,那么從生下來開始,便能離她只有半步。

    ……

    ……

    寂滅是意味,貪婪是本質,那道源自灰眼的氣息,進入寧缺的識海之后,發現此間原本貯藏著的雄厚念力,竟已枯竭一空,不由好生遺憾。

    緊接著,這道氣息從里到外向寧缺識海深處潛去,試圖搜刮他精神世界最深處的殘余念力,以及那些更珍貴的戰斗經驗,意識碎片,還有那些承自前人的智慧感悟,而所有這些便是修為境界的本質。

    隆慶從天書沙字卷上習得灰眼功法后,已經嘗試過很多次,無論是龍虎山的張天師,還是真武宗的那些高手,都在他的灰眼功法下變成枯槁的干尸,對于如何吸噬對方的修為境界,早已非常熟悉。

    然而今天的情況有些詭異。

    當那道寂滅而貪婪的氣息,沉入寧缺識海最深處后,不知道觸到了什么存在,竟是如生靈般生出了恐懼的情緒,無聲尖嘯著便想逃離!

    因為它隱隱察覺到,那里有些事物是自己不能觸碰的!

    然而已經晚了。

    在寧缺黑色精神海洋的最深處,有數塊碎片感知到灰眼功法氣息,似乎受到了某種激發,開始閃耀黯淡的光芒,然后這些碎片散發的光芒越來越明亮,而海洋深處有越來越多的碎片開始晶瑩發亮。

    看上去就像是美麗的珍珠。

    海底,有如海般的珍珠海。

    每顆珍珠,都是一塊意識碎片。

    有的意識碎片源自魔宗山門石壁上的那些劍痕,屬于書院小師叔,自浩然無畏,強大驕傲到了極點,哪里會被邪物所惑所取?

    最令那道寂滅氣息感到恐懼的,是寧缺精神海洋里數量最多的那些意識碎片,雖然它能貪婪地吸噬一切,但那些碎片上的意識似乎比它還要貪婪,還要饑渴!

    這些意識碎片來自蓮生大師。

    是蓮生大師遺留在這個世界上的智慧和所有。

    而其中便有饕餮。

    真正的饕餮大法!

    ……

    ……

    灰眼功法源自饕餮,經由道門前輩的改造,不再那般血腥,卻也遠遠不如饕餮那般強大,換句話說,饕餮大法是灰眼真正的祖宗。

    而當灰眼遇到饕餮時,就如同鯊魚遇到虎鯨,都是至為貪婪嗜血的存在,絕對無法共存,而饕餮是一種很奇怪的存在,只有捕捉到同類為食物,才能真正的蘇醒,所以它更加強大貪婪和嗜血!

    寧缺黑色的精神海洋底部,無數意識碎片依次亮起,仿佛暗自契合了某種神秘的節奏,又像是某種呼吸,一呼一吸間,便生出極為恐怖的吸噬力。

    那道來自隆慶的寂滅氣息,只來得發出一聲無聲的哀鳴,便被這些蓮生大師留下的意識碎片捕捉到,然后直接吞噬。

    那些意識碎片里沉睡了數年的氣息,就此蘇醒了過來。

    ……

    ……

    秋雨延綿,紅蓮寺里的火早已熄滅,整個世界昏暗一片。

    黑色馬車四周,一片死寂,還活著的墮落騎士們,艱難地坐起身來,一時卻無法行走,他們情緒復雜地看著那邊。

    便在這個時候,寧缺忽然睜開了眼睛。

    但這雙眼睛根本不像是他的眼睛。

    這雙眼睛里的眼神非常平靜,卻又非常復雜,似乎慈悲有若大德,又冷酷有若魔頭,滄桑至極,不知蘊藏著多少智慧和人生經驗。

    這雙眼睛靜靜看著隆慶,流露出微謔的神情。

    隆慶已經感覺到了異樣,自己非但沒有吸噬掉寧缺的修為境界,反而自己的灰眼功法,似乎受到了極嚴重的損害。

    而當他看到寧缺滄桑的雙眼時,更是驚恐無語。

    那是對未知的恐懼,那是對事態脫離控制的害怕。

    寧缺眼睛里的笑謔之意愈來愈濃。

    隆慶的身體越來越寒冷。

    寧缺忽然伸出雙手,握緊隆慶的雙肩。

    然后他低頭一口咬向隆慶的脖子!

    隆慶發出一聲凄厲的慘叫。

    馬車旁的草地上,墮落騎士們驚恐萬分,不知道發生了什么。

    寧缺一無所覺,只是低著頭狠狠地撕咬著隆慶的脖頸。

    他用牙齒艱難地切開隆慶的皮膚與肌肉,在嘗到腥甜血液的那瞬間,便開始拼命地吮吸起來,腮幫不停鼓起落下,貪婪地吸噬著。

    ……

    ……

    寧缺此時神思恍惚噩然,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他只是覺得無比干渴,想要喝水。

    當他接觸到液體后,便不停地吮吸著。

    隱隱約約間,他忽然覺得自己這時候喝的并不是水,因為這些溫熱的液體里有很多復雜的味道,有的味道不錯,有的味道很糟糕。

    按道理他不應該知道那些味道來自何處,但這些信息自動出現在他的識海里。

    這里面有真武道長老的味道,有龍虎山張天師的味道,還有一股極其霸道強悍的味道,好像來自一個姓何的道人,至于其中最清新最舒服的那股味道,在他的意識深處留有記載,所以他知道那是通天丸的藥味。

    寧缺漸漸清醒過來。

    那些蓮生大師殘留在他識海里的意識碎片,開始不停地展現饕餮大法的細節。

    寧缺本能里很抵觸這個功法里所透露出來的氣息,然而生存的本能,饑渴之時想要吸收清水的欲望,卻讓他自然開始學習。

    一道極為陰寒強大,卻又極為貪婪的氣息,漸漸籠罩住他的身體。

    同時也把隆慶的身體籠罩進去。

    紫墨強行撐起身體,想要走到黑色馬車畔,然而感受著那處傳來的陰寒氣息,他竟是恐懼地移動不了腳步。

    在那座山崖樹下,他曾經以為自己看到的司座大人是傳說中的饕餮。

    今夜在破廟前,看著渾身透著陰寒強大氣息的寧缺,他才明白,原來黑暗冥界里行走的怪獸,應該是這個樣子的。

    ……

    ……

    寧缺完全清醒了過來,雙眼也恢復了正常。

    他緩緩離開隆慶血肉模糊的脖頸,看著臉色蒼白、無比驚恐惘然的隆慶,有些艱難地笑了笑,笑容顯得有些落寞,但他此時唇角還在淌落隆慶的鮮血,于是落在隆慶的眼中,這笑容竟比魔鬼更加可怕。

    “吃人……這么沒有技術含量的事情,其實并不難學。”

    寧缺緊緊握著隆慶的雙肩,想著先前臨死前那刻的絕望,想著這人說要吃掉桑桑,笑容里的落寞盡數化為平靜,淡淡說道:“當你幸運地學會這么多絕學的時候,有沒有想過,最終都會奉獻給我?”

    這是先前隆慶準備吞噬他修為境界之前說的話。

    此時寧缺原話奉還給他。

    命運的轉折,總是來的這樣急陡,超出所有人的想像。

    誰能知道自己真實的命運是什么?

    隆慶曾經以為自己知道,但現在他發現自己什么都不知道,他的眼眸里盡是驚恐的神情。

    他感覺到寧缺身上的氣息隱隱克制著自己,第一次感到寧缺是這么的可怕,那份恐懼,甚至戰勝了他的理智,讓他不顧一切地想要逃走。

    隆慶痛苦地慘嚎一聲,逼出早已受損的本命桃花。

    然后他毫不猶豫地用體內半截道人的磅礴念力,直接把本命桃花暴掉!

    黑色桃花碎為最細的粉末。

    恐怖的沖擊波,直接把寧缺和隆慶震開。

    寧缺的身體直接把馬車車輪撞裂。

    而隆慶更是慘不忍睹,渾身是血躺在地面上。

    秋雨還在一直下。

    黑色桃花化作了黑雨。

    血水化成了血霧。

    彌漫在破廟廢墟的四周。

    隆慶怨毒不甘地看著寧缺,顫著聲音咆哮道:“殺了他!”

    說完這句話,他就昏了過去。

    墮落騎士對隆慶的忠誠無以復加,哪怕都受了極重的傷,聽著這句話,哪怕用手爬,也向黑色馬車爬了過去。

    此時的寧缺,正在消化剛剛吞噬的大量氣息,無法移動。

    無論是半截道人的部分修為,還是通天丸的藥力,都需要時間。

    他靠著破裂的車輪,閉著眼睛。

    似乎那些墮落騎士真的有機會。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安靜的紅蓮寺外,忽然響起一道暴躁的馬嘶!

    大黑馬如道黑色閃電般,穿掠秋雨而至,奮起前蹄,直接把那名爬的離寧缺最近的墮落騎士踩的胸碎而死!

    紫墨臉色蒼白,他哪里想得到,書院即便出來一頭畜牲,竟也如此可怕!

    他痛苦地悶哼一聲,胸口驟然下陷,動用了西陵神殿的秘法,開始燃燒生命,用最快的速度,重新獲得了充沛的力量。

    他暴喝一聲,一拳砸向大黑馬的頭顱,拳出如風。

    大黑馬狂嘶一聲,毫不畏懼地與之相撞。

    一聲沉重的悶響。

    大黑馬前蹄微屈,痛苦地喘息不定。

    它不是老黃牛,終究不是一名燃燒生命的洞玄巔峰強者的對手。

    紫墨便在此時注意到寧缺的眼簾微微顫動,不由渾身寒冷,猜到此人可能是要醒了,暴喝道:“收馬,帶著大人先撤!”

    寧缺睜開眼,看到數騎黑騎在秋雨中向山下而去。

    那名最強大的墮落統領,則是在自己的身前。

    寧缺起身,問道:“你想攔我。”

    紫墨說道:“雖然我只能再活三個月,但我現在還可以攔一攔你。”

    寧缺說道:“你不是我的對手。”

    紫墨說道:“我想試一下。”

    寧缺看著遠去的那道雨中煙塵,臉上沒有任何情緒,很隨意地揮手向后一擊,在黑色馬車上擊破一個洞口,然后伸手從里面取出鐵弓。

    紫墨微微皺眉,說道:“你沒有箭了。”

    寧缺通過洞口,看著昏迷中的桑桑,又看了眼受了傷的大黑馬。

    他直接拉動了鐵弓。

    弦上無箭,那便是空彈。

    弓弦錚錚作響,聲欲裂云。

    紫墨的胸口多出一道極深刻的血線。

    他有些惘然地低頭望向自己的胸口。

    寧缺再度拉弓,弦聲再起。

    每一弦動,他心中的燥意似乎便消退一分。

    于是他連彈數十弓。

    十余丈外,紫墨的身體上出現了數十道血線,如沙山般崩坍,血肉四濺。

    寧缺把鐵弓收至身后。

    他站在亂飛的寒冷秋雨里,若有所思。

    從這一刻開始,他晉入知天命境界,可以稱得上真正的得道。

    而和以往兩次破境不同。

    這一次他沒有什么喜悅的情緒,只是疲憊。

    ……

    ……

    (我也很疲憊,請投月票,謝謝。)

    [email protected]

    [記住網址 . 三五中文網]

    
一尾中特高手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