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庫 > 將夜 > 正文 第二十二章 旅途上的學習
?    夜已深,寧缺走下馬車,呂清臣掀起車簾上的布帷,看著少年的背影,聽著夜晚田野間隱約傳來的邊塞小曲聲,臉上lù出一絲微笑。

    做一位踏入洞玄境界的修行者,哪怕只有一只腳跨過了那道高高門檻,也足夠他們在任何國家任何城池受到極大的尊重,根本不需要和普通人打交道。念師需要更多的時間用來冥想培念,所以呂清臣的時間真可以用光yīn似金來形容。

    可他仍然愿意huā去一兩夜甚至更多的時間和寧缺閑聊,講些看似很瑣碎無謂的事情,是因為他確實很喜歡寧缺——他喜歡少年溫和稚嫩外表下藏著的冷靜自強,還有像先前那刻般偶爾迸發出來的豪邁氣——豪邁壯闊自強冷靜是大唐人最贊賞的品質,而呂清臣老人是一個土生土長的唐人。

    今夜他告訴寧缺的這些,都是昊天道南門的入修課,雖然談不上是什么不傳之秘,照門規確實不能讓普通人知道,可他還是說了只因為他相信一件事情:

    “我總覺得你將來會成為一個了不起的修行者。”

    明知道寧缺氣竅不通,絕無可能修行,可是老人沒有道理、沒有原因,就是覺得這個少年能夠踏上他現在正艱難行走著的這條道路,而且他祈望這個少年能比他走的更踏實,走的更遠。

    老人望著窗外漸小漸模糊的少年背影,喃喃自語道:“老死臨身夜將至,才開始胡亂放肆一番,盲目跟著直覺走遭,或許……這就是昊天對我做出的啟示吧。”

    ……

    ……

    回到簡陋的營帳,桑桑已經回來了,寧缺問了句公主喚她去做甚,不出意外又得到了個含hún不清記憶缺失的答案,他早已習慣自己這位小shì女在動腦方面的懶惰,笑罵了幾句對飲了數杯二人便草草洗漱睡覺。

    第二日,車隊在數百名騎兵的護衛下繼續南下向著都城長安進發,寧缺主仆二人的日子卻變得不再像前些日子那般無聊無趣。

    不到夜間,呂清臣老人便會喚寧缺上他的馬車陪他聊天,公主殿下也時常召喚桑桑去作伴,好在彭國韜派了shì衛去駕那輛簡陋馬車,不然寧缺還真要被逼無奈玩一招無人駕駛。

    車廂聊天中,寧缺知曉了更多修行知識,比如修行者用意念控制天地元氣的各種方式,比如修行者可以通過某些特殊物品加強自身與天地之間的聯系,又比如劍師是怎樣用意念把元氣壓縮成無形的繩,然后縛住那片輕薄鋒利的無柄飛劍。

    增強修行者與天地之間聯系的特殊物品,并沒有非常嚴苛的標準,昊天道多用拂塵木劍,佛門多用念珠木魚,至于符紙飛劍則是非常常見的標準配備,相對比較罕見的是有些大修行者會使用筆墨法杖之類奇怪的東西。

    “以念力封天地元氣入符紙之內,這就是符師;封天地元氣于陣法內,便是陣師;凝天地元氣于劍內,便是劍師;以念力直接調動天地元氣,便是念師;以……”

    呂清臣老人端著杯清茶,靠著車窗極為享受慢悠悠說著。

    “喂喂喂,您這不是在說笑話嗎?那如果把天地元氣封在馬桶里戰斗該叫什么師?馬師還是桶師?”

    聊天聊的久了老少二人自然也熟了起來,寧缺逐漸展現出自己憊懶無禮的那一面,咬著一根蘸著墨汁的毛筆,揮舞著右臂,表示自己的強烈質疑。

    老人放下茶杯,瞪了少年一眼訓斥道:“約定俗成,你懂不懂什么叫約定俗成?叫了幾千幾萬年,有什么問題?俗成就是要通俗好記,別泛那些酸勁兒!”

    “好吧。”寧缺在幾千幾萬年所代表的時間厚度面前慘敗而歸,在搖晃不停的車廂里懸腕靜神,稠黑的筆尖在雪般的宣紙上快移緩鉤,做著筆記。

    “關于修行者戰斗的手段,劍師用的叫劍術,符師用的叫符術,我這種念師用的當然就是念術,進入知命境界的大修行者,則很難具體這般區分,我曾經聽聞過前代師門長輩中有人習的是神術,具體如何那就不得而知了。”

    “這些名字……不夠大氣啊。”寧缺臉上的表情有些僵硬,咬著毛筆桿的尾巴,望著老人含hún不清說道:“感覺完全可以通稱為法師,他們用的都叫法術。”

    老人的huā白眉毛蹙的極緊,嚴厲看著他說道:“問題是法之一字何解?”

    寧缺再次敗退,攤開雙手表示無辜。

    “除了上述各類修行者外,其實世間最常見的修行者是武者,他們對天地元氣的感知度不如其余各派,但就戰斗力而言同樣極為強悍。武者作戰時能將天地元氣布滿身軀各處,就如同從頭到腳套上了一層重甲,而平日修練時,他們又會調動天地元氣刺jī自己的肌膚血肉,從而錘練出一身鋼筋鐵骨。”

    “北山道口那名泛著土黃光澤的巨漢就是武者?”

    “不錯,只是那人境界并不是太高。像我大唐帝國四位大將軍都是人世間最頂尖的武者,箭簇就算能刺破他們身上的盔甲,也無法刺破他們身上的護體元氣,就算箭鋒極勁穿透護體元氣,也不見得能對他們鐵鑄般的身軀造成任何傷害,面對這樣的強者,你的箭法就算再好,也沒有用處。”

    聽到這番話,寧缺的腦海中很自然地浮現出夏侯這兩個字,他低頭平靜抄寫著筆記,心里則不停思考著對付這種強者的方法。

    “選擇拉近距離和這些強者進行近身戰,那更是找死,你的力量雖然不錯,但和他們比起來就像是田鼠和雄獅,你全身發力都撼不動他們絲毫,而他們只需輕輕合指便能喀喇擰斷你的脖子。”

    “如果把元氣附在箭上……對武者的殺傷力如何?”寧缺忽然抬頭認真問道。

    老人沉思片刻后緩緩搖頭:“極少有修行者嘗試把天地元氣附在箭上,因為箭與飛劍不同,為了保證速度質量必須很輕,于是很容易受到自然的感應干擾,又無法在上面刻符,附著元氣消散太快……當然如果有人能夠解決元氣消散的問題,這種羽箭毫無疑問是很可怕的遠程攻擊手段。”

    寧缺若有所思。

    ……

    ……

    (強烈呼喚推薦票,讓我們像寧缺一樣努力地沖榜吧!)

    [記住網址 . 三五中文網]

    
一尾中特高手料