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庫 > 將夜 > 正文 第一百四十三章 鴿子湯(下)
?    將夜143,將夜正文第二卷凜冬之湖第一百四十三章鴿子湯

    桑桑時常低著頭,不愛看人,但很擅長看人(高質量文字首發,盡在)。[]

    用光明大神官的話來說,桑桑從里到外都是透明的,如同深山里的水晶,能夠映照出這個世界最真實的顏色,她能很肯定地知道這個世界上究竟誰對她好,遺憾的是這么多年過去了,像寧缺那樣的人她只遇見過一個,前不久還死了。

    不過她能感受到曾靜夫人的善意,所以她聽從了對方的建議,跟著進了內室,解開身上那件染了油污的棉裙,脫掉鞋子把腳伸進溫水中。

    桑桑的腳很小巧,膚色也與身體別的地方不同,純白似雪,看上去就像兩朵瑟瑟瑟的小白花,在盆中清水里緩緩蕩漾。

    (此處詳見拙著……哈哈哈哈……將夜第一卷清晨的帝國,第二十五章第一個夢。)

    ……

    ……

    從進入內室開始,曾靜夫人便基本上沒有眨過眼睛,當桑桑解開棉裙時,她袖中的雙手便緊張地握了起來,當她脫掉鞋子時,夫人的指甲快要陷進掌心里,當她看到盆中那雙如小白花的嬌嫩雙腳時,更是險些就這樣暈厥過去。

    曾靜夫人沒有昏倒,不過此后她一直處于某種微微暈眩的狀態中。

    桑桑回到餐桌旁后,夫人雙手顫抖抱了一甕鴿子湯到她面前,聲音微顫說道:“這些年你大概受了很多苦,趁著現在趕緊多補補。”

    桑桑看著甕中誘人食欲的油花和湯中細嫩的乳鴿,微微一愣,心想先前好像聽你說過一遍,只是為什么這遍聽時感覺似乎有些不同?

    ……

    ……

    傍晚時分,曾靜大學士回府。

    曾靜夫人非常直接、甚至顯得有些粗魯無禮地將書房里那些來拜見大學士的下屬官員趕走,然后走到他的身前,還沒有來得及說些什么,眼圈一紅便流下兩行淚水。

    話說曾靜大學士也是位狠人。不然當年不可能只用一夜時間便痛下決心休了清河郡崔姓正妻,杖殺三名管家,毅然投入皇后娘娘的陣營。然而他非常清楚,自己現在在朝中的地位實際上依賴于夫人在皇后娘娘身前的位置,加上那些同悲共苦的陳年舊事,他向來對妻子寵愛有加,此時見著她未言先泣,不由嚇了一跳。

    “夫人,家中出了何事?”他聲音微顫問道。心想以夫人這些年養就的性情脾氣,若非難以承擔的慘事,斷不至于如此失態。

    曾靜夫人抹掉臉上的淚水,看著他強顏笑道:“老爺,是好事。”

    曾靜異道:“什么好事?”

    曾靜夫人看著他的臉,一面哭著一面笑著說道:“我找著我們的女兒了。”

    得知華燈節那夜在宮中相見的事情以及今日府上發生的一些事情,曾靜不可置信看著妻子問道:“你說那個小侍女就是我們的女兒?你……你可確認?”

    曾靜夫人狠狠瞪了他一眼,說道:“我自己生的女兒,當然能確認(高質量文字首發,盡在)。”

    曾靜也是被這突如其來的消息弄的有些驚喜交加,起身問道:“可有佐證?”

    曾靜夫人沒好氣道:“都說了是我自己生的女兒。哪里需要佐證。”

    曾靜苦笑說道:“我的好夫人,你就不要再瞞著為夫了,以你的脾氣,若沒有實打實的證據,你哪里會對我說?想來今日那碗鴿子湯也是你刻意潑的。”

    曾靜夫人捂嘴一笑,說道:“果然瞞不過老爺。那碗鴿子湯便是我讓春蘭晾涼備好的,為的就是要往那孩子腳下潑,好讓她把鞋脫了讓我看看她的腳,您猜怎么著?她那雙腳啊果然還像十幾年前剛生下來時那樣,白嫩的就像兩朵蓮花!”

    曾靜微微一怔,問道:“除了這個可還有別的佐證?”

    曾靜夫人說道:“當年我在柴房旁邊產下那苦命孩子后,就擔心被人換了去,昏前仔細察看了一遍,身上確實沒有什么胎記,但渾身黝黑像炭頭。兩個小腳丫卻是又白又嫩,難道這還不算證據?我就不信還有誰能長成那苦命孩子這般。”

    曾靜想起那個必然會牢記終生的日子,想著巷子對面的血,想著自家府里的亂,想起來當時的悍妻便是用女嬰身上的顏色做借口。指責小妾生了個妖孽出來,其后又暗中讓幾名管事把那女嬰偷出府去……難道說那個老筆齋的小侍女真是自己失散多年的女兒?可是她不是應該早就死了嗎?

    他不知道想到什么事情,眉頭時而舒展時而緊蹙。顯得非常為難。

    曾靜夫人感覺掌心還在隱隱作痛,說道:“老爺在猶豫什么?還不想趕緊去通知長安府。然后想個辦法把我們的女兒接回來!先前我拼了命才忍著沒有告訴她,就想著您回來了就妥了。我可沒辦法忍受自己的女兒再給別人家當一天婢女!”

    “你是沒有見過那孩子,那小手粗糙的我摸著都覺得心慌,這些年也不知道受了多少苦。聽她說那鋪子里無論洗衣做飯燒水泡茶都是她在做,甚至連鋪子門壞了也要她去修,像我們這樣門第也沒說這么使喚仆人的,真不知道她現在那個少爺是個什么缺德玩意兒,竟是把她當牛馬一樣驅使(高質量文字首發,盡在)!不行我這就得去……”

    說著說著,想起桑桑家那個萬惡的少爺,她的眼淚便再次流了想來,再也控制不住情緒,舉步便向書房外走去,看樣子是準備去老筆齋接人。

    “你給我站住!”

    曾靜輕喝一聲,沉默片刻后皺眉嘆息說道:“如果我們女兒這些年真是在普通人家做婢女,那反倒好辦,但你可知道她現在服侍的那個少爺是誰?”

    “那個寧缺不是普通人,他就是傳說中花開帖的主人,深得陛下器重寵愛,我這時候才想起來,那份雞湯帖最前那個名字豈不正是桑桑?”

    曾靜夫人微怔,她那夜在宮中看見桑桑后便有些神不守舍,竟是忘了皇后娘娘的介紹,這時候才知道原來自己罵了半天的那個缺德玩意兒,原來并不是長安城里隨便一個無良官宦子弟,而是老爺前些時日經常提起的那人。

    “我想起來了,娘娘確實提到過寧大家的名字。”

    曾靜夫人說道:“然而那又如何?就算陛下喜歡他的字,但我們接回自己的親生女兒乃是天經地義的事情,誰會無良到來攔阻?想必陛下也會喜見此事。”

    曾靜皺眉說道:“但你可知曉寧缺的另一個身份?”

    “什么身份?”

    “他是書院二層樓的學生。”

    曾靜夫人怔怔問道:“書院還有二層樓?”

    曾靜沉聲說道:“書院還有很多層樓。”

    曾靜夫人皺眉不解說道:“二層樓是什么地方?”

    曾靜應道:“能在書院二層樓就學的,都是夫子的親傳弟子。”

    曾靜夫人愈發不明白老爺為何提這些完全不相干的事情,問道:“夫子又是誰?”

    曾靜看著她搖頭嘆道:“真是個愚婦,夫子便是書院的院長。”

    聽到書院院長四字,曾靜夫人終于知曉了厲害,然而接回失散多年女兒的強烈渴望,在她此時的心里比什么都重要,惱火說道:“就算是院長也要講天理倫常吧?而且女兒現在只是個小婢女,我們多補寧缺一些金銀,他還能有什么意見?”

    曾靜緩緩搖頭,身為朝廷重臣,他當然對寧缺這個名字不陌生,最早是因為花開帖惹出的風波,其后便是書院登山所造成的震撼,而眼下朝中諸位大臣最關心的卻是此人書院行走的身份。

    寧缺便是書院入世之人,那么日后大唐帝國皇位傳承之時,他的意見便顯得非常重要,曾靜清楚此人與公主殿下的關系比較密切,他做為皇后一派,非常擔心因為要接回失散多年的女兒,而影響到皇后的安排。

    只是這些話他卻不便對妻子說,稍一沉默后說道:“明日你進宮聽聽皇后的意見。”

    曾靜夫人沒有上過學堂,在朝中這些一品命婦間也談不上有多少見識氣度,然而早年間經過那場慘事,這些年得皇后娘娘提點教誨薰陶,早已從當年那個柔弱無能的妾室變成了極有主意的當家主婦,聽著自家老爺這般說話,只見她眉梢微挑,沉聲說道:“不理皇后娘娘如何說,我的女兒卻是一定要認回來的。”

    ……

    ……

    “十三先生寧缺……書院……這究竟是為什么呢?”

    皇宮清殿深處,金磚向空氣里透著絲絲暖意,皇后娘娘看著手中那封信喃喃自言自語,麗而微媚的眉梢間難以掩飾疑惑和警惕的意味。

    這封信來自土陽城鎮軍大將軍府,夏侯在信中提到了最近土陽城最近發生的一些事情,并且說他已決意辭去軍中一應官職,準備卸甲歸老,請她向陛下言明心跡。

    世間只有寥寥數人知曉大唐皇后與夏侯之間的真正關系。

    皇后非常清楚這位疼愛自己到了極致的兄長,有著怎樣倔強而不肯服輸的性情,究竟書院那兩人在荒原在土陽城里做了什么事情,竟讓他決意認輸歸老?

    她很愿意自己的兄長遠離那些廝殺血腥之事,歸老也是極好的結局,看到這封信后很是欣慰,然而這件事情里的過程卻讓她有些琢磨不透。

    便在這時曾靜夫人到了。

    聽著曾靜夫人含淚帶笑說完關于桑桑的事情,皇后娘娘沉默了很長時間,然后唇角露出一絲溫婉的笑容,說道:“這是好事。”

    ……

    ……

    (這是第四章,還有一章,待我吃碗面先。)

    將夜143,將夜正文第二卷凜冬之湖第一百四十三章鴿子湯更新完畢!

    []

    [記住網址 . 三五中文網]

    
一尾中特高手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