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庫 > 將夜 > 正文 第六十二章 殺人鋤田別樣累
?    四歲初識,六歲能感知,十一歲便不惑,十六歲進入洞玄,又用了十來年的時間從洞玄下品攀升至洞玄上品,用連續的勝利打下知命以下無敵的名頭,無論怎么看,大唐宣府人士王景略都是一名修行道中的天才。

    但王景略很清楚,一天沒有和那些偶爾從不可知之地出來的年輕男女對上,自己身上這份年輕修道天才的名號并不扎實。

    所以他更希望別人說他是個沉穩老練的修行者,而不希望世人稱贊他是所謂的修道年輕天才,他想擁有與境界高深的修行者相襯的氣度風范,于是即便很年輕,身體也很健康,并沒有什么肺病,他總會時不時咳上兩聲。

    但此時狼狽坐在春雨之中的他,是真的在咳嗽,因為恐懼和惘然他被雨水嗆著了,他臉色蒼白看著巷口漸漸現出身影的那個瘦高道人,身體顫抖得越發厲害。

    走出巷口的那個瘦高老人穿著一件骯臟的道袍,袍子上不知有多少油痕污垢,臉上三角眼里目光閃爍,配上那幾根稀疏的長須,看上去異常猥褻下流,根本沒有任何世外高人的模樣。

    “我花了半天時間畫這道符,你覺得怎么樣?”

    瘦高道人隔著層層雨簾,望著跌坐在巷口里的王景略認真問道。在他的腳下,親王府那位胖子中年已經變成了一具死尸,身上的衣服甚至是衣服下的皮膚,就像是經年脫落的油漆片般片片綻裂,看上去異常恐怖。

    王景略慘然一笑,望著瘦高道人喪氣說道:“我大唐符道大家不過十數人,愿意穿道袍的自然是昊天道南門四位神符師之一。”

    “需要前輩這樣一位神符師足足花了半天時間畫出來的符,以街巷為基,以雨水為墨,這道井字符自然可怕……我只是不明白前輩為什么不直接殺了我。”

    那位昊天南門的神符師微微蹙眉,揮手在空中畫了一個字,趕走身周惱人的春雨,搖頭說道:“月輪國的和尚,南晉的劍客,軍部的老頭子,這些人死便死了,但你不一樣。我奉命不讓你出手,就是為了保全你。”

    “王景略,你年紀輕輕便已經站在了知命境界的門檻上,實在罕見,聽聞書院里傳出過消息,國師和御弟也都對你做過點評,認為四十年后你極有可能觸到五境之上的那層紙……我大唐出個年輕天才不容易,所以你要盡可能努力爭取再活四十年啊!”

    王景略臉上的神情變幻不停。

    “你不要回親王府了,去前線效力三年贖罪。”

    說完這番話,神符師轉身向幽黑的巷中走去,喃喃說道:“春風亭老朝又不是什么小貓小狗,如果他這么好殺,難道十幾年前我不會去殺?”

    ……

    ……

    青袖輕振,墮入雨水間的單薄青鋼劍嗡鳴飛起,回到朝小樹的手中。

    他回頭看了一眼站在身后的寧缺,確認除了一些小血口少年并沒有受到嚴重傷害,點了點頭收劍回鞘,離開那輛馬車,向街巷前方走去。

    走到春風亭橫一街口,朝小樹停下腳步,望著雨簾后方那處,寧缺抬臂擦掉額頭上的雨水,順著他的目光望過了去,沉默很長時間后,他問道:“你還在等人?”

    “嗯。”朝小樹右手按在劍柄上,應道:“一個叫王景略的人,但好像他不會來了。”

    寧缺皺了皺眉,把樸刀從右手交到左手,問道:“為什么。”

    朝小樹回頭看著寧缺臉上的黑色口罩,微笑說道:“我大唐出一個修道天才不容易,可能是有些人不想看著他死在我們手里。”

    “我可沒有你這種自信。”寧缺回想著今夜的連番戰斗,想著那幾名強大的修行者,心想如果沒有朝小樹在前,自己早就死了,感慨說道:“如果是你那張底牌起的作用,為什么他不早些出手,偏要你打生打死?”

    “在臨四十七巷我向你解釋過,那張底牌一旦亮出,整個長安城便無人敢動,那么便無法知道那些貴人們手里究竟有多少張底牌,以及他們的心意。”

    朝小樹忽然開口說道:“陪我逛逛?”

    寧缺抬起右臂,用袖子抹掉刀鋒上的雨水和血污,插回背后的刀鞘,點了點頭。

    雨比先前小了些,淅淅瀝瀝落在春風亭四周的街巷里。

    朝小樹的手離開了劍柄,負到身后,行走在安靜的街道上,身上那件青衫依舊筆挺,面容依然平靜,只是比戰斗之前蒼白了數分,除此之外似乎沒有任何變化。

    寧缺跟在他的身后,一邊走著一邊撕下衣角扎住左臂上的傷口,那幾道血口雖然又淺又細,但自岷山里走出來的他,還是習慣節省每一滴血和力氣。

    雨巷濕街,他們二人圍著春風亭四周走了一圈,就像是一對剛剛經歷血戰后開始巡視自家領地的獅兄虎弟。

    走回朝府正門,朝小樹的臉上浮現出淡淡的疲憊之色,他揉了揉眉心,一掀青衫襟擺,就在這樣坐在了濕漉的石階上。

    幾名殘余的唐軍士卒大喊著向他沖了過來。

    寧缺反手抽出背后的樸刀,向著身前砍了下去,每一道刀光便會砍倒一名對手,沖到石階前的唐軍士卒們就像是樹木般依次倒在階前,同時他的嘴里不停喃喃念著:“人在江湖飄,哪能不挨刀,我一刀砍死你,我兩刀砍死你……”

    朝小樹坐在濕漉的石階上,疲憊地用劍鞘撐著身子,看著眼前這幕,眼眸里的亮色越來越濃,他早已看出寧缺的刀法帶著軍中刀法的影子,但更多的出手時機方位精妙選擇,卻是只有生死之間才能悟出的道理。

    寧缺的刀勢沉穩甚至簡拙,但偶爾卻又如雨點般詭異飄忽,始終稟持著一個原則,那就是出刀最為省力,落刀處卻必然是對手最薄弱的部位。

    “這是真正殺人的刀法。”

    朝小樹看著片片刀光,回想戰斗中那些畫面中,寧缺表現出來的強大意志心性以及絕佳的判斷能力,再想到他的真實年齡,不由在心中默默感慨道:“可惜小家伙無法修行,不然大唐帝國的未來,必將占據極重要的位置。”

    看著府門前被雨水浸泡如爛木般的尸體,看著扛著樸刀喘息的少年,朝小樹微微一笑說道:“殺人能不能殺的有點兒詩意?你殺人的時候更像是在鋤田。”

    寧缺轉身,扛在肩上的樸刀帶起一道血水,他看著石階上的中年男子,指著從天而降的夜雨,氣喘吁吁說道:“濕意一直都有,至于鋤田……哪里有砍人這般累?”

    [記住網址 . 三五中文網]

    
一尾中特高手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