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庫 > 將夜 > 正文 第八十一章 書院里的燕國教習
?    第一卷清晨的帝國第八十一章書院里的燕國教習

    “禮是什么?這是一個很寬泛很宏大的命題,但我們不能因為命題宏大便不再去探索研究,因為這個命題很重要。這個字如同蒼穹那般高遠不可觸mō,那我們是不是就不應該向蒼穹投以探索好奇的目光了呢?當然不,我們白晝觀云探風,夜晚觀星探幽,我們想知道蒼穹是什么,我們想知道有什么在上面。”

    “極宏大的命題,要以一種被我們能理解的方式做出解答,那么我們的答案必將具體而微,向微妙處向具體細節里去問詢。我們仰望星空,看星辰移動,在心中畫出那美妙而恒定的線條,最終便成為觀星之術。”

    “蒼穹是什么?便要從這樣具體的一根根線條,一道道云氣,天地間呼吸的上沿,元氣bō動的上限去體會去感悟,而禮字,同樣如此,如果你們要問為師,禮之一道若往具體去探究,往具像中去覓名詞,會得出怎樣的答案……”

    “為師只能說出自己的理解,所謂禮,就是規矩。”

    負重講解禮科的教習先生乃是書院禮科副教授,年齡約有六十幾歲,說話速度極為緩慢,吐字非常清晰,講課內容倒也算有條理。臺下各方橫直書案前的學生們聽的極為認真,然而寧缺卻早已是昏昏yù睡,教習先生雙chún間吐出字眼越清晰,他越覺得腦海里那些瞌睡蟲越寵大,越無法抗拒。

    入院試時他禮科成績是丁等最末,前生后世對這些內容都未曾發生過興趣,最近這些年更是成日介忙著寫字兒冥想殺人放火賭博睡覺,實在是無能為力。

    mímí糊糊間,寧缺忍不住有些惘然地想道,如果今后幾年間在書院的生活,便是每天把清晨大好時光盡付于這枯詞濫調,那該是何等的痛苦。

    緊接著書舍里發生的事情,把他從這種絕望幻想中拯救了出來,他再一次明白在大唐地位至高的書院果然不是一般地方,這里的教習果然不是一般人。

    當老教習說道禮便是規矩時,書舍里忽然響起一道極不贊同的聲音:“先生,我大唐帝國威服四海,圣天子君臨天下,重修禮記,靠的可不是什么守規矩。”

    書院規矩課堂上可以提問,所以這名學生的質疑倒也正常,但這畢竟是入學第一天,所以書舍里的氣氛驟然變得有些怪異,寧缺自昏睡狀態中醒來,問旁邊書案上的禇由賢,低聲道:“誰啊?”

    書院講究有教無類,因材施教,能入院讀書的學生有很多普通百姓家的兒女,但敢在第一堂課上便對教習先生提出質疑的學生,必然家世不凡或者自視不凡,此時站在書案旁的那名學生原來是某大將之子。

    教習先生冷冷看著他,問道:“那依你之見,難道人在世間生活,可以不講規矩?”

    “不錯。”那位將軍虎子嗡聲嗡氣說道:“我大唐以武立國,靠的就是不去管那些迂腐規矩,甲堅矛利便自然能永遠勝利,但這并不能說明我們就不守禮。”

    教習先生臉上的皺紋漸漸平伏,面無表情看著這名身材魁梧的學生,說道:“你這句話意思就是說,只要拳頭大便有道理?”

    那名學生有些尷尬地撓撓頭,強頸道:“這么理解倒也不為錯,像我大唐數攻燕國,哪一次不把他們打的喊爹喊娘,他們甚至要把太子送來長安為質,但他們的皇帝哪里敢對我大唐陛下失毫無禮?還是要尊稱為圣天子。”

    寧缺在書舍后方聽著這番話,暗想這家伙禮科成績肯定不會比自己更高。

    教習先生緩步向那學生走了過去,臉上依舊沒有絲毫表情,但當他走到那學生身前時,聲音卻陡然拔高,舉起枯樹干般的右手,劈頭蓋臉就打了過去,憤怒地咆哮道:“拳頭大就是道理?那我這時候打你就是道理!”

    書舍里響起一陣慘嚎,那名身材魁梧的將軍之子,不知道是害怕書院規矩,還是過于尊師重道,竟是根本不敢還手,被枯瘦的蒼老教習瞬間打到鼻青臉腫,口角流血,看上去顯得異常凄慘。

    不知過了多久,教習先生終于住手,氣喘吁吁瞪著將軍之子yīn沉訓道:“如果你說的是對的,那我這時候打你就是對的,因為我拳頭比你大。”

    從教習先生開始痛揍將軍之子,書舍里早已亂成一團,學生們震驚站起,卻沒有人敢去拉晉入狂暴狀態下的先生,直至此時,司徒依蘭才不服說道:“先生!如果你認為自己比他厲害,所以可以打他,那豈不是證明了他先前的觀點?”

    寧缺依然坐在書案旁,但他的嘴也長到了極大,怎么也沒有想到,初入書院第一天,便看著如此火爆的一幕,此時聽到司徒依蘭的反駁,心里也覺得大有道理。

    先生回頭冷冷看了司徒依蘭一眼,說道:“我就是想要證明他的道理,有問題嗎?”

    司徒依蘭緊緊抿著雙chún,想著入書院前父兄們的緊張叮囑,但終究還是沒有忍住,將心一橫,顫聲說道:“是,如果您認為他是錯的,那就不應該用他的道理去教訓他,既然禮是規矩,您就應該用規矩去束縛他,去懲處他。”

    教習先生冷冷一笑,看著她說道:“云麾將軍一輩子沒讀過書,這女兒倒教的不錯,不過據我所知,你們兩家將軍府雖然交好,但你和他卻沒有什么來往。”

    “這和交情無關。”司徒依蘭強忍羞惱之意,仰著臉倔犟說道:“我只講道理。”

    “好,我來給你們講道理。”教習先生看著書舍內的學生們說道:“無論是云麾將軍,還是什么將軍,就算他們的拳頭比我大,勢力比我強,依舊不敢來打我,為什么?因為我是書院教習,而這就是我大唐的規矩。”

    書舍后方禇由賢滿臉怯意低聲說道:“這書院怎么亂七八糟的,不過寧缺,你可千萬不要沖動,去惹這位教書先生。”

    寧缺當然沒有雖千萬人往獨往的那種勇氣,看著正在擦拭手上血跡的教習先生,在心中默默想道:“書院定的規矩就是最大的……這和禮可沒什么關系,只能說明書院里有個拳頭最大的家伙,只是那家伙是誰?喝酒切桃huā的夫子嗎?”

    教習先生重新拾起書卷,面無表情看著猶有不甘的司徒依蘭,說道:“不管你們服不服,信不信,什么時候你們能夠把書院的規矩破了,再來和我講道理也不遲,至于現在我的道理就是這么簡單:禮,就是規矩,就是我的規矩。”

    禮就是規矩,就是我的規矩——這是何等樣鏗鏘有力,擲地有聲,霸道無理,蠻橫hún帳的強勢宣言啊!寧缺怔怔看著那位像老樹干般的教習,發現自己越發弄不明白這座書院是個什么樣的地方,卻又越來越喜歡這個鬼地方了。

    ……

    ……

    午時準點下課,禮科教習先生腋下夾著墨卷,一吹頜下長須,目不斜視走出書舍,傲驕到了某種程度,書舍里的學生稍一錯愕然后瞬間炸鍋,紛紛聚在一處議論晨時的那一幕,司徒依蘭等人則是沖到那名被打學生身旁,關切地取出清水手絹,開始替他清理臉上的傷口,那魁梧男學生臉上滿是委屈的淚水。

    “楚中天!你個沒出息的東西!”司徒依蘭惱火地打了他腦袋一下,怒斥道:“要讓你爺爺瞧見你這副模樣,只怕要給氣死!屁都不懂,先前也有膽子頂撞教習,頂撞倒也罷了,教習打你你不會還手啊!就算不還手難道不會躲啊!”

    大唐十六衛大將軍楚雄圖這輩子生了七個兒子、三十七個孫子,楚中天是孫輩之中讀書最好的一人,不然也沒辦法考入書院,只是家學淵源,楚中天依然擁有一身悍勇武力,誰能想到先前竟是被教習先生揍成了可憐的鵪鶉。

    楚中天擦掉臉上淚水,委屈看著司徒依蘭抱怨道:“依蘭姐,這事兒真不能怪我,按爺爺教的,有人要打我我就得打回去,管他是親王殿下還是皇子,我先前真想還手來著……可不知道為什么,我剛才根本就動不了。”

    就在這時書舍方位傳來禇由賢懶洋洋的聲音:“書院禮科副教授曹知風,于大唐神風七年畢業于書院術科,留院任教已愈三十年,洞玄境界大念師。”

    此言一出,書舍俱靜,司徒依蘭睜著大大的眼睛,半晌后惱怒地一跺腳,嚷道:“就算是大念師……修行者欺負個半大孩子做甚。”

    禇由賢走上前來,看著鼻青臉腫的楚中天,嘆息一聲,搖頭說道:“這事兒你們根本沒處說理去,因為曹知風教授……是燕人。”

    人群外的寧缺聽到這個答案,也忍不住搖了搖頭,暗想你當著一個燕人的面提及帝國大勝,對方太子入質,被人痛揍一番……確實無處說理去。

    大唐帝國雄霸天下,子民多自信甚至狂妄,寧缺承認自己在邊塞草原上面對蠻人們時,也時常會流lù出某種驕縱之氣,只是今日看來,長安城南這座書院兼容并蓄,不止學生就連先生都有很多來自異國,日后說話行事當小意些。

    [記住網址 . 三五中文網]

    
一尾中特高手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