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庫 > 將夜 > 正文 第二百一十七章 舷畔的黑色桃花
?    第二卷凜冬之湖第二百一十七章舷畔的黑桃花

    對滄海發感慨是很常見的事情,對著咸魚發感慨的人卻很少,只不過想著過去一年發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即便對著一筐咸魚,隆慶也忍不住唏噓起來。[]《%%友手打

    但他很清楚,對現在的自己來說,任何類似唏噓感慨之類的情緒,都顯得過于多余,而且會讓他好不容易平靜下來的心境再次感受到那股難以抑止的痛苦與絕望,所以他沉默著準備離開漁港。

    忽然間,他停下了腳步,精致的革履在濕漉粘滑的地面上緩緩碾壓,帶動著的身軀緩緩向后轉去。

    只見滿是晨光的海面遠處,有一艘小船正在浪間不時起伏。隆慶現在眼力依然比普通人銳利很多,看到船上站著一名青衣道人。

    小船上那青衣道人形容尋常普通,沒有任何特殊的地方,但他卻無法移開自己的目光,因為他的身體因震驚而變得無比僵硬。

    漁民和苦力們,背著沉重的漁獲,在滑溜溜的甲板間穿行,岸,商人們叼著煙桿,頤指氣使呼三喝四,海鳥在海面與船桅間來回飛翔,越國這座漁港忙碌嘈雜依舊,似乎沒有任何人看到了那艘小船。

    隆慶隔著數百丈的距離,沉默看著那艘小船和船上的道人,目光隨著遠處波濤的起伏而不安,他現在已經算不得一名修行者,但他的見識眼光依然還在,很清楚這名青衣道人肯定是個修行者,而且是他根本無法看出深淺,哪怕是曾經強大的他也無法看出深淺的強大修行者。

    遠處小船上的青衣道人,負手站在船首,微微抬頭看著東方初升的朝陽,整個人仿佛都要融化在微紅的晨光之中。

    隆慶看著那名青衣道人的背影,忽然生出想要逃離的沖動。

    就在這時,他腦中響起一道平靜而充滿威壓感的聲音。

    “人世間真的有滿足這種東西存在嗎?”

    ……

    ……

    遠處海上那名青衣道人沒有轉身,自然也看不到他有沒有說話,但隆慶明白腦中那道聲音,便是那位道人的問話。

    聽著這個問題,他英挺的雙眉微微蹙起,顯得有些痛苦,低著頭看著腳旁粘中正正在掙扎的一只小蝦,喃喃說道:“無法滿足又能如何?”

    然后他抬起頭來,看著遠處小船上那名青衣道人,帶著幾絲怨恨和惘然說道:“光明已經遺棄了自己,黑暗都不屑于殺死自己,像我這樣的廢物,還有什么資格說不滿?我還能企盼怎樣的人生?”

    青衣道人的聲音隔著數百丈的距離,再次在隆慶腦中清晰響起。

    ”你是光明的,眼中必是光明的,你是黑暗的,眼中必是黑暗的。這一年來你經歷了這么多的事情,難道還沒有明白光明與黑暗之間真正的關系?”

    隆慶想起書院登山時的那場夢,那場令他無比痛苦無比驕傲無比輝煌最終卻無比惘然的夢,想起夢里的萬丈金光,忽然間想明白了一些事情,身體卻驟然寒冷起來,在深春的朝陽下開始顫抖不安。

    “但那不是我的最初的信仰。”

    他盯著遠處船上那名青衣道人,顫抖的聲音像船桅上的風湍般,生硬而寒冷地從唇齒間傳出來,帶著無盡的絕望。

    青衣道人沒有轉身,依舊負手看著紅融的朝陽。

    “信仰可以讓你滿足嗎?”

    隆慶回答道:“曾經可以。”

    青衣道人沉默。

    隆慶低下頭去,看著腳畔依然在掙扎的那只小蝦,痛苦問道:“這樣真的可以嗎?”

    青衣道人說道:“可以。”

    隆慶有些惘然問道:“值得嗎?”

    青衣道人說道:“值不值得,要看滿不滿足,你若滿足于現在,就不值得,如果你還有一絲不滿足,那便值得,我一向以為人世間從來沒有真正的滿足,那么我認為無論何時這都是值得的。”

    終究又回到了滿足這個最初的問題上。

    隆慶強行壓抑住惘然震驚無措的情緒,拼命地蹙著眉頭思考,在長時間的沉默里回憶過去的時光,猜想未來的人生。

    自己真的滿足嗎?

    在成京城領著乞丐搶食物掙地盤,拐蒙拐騙偷銀子,終于掙著一筆錢去宋國開店掙銀子,又開始販腌魚掙銀子,就這樣平平靜靜安安樂樂地下去,成為世間一名普通的成功商人,娶一個美麗溫婉的妻子,納兩房小妾,生很多孩子,直至很多年以后自己垂垂老矣,確認燕國再沒有人在追殺自己,才偷偷帶著一家人回成京,跪在皇宮外的御道旁,指著御駕那名同樣蒼老的皇帝,顫聲告訴孫子,爺爺當年和他的關系不錯,但我本來應該坐在那里才對。

    然后便要死了,讓家人把自己抬到西陵神國,來到那座開滿桃花的神山之下,擠進無數來拜天求醫的病人人中間,然后他虛弱地躺在擔架上,看著冷漠驕傲的神殿騎兵和黑衣執事們走過,看著高處那幾座巍峨壯觀的道殿,兩行濁淚淌過老皺的臉頰,虛弱哭喊道我本來應該是坐在那里才對。

    那樣的人生才是對的,為了那樣的人生,做出任何樣的事情都是值得的,哪怕背離了最初的信仰,接受最痛苦的精神洗禮。

    隆慶站在海畔的晨光里,站在咸魚的腥味和海風的腥味間,無識無覺,不聞其臭,仿佛一具失魂的肉軀,忽然間他跪了下來。

    啪的一聲脆響,他的雙膝把身前粘里的掙扎的那只小蝦碾死。

    他看著數百丈外那只小船,看著那名青衣道人的身體,雙手扶地跪拜不起,眼淚在臉上無聲縱橫,顫聲道:“請指引我的道路。”

    青衣道人的聲音在他腦海里再次響起:“隨我來。”

    跪在地上的隆慶有些惘然,他不知道該怎樣靠近那艘小船,也不知道應該怎樣才能追隨船上那名青衣道人的背影。

    當他抬起頭來時,卻發現自己眼前已經不再是漁港,而是一片浩翰幽藍的海水,海鳥不時落入海面,擾晨光與海。

    青衣道人的背影,離他只有兩步之遙。

    不知何時,他已經來到了小船之上。

    隆慶看著站在船首的青衣道人,震驚無語。

    當他余光看到船舷上那幅畫面時,更是忍不住眼瞳微縮。

    南海相對東海要平靜很多,但風浪依舊極大,能在南海里行駛的船舶,無論大小工藝都極講究,所用船木在構造之前,都要堆在船場放很長時間,任由風吹雨淋日曬,消解應力之后才能使用。

    換句話說,任何船木都是死木。

    然而小船的舷邊,此時卻生出了一朵桃花。

    死木生新桃。

    那是一朵黑的桃花,在海風里微微顫抖,在晨光中墨人。

    ……

    ……

    (向大家報告一些事情,最近兩天我確實是情緒出問題,實在是寫不動,只有這些,全部責任在我,我會盡快扭轉,絕不會悲慘踏入上個月的覆轍,幸運的是明天能休息一天,我會好好處理一下細綱和情緒,然后必須給自己壓力了,周日我會三更,周一還會三更,如果感覺是對的,那么希望三更能多持續兩天,向大家鞠躬。)

    j

    []

    [記住網址 . 三五中文網]

    
一尾中特高手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